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百章 怪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下午五點,書航和藥師道別,回歸大學城。

  路上收到了陽德發的條短信息,說本次運動會五千米賽跑的結果出來了,書航的成績毫無疑問的拿下了冠軍。因為他人不在的原因,高某某那家伙很興奮的代替書航領了那個獎。順便詢問他從藥店回來了沒,要不要和大家一起吃晚飯。

  “說起來運動會結束后,還欠陽德一頓十香魚頭呢。這趟多虧了他的情報,否則很可能讓壇主逃掉了。”宋書航心中暗道。

  “再者,是時候報名去學個車了。還有……我要不要去開個聊天軟件的會員,這樣游戲農場里升級會快點?”

  游戲農場這老游戲他很久沒玩了,現在也只是每次上聊天軟件時,有心情就上去看一下。沒心情就丟在那里任其自生自滅。

  但現在……九洲一號群里那么多大前輩都在玩這游戲,宋書航就不得不考慮一下重拾這款游戲。說不定哪天,群里哪位前輩在自己家里偷的興起,心情大好之下就給自己點意外的好處?

  雖說這個可能性不高,但也不是沒有。反正就是一個游戲農場,投點時間又不用多少!萬一能收到點好處,就發大了。

  “要做的事情不少呢。”書航劃開短信回復界面,回了陽德條短信:“已回,你們在哪,我馬上到!”

  然后,他一路小跑著回大學城位置。

  和室友一起吃完飯后,四人今天沒其他節目,只有回宿舍宅著游戲去了。

  今天發生的事情太多,,又是早上運動會跑步、又是千里迢迢尋找壇主、然后順路收下了壇主人頭、又被趙雅雅拉著去了醫院體檢,后面又遇上了雜七雜八的事。

  所以就算得到了氣血丹,宋書航也沒有要嘗試的精力。陪著舍友玩了幾局游戲后,他便早早爬床上睡覺去了。

  他的確有些累了。

  睡覺之前,書航匯集最后的精神,撐起精神力警惕的法門,讓自身處于極度敏銳的狀態。

  很快……他進入了夢鄉。

  上半夜,書航睡的香甜。

  下半夜間時候,他做了個有趣的夢。

  夢中,宋書航回到了華夏古代……具體是什么年代不知。他只能從邊上人們的裝扮和各種建筑中看出這是古代。

  然后,他的身份是棺材店老板之子。或許是整天面對的都是棺材,夢中年幼的他卻總一臉死氣沉沉。

  這都是什么奇葩的夢?書航心中暗暗吐槽。都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但我白天壓根沒思過這些東西吧?

  夢中,時間一年年過去,在他五六歲大小時,有一天,有一位仙風道骨的道士路過這個小村落,一眼就看中了他的資質,要收他為徒。

  而他也不負眾望,輕易的就被那道士拐過去當了徒弟。也不知道他那賣棺材的爹會心痛成啥樣?

  跟著那老道士修煉了幾年后,他才知道自己的老師是位散修,偶然得到過一個叫‘鬼門驅鬼者’的部分道統,刻苦修煉至今。但道統并不完整,殘缺不堪,最多只能讓他勉強踏入二品境界。

  又過了幾年……老道士被人砍了。

  因為他們是‘邪門鬼修’的原因,經常會弄些怨鬼啥的,所以就被砍了,連尸體都沒找到。

  夢中的他,只好自力更生。

  老道士的死給了他很大的斛動,他開始變的小心謹慎起來,實力越高,膽子卻越來越小。

  接下來他人生的經歷,大約上就是那種邪惡類小說主角模式。為了能在境界上更進一步,他用盡辦法培養各種惡鬼、邪鬼,尋找培養鬼物的洞天福地。

  他最大的目標是尋找一只靈鬼,借靈鬼的特殊功效,讓自己的境界更上一層樓!

  期間,為了培養鬼類所需的消耗,他什么事都干過。比如現在,他主職驅鬼者,還兼職殺手組織的扛霸子。

  然后有一天,他尋寶時,意外發現了一處很適合培養鬼物的福地——一座叫鬼燈寺的地方。更重要的是,鬼燈寺中竟然有一只靈鬼,他真是欣喜若狂!

  [這不是夢?]宋書航馬上醒悟過來,從鬼燈寺出現的瞬間,他便明白。莫非,這是那壇主的記憶?

  鬼燈寺,羅信街區!夢中的鬼修‘他’是壇主嗎?為毛自己會夢到壇主?宋書航心中疑惑。

  夢還在繼續,夢中的‘他’在察探了一次鬼燈寺后,頓時無比失望。

  因為‘他’來遲了一步,鬼燈寺早已被人買下,還設下了封印陣法。那封印一看就是高人所下,‘他’不敢出手破壞,生怕不小心引動那高人,受到報復斬殺。

  但放著這么一處養鬼福地和靈鬼在前,他怎能不心動?

  靈鬼啊,這可是靈鬼啊!

  自己不能出的理破陣,但可以假借他人之手,找個替死鬼破陣啊。那困住靈鬼的陣法雖然精妙,但自己只要找出陣眼,就能將其破之!

  而借人之手破陣,就算事后那高人真的出現,也只會將怒氣撒在替死鬼身上!

  于是,‘他’化身為風水相師,千方百計的引導鬼燈寺的原主人黃大根,鼓動他將鬼燈寺推倒,蓋成墳場。

  黃大根本來就懷有這樣的心思,加上有人鼓動,更是心動不已。兩者一拍即合,第二年黃大根就推了鬼燈寺,為自己蓋了一座大大的墳場。

  鬼燈寺被毀,墳場蓋好。

  在‘他’這個冒牌風水相師的指點下,黃大根親手將自己的墓碑扛到墳地,立于一個指定的‘風水寶地’——也就是夢中‘他’苦苦尋找出來的陣眼。

  墓碑一立,神秘高人設下的第一層封印陣法頓時被破壞。鬼燈寺里的靈鬼咆哮著沖出,吸干了黃大根的血氣。

  被吸干血氣的黃大根并沒有當場死去,只是感覺身體有些虛弱。回家大病一場,七天后就死了。

  而那靈鬼吸干了黃大根后并沒有離開,而是回到了原來的位置。

  這讓‘他’欣喜萬分,雖然‘他’在鬼燈寺外圍安置了一層封印結界陣法,但布置結界陣法的材料很貴,能省則省。結界陣法受到的沖擊會對材料造成損耗,靈鬼沒有沖擊結界讓他省了不少材料。

  高人設下的陣法破碎后,‘他’倒沒有急著收伏靈鬼。

  一來他擔心那高人可能會馬上趕來。

  二來,那靈鬼還沒有成熟,需要再在福地中培養一段時間。

  接下來的事,羅信街區的人都知道。黃大根的家人哭了一路將黃大根的尸體葬入墳墓。

  這行為再次激怒了靈鬼!

  靈鬼趁著黃大根家人哭墓之時,出來游走一圈,吸了他們大部分氣血。黃大根的家人回去后,前前后后的開始生病。

  一年后,全家先后被葬到了這墓中。

  或許,靈鬼吸了這么多氣血后,暫時吸飽了。后面替黃大根家人送葬的人逃過了一劫。

  接下來幾年,夢中的‘他’就在羅信街區住了下來,守著黃大根之墓,每天觀察靈鬼的成長。

  夢到這里時,宋書航很疑惑。既然破了陣,那為什么最后靈鬼成熟時,壇主卻沒有取走靈鬼?

  后來,發生了什么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