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十六章 惡緣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告別李醫生后,宋書航問趙雅雅:“姐,我一會兒準備去探望下仁水教授,妳要一起來嗎?”

  “我又不是他學生跟你過去做什么?我先回江南大學城去了,那里還有很多事需要幫忙呢。”江南大學城運動會聲勢浩大,比賽區中受傷的人也不在少數。她來當實習醫生,也是很忙的。

  想到運動會,趙雅雅想起了一件事。

  她將宋書航的體檢報告卷成筒狀,在他頭上用力敲了敲:“我有個問題想問你,這次運動會五千米比賽的那黑大個是怎么回事?我聽人家說,那黑大個是和你一起跑五千米,一開始你們倆還遙遙領先其他選。最后黑大個不知為何突然暈在地了?一直被送到我們那治療時,口中還不斷在念著:‘亞軍,是你的!亞軍是我的!’,跟中邪了似的,怎么回事?”

  是那個黑乎乎的同學?

  “就算被運到保健室,他還是在念著亞軍嗎?真是執著的求勝念頭。”宋書航感嘆道:“那黑大個意志很頑強,雖然嘴巴有點損人,不過在和我的比賽中可以看到他那旺盛的求勝欲。我們兩人幾乎領先了其他選手三圈之多……中間我看他求勝意志很強,還幫了他一把。其實,以他的實力肯定能得到冠軍的。不過,現在的我比他更強一些。嗯,是個不錯的對手呢。”

  “……”趙雅雅道:“雖然你描述的很真摯,但不知為何,我總能感覺到你話語中深深的嘲諷。或許我有點理解黑大個暈倒的原因了。”

  “我真沒有嘲諷。”宋書航聳了聳肩。

  “是是,你沒嘲諷。”趙雅雅笑道:“我回大學城了,有事電話我。看望仁水教授時注意著別亂說話。”

  “曉得,我講話一直很有分寸的。”宋書航反駁道。

  和趙雅雅分離后,宋書航先去醫院外買了一袋蘋果,又挑了個季節西瓜。

  這水果的價格真是酸爽,是水果市場的兩倍以上。特別是那袋蘋果,店家都恨不得論克賣!

  之后,宋書航尋找到8b幢樓,爬到五樓,找到了仁水教授所在的532病房,伸手敲了敲門。

  “請進,門沒鎖。”里面傳來仁水教授的聲音,由于兩條腿都斷著,他沒辦法起身給人開門,所以門一直是半掩著。

  宋書航推門而入,一眼就能看到仁水教授。

  此時教授躺在病床上,兩條腿都綁著繃帶,高高抬起吊掛著。這個姿勢,越看越覺的好羞恥。

  “咦,你好,你是?”仁水教授只感覺宋書航很眼熟,應該是他的學生。但他教的學生好幾個班,學生數量太多根本記不住所有人的名字。

  “教授你好,我是江南大學機械工程學系,機械設計與制造學院19系43班的宋書航。”書航靦腆笑著自我介紹:“我今天正來醫院體檢,知道教授您也在這醫院,便來看看您。”

  系名老長了,一口氣講完會讓人感覺喘不過氣來。

  “哈哈,勞你費心了。”仁水教授頓時心情愉悅起來,有學生親自過來看他,說明他在學生中還是蠻有人望的嘛?

  宋書航這名字,也被仁水老師記下了。仁水教授心中更是決定,在本學期的學分上給宋書航點小驚喜。

  書航坐下后,和教授歡快的聊了起來。

  聊聊最近學校中發生的趣事,聊聊現在正在展開的運動會。順便一起吐槽一下每年運動會開幕領導那沉長不變的發言。

  仁水教授是個口才很出色的老師,在他有意的帶動下,兩人間的氣氛就沒僵過。

  一副賓主盡歡的場面。

  而此時,在五樓病房的走廊上,上班族打扮的大叔,正按順序敲開一個又一個的病房。

  “530,這個也不是。該死,蘇氏的后輩到底躲在哪個病房里!”上班族大叔咬牙道,他又推開531病房。

  里面一個干瘦的老頭抬頭疑惑望向這位大叔:“后生仔找誰?”

  “不好意思,走錯門了。”上班族大叔干笑一聲,關上病房間。

  之前,他隱約感應到蘇氏那小輩的氣息就在這幢樓中。但當他一直追蹤到五樓時,對方卻突然隱藏了自身氣息。

  所以,他只能確定對方在五樓,卻不知道對方在哪個房間。

  想要找到目標,上班族大叔只有用最笨的辦法,一個個病房試探。

  但現在已經打開了三十個病房,還是沒有那蘇氏小輩的身影。

  不會真的又跟丟了吧?

  必須加快速度了,遲了的話,萬一那蘇氏的后輩離開醫院,他就白白浪費時間了。上班族大叔心中暗道。

  他重新振作精神,來到了532病房,敲了敲門。

  接著,他又發現病房的門沒鎖,為了節約時間,他直接推門而入!

  “咦?你是誰?”仁水教授聽到開門聲,疑惑望向上班族大叔,不是認識的人啊。

  宋書航同樣轉過頭來,臉上露出錯愕的神情。

  “不好意思,走錯門……呃?騙子?”上班族大叔話到一半,又看到了宋書航,頓時失聲叫了出來。

  宋書航感覺自己額頭青筋在跳動!

  “我說大叔,俗話說事不過三,你這都已經第三次污蔑我了!就算我脾氣很好,也是會生氣的啊!”宋書航揉了揉太陽穴,咬牙道。

  “對……對不起。我走錯門了,我這就離開!”大叔干凈利落的轉身,一臉不想和宋書航扯上任何關系的厭棄表情。

  宋書航急忙叫道:“我說大叔,給我站住!”

  但那大叔卻如見鬼了一樣,飛快的跑走了,根本不給書航解釋的機會。

  “……”宋書航仰頭,好想罵娘。他和這大叔之間一天連著三次偶遇,稱的上有緣。但這緣份絕對是惡緣!

  “?”仁水教授疑惑的望向宋書航。

  “我都服了這大叔了。”宋書航揉了揉太陽穴,簡潔的將那天發生的撿錢被當騙子事件向仁水教授講述了一遍。

  仁水教授聽完哈哈大笑起來,這世界上竟然還有這樣的極品——然后教授感到世界上倒霉的人不止自己一個時,心理竟然微妙的平衡了許多。

  “教授,我今天怎么說也得將那錢還給那大叔。水果我就先放下了,我去找那大叔去,再見哈!”宋書航起身道別。

  “去好好和人家解釋,我想對方只要不是真傻,就應該能聽進去的,記得替我將門帶一下。”仁水教授樂呵呵的揮手。

  問題是……那大叔是真傻啊!

  宋書航道別后,離開病房,追著大叔的身影而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