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十一章 深受前輩欣賞的書航小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氣血丹!那是用極珍貴的藥材煉制而成的丹藥,不同于‘淬體液’這種藥液,而是真正的一品丹藥。

  即使是品質最差的那種,服用一粒后,在半小時之內,就能將像書航這種筑基期修士的氣血值完全恢復。他就可以無視時間限制,一天內反復修煉‘金剛基礎拳法’!

  這是可以讓人早日筑基的丹藥,珍貴無比!

  經歷了壇主事件后,宋書航知道修士界中丹藥的珍貴,那長臂男子僅僅因為壇主扣了他的一點淬體液,就要死要活的!更何況這種真正的丹藥?

  而且,除了丹藥外還有更珍貴的修真后□wan□shu□ba,ww♀w.wa↘nshub≮a.co≈m繼功法!

  “不心動是不可能的。”宋書航感嘆道——但是為毛,他感覺北河前輩在坑他?

  這種預感是如此強烈,讓他無法忽視。

  讓我好好想想,群里到底有哪位前輩會閑到想去學車?

  應該不是經常出現的幾位,經常冒泡的幾位早已融入到了現代社會,要學車也用不著宋書航幫忙。

  符合要求的,只有群空間中提示的那種閉關了上百年,對現代社會一無所知,然后最近要出關的前輩。

  群里有哪位前輩快要出關了?書航腦海靈光一閃。

  “白真君?”他在群里敲上這幾字。

  接著北河散人又道:“咳,沒錯!就是白真君要出關了,白真君對機械機關類的東西很感興趣。以前就研究過木馬流牛、機關龍、傀儡神獸之類的東西。所以汽車也好,飛機也罷,他要是出關肯定要研究一下這些東西。所以這是個機會啊,白真君前輩出手一向很闊綽的,他手指縫里流出點寶物,對能讓小友你受益無窮啊!另外我建議小友如果有空的話,順便去將飛機駕照也學過過來吧,受益無窮的喲。放心……如果你要學飛機駕照的話,我可以給你搞條路子,保證在最短時間內將飛機駕照弄到手。”

  北河散人滔滔不絕,但拐話題的技術太差,拐的太明顯了。

  宋書航直接將話題拉回主題:“飛機駕照以后再說。北河前輩,我就想問一個問題——為啥你們好像很懼怕白真君的樣子?如果我答應了接白真君出關,您也總得給我點心理準備吧?”

  “書航小友,你說錯了!”北河散人義正言辭道:“我們所有人,沒有一個懼怕白真君!相反,我們對白真君是極為敬愛的。至于我為什么逃避,那是很難以啟齒的私人原因。但我以‘北河’這個道號向你保證,白真君是個很和善的前輩,雖然有時候會沉思發呆,但他對后輩都很提攜!出手闊綽白真君的名號可不是白叫的!”

  那你到底在怕些啥啊?宋書航這口槽梗在喉嚨老不舒服。

  書航又問道:“三浪前輩也是因為難以啟齒的個人原因?”

  狂刀三浪冒泡答道:“是的,也是因為一些無法向外人描述的私人原因。但白真君真是位超合格的前輩,值得我們這些后輩敬愛!這點我同樣可以用‘狂刀三浪’這個道號保證!”

  “……說實話,前輩您們越是這樣,我越是感覺心里不踏實。”宋書航道。

  “……”北河散人。

  “……”狂刀三浪。

  “不過,白真君真如你們形容中的那樣是和善的前輩,那這個任務,我沒有道理拒絕。”

  就算知道北河前輩可能在坑他,他也只有硬著頭皮跳坑里去。

  氣血丹,這是他無法拒絕的好處。錯過了這個機會,說不定他需要好幾年的積累才能得到少許氣血丹。

  他又沒毛病,放著馬上能到手的氣血丹不要,非要等個幾年辛苦的去換取。

  北河散人發了個大拇指:“書航小友,我就欣賞你這種理智和聰明!”

  狂刀三浪緊隨著跟貼:“書航小友,我浪某也欣賞你!”

