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九章 洋和尚,在閃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呵呵,我要臉干嘛?面子那種東西,又不能吃。還有……”宋書航指了指自己嘴巴,在洋和尚看不到的角度,用口型無聲對壇主道:“我不是前輩,我是一個普通的大學生。你屬下所查到的東西,沒有錯誤。”

  宋書航一直認為說謊騙人是不對的行為。

  但人活在世上時,難免有時候要講謊話,比如善意的謊言,這是無法避免的。

  不過書航認為,就算是善意的謊話,到了可以戳破的時候,最好要和別人解釋。做人,就是要坦誠相待,這是人與人之間基本的信任!

  “哧!”壇主的上半身顫抖,氣的吐出一口鮮血。

  “我詛咒你……我詛咒你!我將化為歷鬼,永生永世尋你償命!”壇主回光返照,大吼大叫!

  吼完,他的氣就斷了。

  壇主——撲街!

  “這次總死了吧。”宋書航站在原地等了會兒,感覺沒有危險后,一手捏著‘甲符’來到壇主的身邊。

  這次,壇主已經徹底死去,再無復活可能性。

  但為了保險,宋書航還是提起黑色飛劍,一劍斬去壇主的頭顱。

  江紫煙曾經提醒過他,修士的保命手法太多,所以要確認對方死亡,毀尸滅跡是最好的。對方是二品修士的話,砍了腦袋就差不多了。

  劍出無痕,滴血不沾。

  宋書航暗暗嘆了口氣。短短兩天時間,他已經砍了兩個人的腦袋。而這次,他沒有用‘真我冥想經’,而是憑自己的意志力讓自己保持鎮定。

  他不可能一直依賴‘真我冥想經’,修士之路還很漫長,有些事他必須得讓自己適應。過度依賴于外物,會讓他變的軟弱。

  而軟弱、心志不堅之輩,在修士一路上是走不遠的。

  壇主是第二個死在書航手中的修士,和第一個長臂男子一樣,他雖然死了,但他的精神將在宋書航的記憶中‘活’上很久的時光。雖然不能永垂不朽……

  靈鬼和壇主事件,暫時告一段落。

  短時間內,不會再有人打他靈鬼的主意。

  壇主一死,他的些下屬就處于群龍無首的狀態。這足夠他們混亂很久,短時間內已經掀不起多少波浪。

  另外,知道壇主來江城大學城是和宋書航靈鬼有關的人,只有壇主、長臂男子以及進入書航房間的刺客。三者都已經撲街,所以壇主的下屬中,沒人知道壇主的‘宋書航’之間的聯系。

  就算他們想替主子報仇,短時間內也是入門無方。

  而只要再過些時間……這些下屬對宋書航來說就不是威脅。那時,就算這些下屬不來找宋書航,書航也會找上門去!

  他缺少實戰對象,這群身懷獸頭爪痕牌子的家伙,將來的一段時間,都會是書航不錯的實戰對象。而且,即能實戰又能滅敵,說不定還能有點戰利品,一舉三得!

  “善惡到頭終有報。”宋書航輕聲道,他掏出‘化尸水’倒了點在壇主尸體身上。

  刺鼻的氣味傳來……壇主身上的衣物被融化的干干凈凈——但是他的身體卻沒有被化尸液融化。

  “這玩意只能融化一品修士的肉身?虧我還以為它是個大寶貝。”

  會很麻煩的啊,留著這么具被分尸的身體。就算監控已經破壞掉了,尸體也會引起警察叔叔們的關注。

  宋書航有些苦惱。

  這時,那洋和尚突然出聲道:“前輩是在為這家伙的肉身苦惱嗎?”

  “你能處理?”宋書航轉過頭來,面帶柔和的笑意,繼續保持自己的高人風范。

  洋和尚豎起大拇指道:“前輩請放心的將此事交給我解決吧,我能搞定的!”

  “既然你這么說,那就麻煩你了,我會記得你這個人情。”宋書航樂的輕松。

  “前輩快別這么說,我的命都是前輩救的,這點小事不足掛齒!”洋和尚一臉自信,仿佛解決尸體和地鐵上的麻煩都是毛毛雨的小事。

  他自信的模樣,讓書航不由想起了網絡小說中經常有出現的‘華夏龍組’、‘華夏異能隊’、‘華夏修真者聯盟’之類很酷炫的東西。

  或許這洋和尚就是類似組織中的一員?他身上或許會有個神秘的紅色小本本,到時候就算有警察叔叔們趕來,洋和尚只要掏出紅本本,就能擺平一切麻煩!

