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九十章 書航,去學個車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一切結束,已經接近中午。

  告別了小蘿莉一家,并拒絕了前往她家做客的邀請后,宋書航乘上了回歸江南大學城的地鐵。

  雙方都沒有要聯系方式,畢竟萍水相逢。若是有緣再見,無緣就不用說了。

  其實白襯衫男子倒是想要個宋書航的聯系方式,但又不好意思開口……

  回程的地鐵上乘客不多,書航幸運占了個座位。然后,他將一條大購物袋放在身邊——里邊裝著得自壇主的黑色手提箱。

  他從事故地鐵中下來后,第一時間便找了購物袋將這黑色手提箱包裹起來。這黑箱子畢竟來路不正,還是遮掩一下比較好。

  地鐵緩緩啟動,宋書航緊繃的心才稍稍放松了下來。

  他靠在地鐵椅子上,腦海中回想著誅殺壇主的一幕,一次又一次的回想,借此讓自己的心情徹底平靜下來。

  沉沉吐出一口渾氣,書航打開手機,登上九洲一號群。

  群中暫時沒有新記錄。

  最后的消息還是昨晚他和北河前輩、羽柔子討論‘爪痕獸頭牌’的記錄。

  想了想后,宋書航在群中輸入:“@七生符府主,前輩,我已順利找到爪痕獸頭牌的幕后之人壇主,敵首已伏誅,共計消耗了兩枚‘破邪符’和三枚‘劍符’。余下零散的爪痕獸頭牌成員,我暫時不準備繼續追蹤。”

  “另外前輩,余下的符器我寄回去給你吧。”

  他才剛輸入,九洲一號群有了回復。

  七生符府主:“書航小友真是動若狡兔,效率沒話說。辛苦了!”

  “另外符寶就不用寄還給我了,當是我送你的小禮物吧。而且……你現在就算想寄回來給我,我也收不到。”

  “現在我在太平洋某個小島上,教導一群原始人學文字呢。Mama個腿的,我當年怎么就會許下要‘有教無類,指導一萬人識字’的誓言?這蛋到底要閑著有多疼才能許下這樣的誓言!而且這年頭隨著義務教育推廣,想找個不識字的人都難。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一個孤島,上面有近萬個原始人,都是不識字的。”

  “只要教他們識字,就能完成以前的誓言了。但這時間快則幾個月,慢則要幾年吧?這都什么gou屎誓言,要是等我以后有機會成了絕世大能,能逆轉時間的話,一定要回到過去,給以前的自己十幾個響亮的耳光。讓他Mama的嘴賤亂許誓言!”

  書航只是問了個問題,七生符府主已經啪啪啪啪啪……的講了一大通,從他的口中氣中可以聽出,他對年輕時的自己有多大的怨念。

  看樣子,每個人,都有一個不堪回首的‘過去’啊。

  宋書航感嘆道。

  還有……七行符府主前輩很忙碌啊,昨天還在華西區域忙著,轉眼間就又跑到太平洋中的某個小島去了?

  “那我就謝謝前輩了,前輩的符寶真的簡單實用,威力大!”他小小的拍了記馬屁,希望自己的馬屁能讓這位前輩心情愉快一些。

  “哈哈哈,那是當然的啊。論符寶,群里我最拿手啊。不多說了,我繼續去教原始人認字去了,這些家伙笨的可以。教過他的詞轉個頭都可能馬上忘記,讓我恨不得能狠狠扁他們一頓……咦,這倒是個好辦法。忘詞的到時候抓起來吊打,看哪個兔崽子還敢忘詞!”七生符府主看樣子是個很容易被人拐彎話題的前輩。

  似乎覺的吊打原始人是很棒的主意,七生符府主飛快下線。

  “……”宋書航摸了摸自己的心臟,不知為何有些良心不安。他腦海中浮現一群穿著獸皮裙的原始人,排排坐在石頭上,在那里可憐兮兮的念著:鋤和日當午,汗滴禾下土,誰知盤中餐,粒粒皆辛苦……

  突然其中有個原始人忘詞了,然后,他就被七生符府主吊在大樹上,用鞭子啪啪啪的狂抽。

  “這不能怪我吧,我并沒有引導前輩去吊打忘詞的原始人啊。”宋書航喃喃道。

  滴滴滴。

  九洲一號群中有人發來消息。

  果然又是北河散人,他慢悠悠的冒了個泡:“書航小友,你總是能做出讓我驚訝的事來,我聽說你斬殺的敵首是二品修士?”