  銅卦仙師浮現:“書航小友,本仙師也欣賞你!”

  七生符府主:“書航小友,本座欣賞你!”

  醉月居士:“同欣賞,同欣賞!”

  藥師:“欣賞!”

  云游僧通玄現身,默默發了個大拇指表情。

  靈蝶島羽柔子現身,發了個萌萌噠的笑臉:“雖然不清楚到底發生了什么事,不過我一直以來都很欣賞宋前輩的。”

  我了個去!群里的所有人竟然全都在潛水看戲,自己一入套,他們就齊刷刷的來一排的欣賞。

  宋書航感覺——自己這次或許要被坑慘了!

  捂臉,如果自己現在反悔還來的及不?反悔的話,會不會被這些前輩追殺亂刀砍死?

  書山壓力大:“北河前輩,如果我現在反悔的話?”

  北河散人發了個微笑表情,沒有說話。

  狂刀三浪同樣附加了個微笑。

  銅卦仙師附了個靦腆笑。

  七生符府主附加個咧嘴笑。

  九洲一號群中成排的笑臉,燦爛燦爛的。

  宋書航默默關上手機,絕口不再提‘反悔’兩字。

  不幸啊!

  當一個人感覺自己不幸的時候,不幸的事就會真的找上門來。

  宋書航才剛放下手機,手機的鈴聲又響了起來。

  “誰打電話過來?”書航打開手機一看,卻發現手機屏幕上大大的‘趙雅雅’三字。

  “趙雅雅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干嘛?不會是叫我一起吃飯吧?”手指在屏幕上輕輕一劃,接通電話。

  “喂,姐,啥事?”書航語氣輕松問道。

  “在哪呢?”趙雅雅那甜美的聲音傳來。

  吶,情況不太好!趙雅雅的聲線比正常情況尖銳了些,這表示她心中有火。

  不會是在學校中被人調戲了吧?

  “在回江南大學城的地鐵上呢,之前有事出去了一趟,正在回去。大約半個小時左右就能趕回。”宋書航回答道。

  “回來的蠻快的嘛。”趙雅雅淡淡道:“聽說你千里迢迢跑到光院路圓隆藥草店,要去買幾種很偏門的藥材?”

  “哈哈哈哈,姐你怎么知道的。”宋書航擦了擦額角汗珠。

  “從陽德那打、聽到的。”趙雅雅回道。

  是‘打’然后‘聽’到的?!

  陽德,陽德你沒事吧,你不要死啊~~

  趙雅雅的聲音再次響起:“實話告訴我,書航。你的身體不會真出了什么問題吧?”

  “怎么可能,我的身體棒的很,絕對沒問題!”宋書航急忙答道:“我這是替朋友買去看看那幾種藥材,不是我自己要用。而且,我還沒去那藥店呢,半路出了點事就先回來了。”

  “那就好……到學校后打電話聯系我,我找你有事。”趙雅雅說完,不等書航答應就掛掉電話。

  捏著手機,趙雅雅眉頭微皺,心中無比擔心。

  第一次遇上書航手中那古怪的大補中藥方子時,她還能相信是偶然。但書航再一次接觸奇怪的中藥時,她怎么能不多想?

  她回想起那天和宋書航見面時的模樣,書航那時候臉色慘白的不成樣子,根本不像他說的劇烈鍛煉后的樣子——就算是馬拉松跑完,都不能讓臉色白的發青吧?

  這小子,不會真的得了什么病,又暗暗瞞著家人。

  不行,一定要帶他去醫院做個徹底的檢察才行。要是萬一書航出了點問題,她要怎么跟姑媽交代?!

  地鐵上。

  宋書航僵硬的抓著手機,整個人都斯巴達了。

  完了,聽趙雅雅的口氣,她絕對是誤會了!

  書航迅速打開手機,進入九洲一號群。

  “意外被姐姐知道我剛從藥店位置回來,又被誤會我身體有隱疾,怎么破?在線等,挺急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