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零一章 詛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夢中的‘他’或者說是壇主,在黃大根墓附近住了十年左右。想象中的那前輩高人一直沒有出現,而靈鬼卻已經接近成熟。‘他’真是欣喜萬分——看來那位高人,根本不在意這只靈鬼和養靈寶地!

  再過此時間,只等靈鬼成熟,他就能將它取出!

  或許,羅信街區真是他的福地。

  居住于此地的第十二年,‘他’竟然又得到了一只未成熟的靈鬼,真是天降大福!

  這讓他欣喜若狂!

  假以時日,這兩只靈鬼成熟后,就算‘他’的‘鬼門驅鬼者’道統還不完善,光憑著靈鬼的特殊能力,都能將他的境界再推上一個大境界,得以延壽!

  然后,他做了件讓自己后悔一輩子的事!

  ‘他’很開心的將自己新得到的那只靈鬼,也送入到黃大根之墓中,想利用這片福地加快靈鬼的成長。

  悲劇在這一刻產生……第二只靈鬼送入墓中后,就出不來了!同時,還斛發了靈蝶尊者布置的封印大陣。

  一共六層強力封印浮現,重重疊疊浮現!

  要不是他見機跑的快,就要直接被陣法攻擊成渣了。

  以前,這六個封印處于潛伏狀態,不被激活時,壇主還能進入墳場觀察里面的靈鬼。而現在——他甚至不能接近黃大根之墓。

  而且和最初的困靈陣不同,這六個封印陣法極具攻擊性。其中還有個血脈陣法,若是沒有設下陣法的高人血脈后輩出現此地,這六個陣法就一直會處于開啟狀態。

  難怪,自己破壞了困靈陣法后,里面的靈鬼還會留在鬼燈寺中不出來,原來是它根本出不來!

  可怕的前輩,分分鐘教他做人。

  這六個陣法的結構是如此復雜,以他的水平、實力根本無法解開這六個陣法。

  他只能眼睜睜守著這個大墓。

  日復一日,年復一年。

  絕望了,對這個世界徹底的絕望了!

  就在他真的準備放棄或是拼死沖擊一下那六個陣法之際……一天,一對年輕的男女來到了羅信街區,黃大根之墓處。

  事情,發生了轉機!

  [我這是在看悲劇小說嗎?]看到這里,宋書航已經知道接下來要發生的事了。

  感覺這位壇主是個極品,修士能混的像他這么慘的,真是少有啊。

  果然,接下來是那對年輕男女取走了靈鬼,而壇主被羽柔子展現出來的實力嚇的發抖的劇情。

  緊接著,突然夢境畫面一轉,跳過了很多劇情。

  “活路?哈哈哈哈!不過,不過本座可以給你最后一個機會!”一道霸氣的身影俯視著夢中的壇主。

  那身影霸氣十足的模樣,讓宋書航感覺——羞恥的好想要找條地縫鉆進去!這種光是想想就感覺好羞恥的畫面,不要再重播了好不好?

  這時,夢境畫面又是一轉!

  “劍!劍!”那霸氣的身影連揮兩劍,將夢境中的‘他’斬成數段!

  “我詛咒你……我詛咒你!我將化為歷鬼,永生永世尋你償命!”夢境中的‘他’大吼大叫!

  恨恨恨恨!好恨!好恨!

  恨自己的命運多難;恨自己得到的道統不全;恨天地不公;尤其,恨那個家伙食言欺騙!

  縱化歷鬼,生生世世要纏那家伙索命!

  無盡的恨意和夢中‘他’臨死之前的詛咒,讓宋書航從夢境中驚醒過來。

  抬頭觀望四周,三個舍友睡的沉沉的,土波還有節奏的打著呼嚕。

  宋書航悄悄運轉‘精神偵探法’的法站察探四周,宿舍中很安靜,沒有任何異狀。

  “為毛我會做這么奇葩的夢?是因為白天時斬了壇主,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原因?”宋書航心中暗道。

  不對……如果只是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話,這個夢境不應該如此逼真。

  這根本不是夢,而是壇主一生的記憶!里面蘊含著許多宋書航根本不知道的事情,他自認為腦洞沒這么大,不可能腦補出壇主的一生來。

  “是那詛咒?還是鬼上身?”宋書航最終能想到的,只有壇主臨死前的詛咒。

  也只有那恨意滿滿的詛咒,才會引起這么詭異的夢。

  “不行,明天得去問問藥師前輩去,看看這夢到底是怎么回事。不弄明白的話,心里梗梗的。”宋書航喃喃道。

  次日,6月8日,多云。

  氣候依舊燥熱,但少了熱情的太陽公公后,運動會上的觀眾數量有多增多。

  宋書航從怪夢中醒來后,便一夜無眠。

  清晨時,他本準備找時間去趟藥師那。沒想到反而先收到了藥師前輩的一條短信。

  上面是一個郵寄地址,通玄大師的寺廟地址,讓書航找機會將那‘黑鐵飛劍’郵寄回去。

  另外藥師提醒,今天他需要出去一趟辦點事,不一定回來。

  書航回復了二字:“收到。”

  他想了想,最近應該沒機會用到‘飛劍’了,那便將它寄回去吧。

  于是,書航找出了那張豐收速遞司馬江的名片,給他打了個電話:“喂,是豐收速遞的小江嗎?”

  對方愣了老半天,然后想起了什么似的,馬上回答道:“是書航同學嗎?是我,是我。你今天有快遞要寄?”

  “嗯,有個小快遞要寄,你有時間過來取件嗎?”宋書航問道。

  “沒問題,我馬上過去!”司馬江迅速回答。

  宋書航補充道:“不用急的,這快遞只是普通件,你慢慢來就可以啦。”

  “沒關系,我很閑的,一會兒就到。”司馬江哈哈大笑起來。

  宋書航最近恨不得將所有的空閑時間都放到修煉上去,得到了氣血丹不用掉的話,豈不是很浪費時間嗎?

  不過,今天土波他們三人有比賽項目。身為好室友,他是一定要去加油助聲的。

  “還有半個小時左右就是陽德的比賽了,那家伙報的是男子一百米。”土波一臉羨慕,一百米這種相對省力的比賽,他也想報名的。

  可惜當時遲了陽德一步,被占了先機。土波只好去報了個八百米接力賽。

  此時,陽德已經換衣服和鞋子做跑前準備去了。

  宋書航和另兩個室友前往比賽跑道,準備為他加油。

  半路時,高某某手機中響起幾年前很有名的一首歌……《威風堂堂》的喘息聲。能用這首歌當鈴聲的,必須要有一定的臉皮功底。

  高某某淡定的摸出手機一看,竟然是是個久違的奇怪的陌生號碼——于是,他臉色一喜,以極快的手速按了接聽鍵。

  這年頭奇怪的陌生電話大半是騙子居多。

  如果這是個騙子打過來的電話,那正好趁著無聊拉起來侃大山,反正接聽又不要錢。如果對方是妹紙騙子的話,那就更棒了,高某某能發揮紅色三倍戰斗力喲!如果是那種本來要鈴幾聲就掛的,那就更棒了,扣他丫的話費!

  “喲,你好你好!”一接通后,高某某迅速道,生怕對方馬上掛他電話。

  “……”電話那頭安靜了半晌,然后試探著問道:“高某某?”

  “吖?我就是,你誰啊?”高某某心中一陣失望,竟然不是騙子?在這無聊的夏天,騙子們就不能專業點打個電話過來解解悶?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