  “其實沒那么夸張,對方雖然是二品修士,但先是中了藥師前輩的劇毒,然后又因為羽柔子姑娘誤會了我的身份,再加上七生符府主的符寶支持,我才有機會將其斬殺。”宋書航大略的將事情經過解釋了一遍。

  “膽大,心細。你這次成功誅殺敵首不是僥幸。繼續保持下去,這樣在修行路上,我相信你能走出更遠。”北河散人說道。

  狂刀三浪上線:“小書航干的漂亮,已經有我年輕時三分風范!”

  “三浪兄,你不是說要閉頭沖擊境界去了嗎?”北河散人發了個壞笑表情。

  “正在閉,正在閉。”狂刀三浪道:“不過就算閉關也要勞逸結合,不能一味的閉死關。閉門造車是不行的!”

  “瞎扯蛋。”北河散人笑罵道。

  這時,醉月居士突然冒出一句話:“三浪,今天的你顯的很正經呢。沒有大前輩在場,你怎么也不飚黃段子?不像是往常的你呢。”

  “別說了,最近網絡上有神獸橫行,黃段子不給飚。黃山真君也說了,敢飚黃段子就踢我出群,我忍的很辛苦。下次什么時候聚聚,我給大家現場來幾個經典的。”狂刀三浪嘿嘿笑道。

  “呵呵。”醉月居士發了個靦腆笑的表情,悄悄的潛水了。

  宋書航抓了抓頭——話說這醉月居士的感覺好眼熟啊,但為什么總是記不住他?

  這時,北河散人突然問道:“對了書航小友,你最近是不是要去學駕照?”

  “嗯,是的。前不久一直在看學車的理論,準備在近期內報考學駕照。咦?前輩你怎么知道我要學車?”宋書航問道。

  “嘿嘿,我前不久在你家游戲農場的地里偷菜時,順便看了你個人空間。你曾在自己空間備忘錄中記錄過近期要學駕照。”北河散人得意洋洋道:“還有,你有空的話將自己菜園子里的土地升升級,攢著那么多金幣干嘛,升級了種菜速度才快,我才能偷的更多。”

  偷菜?!

  我說前輩,您一天到晚到底會有多閑?竟然還會玩偷菜游戲?

  還會無聊到翻我的個人空間?

  形象啊,注意形象吶!自從遇到您這些前輩后,我對修真者的形象徹底崩碎的差不多了。如果可以的話,給我保留一點點高大上的形象供懷念好不好?

  扯遠了……不過前輩問我要不要學駕照干嘛?

  宋書航試探著問道:“北河前輩莫非也要學駕照?”

  “我用那玩意干嘛?御個劍飛起來比開汽車快多了。還不怕路阻……就是要注意不要撞上飛機就好。”北河散人笑道:“不過呢……我透露個消息給你。如果你最近有時間的話,盡快去將駕照學起來。我保證你會有很多好處的喲。”

  宋書航頓時眼睛一亮——難道是群里有哪位前輩突然想要學車玩玩,然后自己先學出駕照,再回過來教導那位前輩開車?

  而好處顯而易見——九州交流群的習慣,付出→得到回報!

  “你猜到了吧?到時候你就算想要氣血丹都沒問題喲!不僅是丹藥,連功法都沒問題喲!藥師給你的功法只是基礎的筑基功法,最多能讓你修煉到一品巔峰。所以我隆重向你推薦這個機會,保證能得到很不錯的后繼功法的呢!”北河散人附帶了個咧齒笑的表情:“心動了吧!”

  書航,心動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