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十五章 不可思議的病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身高、體重、體格檢查、抽血、尿檢、心電圖、還有什么肝功能、腎功能、血脂等等,宋書航感覺眼花繚亂,像扯線木偶一樣被塞在各種儀器中各種檢查。

  好不容易將所有項目檢查完畢,書航感覺自己簡直比剛修煉了一趟‘金剛基礎拳法’還累,連根手指都不想動彈。

  還有剛才……自己脫去衣服體檢時,那女醫生看他的目光,簡直像要將他吃掉一樣,讓他渾身不自在。

  現在,趙雅雅正陪著他在等候室里等著檢查結果,大約需要半個小時時間。

  這還多虧了最近幾年科技飛速發展,醫院效率也提升了很多。否則換成四五年前,全身檢查的結果需要一周左右才能得知結果。

  趙雅雅很緊張的樣子,坐立不安,不時的起來在邊上走一圈。她生怕半個小時后,得到宋書航有絕癥的消息。如果這體檢報靠像四五年前那樣要一周時間,天知道趙雅雅要怎么渡過一周的漫長等待?

  書航自已卻沒心沒肺的樣子,神游天際,腦海中回想著最近發生的一系列事情。

  想到了醫院時,他突然想起一件事。

  “對了,說起來仁水教授好像就在這醫院里?要不,一會兒買點水果去探望下他吧。”宋書航想到了一件事,自言自語道。

  仁水教授,就是那位因為‘下午有課’就被羽柔子姑娘用法術弄斷了兩條腿,被送入醫院的老師。本來羽柔子姑娘只想弄斷他一條腿的,誰知道仁水老師掉床姿勢不對,第一只腳只是扭傷。結果……沒結果了,他進醫院了!

  我不殺伯仁,伯仁卻因我而死。

  羽柔子姑娘說事后已經給了仁水教授補償,但書航還是感覺很過意不過。

  “仁水教授?你們老師?”趙雅雅問道。

  “是啊,聽說幾天前他受了傷住院了。一會兒我去前臺問問他在哪個病房。”書航感嘆道。

  正說話間,一個戴著眼鏡的女醫生正好進來,笑著道:“仁水教授?是那位雙腿斷掉的教授嗎?光是從床上跌倒都能將自己的雙腿摔斷,還真是少有。我正好知道他在哪個病院,8幢532室,我們醫院很多大夫都知道他。你是那位教授的學生?”

  女醫生推了推眼睛,笑道。她就是那位體檢時目光像要吃掉書航的那位,宋書航感覺她的目光很具威脅力。

  “哈哈,仁水老師的腿傷是蠻不可思議的,謝謝妳,我一會兒去看望下他。”宋書航心中越加內疚——仁水教授傷的不僅是雙腿,看樣子連心靈都要被重創啊。

  估計很長一段時間,教授起個床都能摔斷雙腿會成為人們飯后的笑談。

  趙雅雅對仁水教授并不關心,她關心的是宋書航的體檢報靠:“李醫生,書航的體檢報告出來了?我弟弟他身體沒問題吧?”

  “我只能說……健康的不能再健康了。說實話,我都不知道雅雅妳干嘛一臉擔心的帶你弟弟過來全面體檢。自己過來看看這數據吧,你弟弟簡直壯的跟牛似的。如果不是我親手替你弟弟體檢的,我都要懷疑這數據是不是造假了呢。這數據可不像是學生的數據,簡直是國家級運動員的數據。”李醫生嘻嘻笑道——甚至比專業運動員的還要全面、健壯!

  話說,趙雅雅的弟弟還真是那種穿著衣服看不出肌肉的體格呢。之前體檢脫去上衣時,那一塊塊棱角分明的肌肉,真是誘人的小帥哥呢。若不是她已經是有夫之婦,還真要考慮下來段姐弟戀?

  “確定沒什么隱疾?”趙雅雅看著這一串遠在水準線之上的健康數據,卻還是很擔心問道。

  “我說雅雅,妳是多期盼你弟弟身有隱疾?妳是病嬌弟控?”李醫生推了推眼鏡,笑道。她本來就和趙雅雅是相識的,才能這么肆無忌憚的開玩笑。

  “當然不是!”趙雅雅惱羞成怒,惡狠狠的白了宋書航一眼。

  這不能怪我啊,要怪只能怪事情太過于巧合。宋書航無辜聳了聳肩。

  趙雅雅臉上作出惡狠狠的模樣,心中卻是暗暗松了口氣。

  終于不用再擔心什么絕癥啊之類的,望著手中這份健康的數據,臉上浮出笑意。看樣子這小子是真的在鍛煉,這樣也好。

  這時,一個小護士敲門進來,很靦腆叫道:“李醫生,妳在嗎?”

  “什么事?”眼鏡女醫生問道。

  “8幢570室的那位病人又來了,您需要過去看看嗎?”小護士一笑,露出一個可愛的酒窩。

  “又來了?好吧,我馬上過去。”李醫生秀眉微皺,揉了揉太陽穴。

  趙雅雅看到李醫生皺眉的模樣,問道:“很棘手的病人?”

  “棘手,而且……還很不可思議。”李醫生解釋道:“病患是個小姑娘,比你弟弟還要年輕些。但她的病情有些古怪……她身體從外面看上去毫發無損,但內臟和部分體內組織竟然出現炭化。我到現在都想不通她是怎么傷成‘外嫩里焦’的狀態?要不是我親手給她做的檢查,我都以為是誰給我開的玩笑。說句難聽的話,這樣的傷勢,無論是誰早就死掉了才對,根本沒法子救了。但那小姑娘卻還活著!”

  “而且,那小姑娘似乎知道自己要死,對生死很看的開,她從頭到尾壓根沒要求我們救她性命。只是疼痛難耐時過來讓我們給她注射止痛劑,再開些止痛藥什么的。說句難聽的話,這樣的病人我們都是直接叫她回家吃點好吃的,醫院是能不收則不收。但不知道為什么,那姑娘見了院長一面后,院長就親自過來,給她安排了一個專門的病房。然后就由我給她定期做身體檢測,并注射止痛劑、開止痛藥。”

  “而且最我很在意……每次讓我們注射止痛劑時,她還會自備針頭。你聽說過有病人打針會自備針頭的嗎?!我這一輩子,還從沒見過這樣的病人。”

  “聽起來就感覺是個大麻煩吖。”趙雅雅揉了揉太陽穴。

  “世界之大,無奇不有啊。”宋書航在一邊很淡定道——從世界觀崩碎的那一天起,你就知突然告訴他明天外國的那位超人先生要到華夏做客,他也能保持從容應對。

  “辛苦李醫生了,那我和弟弟就不打擾妳了。”趙雅雅起身,向李醫生感謝,她還得回江南大學城做醫生實習工作。

  宋書航跟著道別:“謝謝李醫生,再見~”

  同一時間,江南大學城附屬醫院,8幢5樓位置。

  一位上班族的大叔停下了腳步,咬牙切齒道:“感覺到了,終于感應到了!蘇家的小娃娃就在這里!蘇氏阿七……阿七,可惡的阿七!”

  追著這后輩這么多天,終于讓他尋找到了蹤跡!這次,絕不會再跟丟了!

  但下一刻,他臉色又是一變——蘇家后輩的氣息,又消失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