  宋書航心中這么想著,然后上前幾步,提起壇主那個黑色小箱子。

  直覺告訴他,壇主的小箱子中會有好東西。

  提起箱子后,他回到小蘿莉一家的身邊,就地坐下。

  算算時間,乘客們也差不多要從暈迷中醒來了吧?

  此時,洋和尚來到壇主的身邊后,雙手合幾:“眾生度盡,方證菩提,地獄未空,誓不成佛。”

  這話是佛宗地藏的宏愿大誓,洋和尚似乎很中意這句誓言。

  隨后,他盤坐在壇主尸體邊上,口中開始念誦《地藏渡魂經》。隨著他的念誦聲,濃郁的功德之光再次將他包裹。

  地鐵前方車廂以及壇主的尸體邊上,隱約有幾個靈魂被洋和尚渡化。

  隨著靈魂被渡化后,天地間有一股神秘力量一分為三,降落在洋和尚身上。

  下一刻,洋和尚的‘功德之光’變的更加堅固;他那龐大的精神力得到擴展;他的肉身亦得到了強化!

  宋書航微微瞪大眼睛——渡人靈魂,竟然還有這種功效?同時強化肉身、精神力、功德!

  雖然比不上服用淬體液、修煉基礎拳法。

  但比起普通的跑步、健身要強出百倍啊!

  “記下來,回頭問問藥師前輩,道宗修士有沒有渡人靈魂的方法,能不能增加精神力和肉身。”宋書航心中暗道。

  同時他也隱約明白,為什么古時候總會出現有德的高僧。他們做法事渡人靈魂,不收一分錢,反而是主動到各地去找靈魂渡化。你不讓他渡化靈魂,他還跟你急。估計那些高僧象這洋和尚一樣,是真正的佛宗弟子吧。

  思索之際,車廂中的乘客一個個清醒過來。

  所有人印象中都記得自己做了個很恐怖的噩夢,但噩夢的后半段卻又變的平和起來。

  “發生什么事了?”

  “我好像記得高僧跑回了車廂,最后車廂中一黑,我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高僧呢?”

  乖客們七嘴八舌之際,很快發現了洋和尚……以及洋和尚身邊被砍成五塊的壇主尸體。

  呆愣……寂靜。

  然后,是一片驚恐的尖叫聲。

  “死人了,死人了!”

  “啊啊啊!”靠近車廂的乘客沖到車廂門前,用手動方式打開車門,也不管車廂外是什么情形,所有乘客驚叫著跑了出去。

  有人當場惡心吐了一地,有人干脆兩眼一白,直接倒在地上繼續暈迷。

  如果是普通的死人,大家也是久受新聞熏陶,不會太過于驚恐。但這次不同,五馬分尸有木有?那死人都被切成五塊了!

  同時……在前面的車廂也傳來驚叫聲。那里有兩個壇主下屬的尸體,被鬼幽啃的不成人形。同樣引得車廂內的乘客逃命奔逃。

  書航身邊,白襯衫爸爸和年輕的媽媽還有小姑娘都清醒了過來。

  白襯衫爸爸沒有急著下車,而是先望向坐在他們身邊的宋書航,尊敬的小聲問道:“小兄弟,我們現在可以下車了嗎?”

  他感覺這小兄弟也是個高人,當時對方說‘遲了’,又讓他們呆在他身邊不要亂跑。接著他們就暈了過去……

  “下車吧,接下來的事情和我們沒有關系。”宋書航微笑著點頭,拎著黑色手提箱從車廂中離開,小心翼翼躲避監控。

  在重新進入監控范圍前,他要將這黑色手提箱偽裝好才行。

  不能小看現在的科技側力量,說不定就因為這箱子被警察叔叔找出線索!

  白襯衫爸爸抱起女兒,同樣跟著離開。混入驚慌的人群,前往遠處的站臺。

  末了,他小心翼翼望了眼書航手中的黑色手提箱。

  隱約還記得書航和他們一起過來時,手中是沒這箱子的……當然,他是個實在的聰明人。絕對不會和別人提半句關于黑色手提箱的事。

  混亂的地鐵站中。

  地鐵的工作人員開始拼命的安撫情緒激動的乘客,免得引起更大的意外。

  不久之后,警察叔叔們趕到。

  然后新聞媒體們也很快抵達現場。

  地鐵站中的電視上開始直播緊要新聞,放的就是地鐵事故事件。

  現場直播的畫面中,警察叔叔們抓住了一個西方光頭洋和尚。

  “是的,一切事情都是我做的。三個人都是我殺的,我坦白。嗯,我沒有任何的幫兇,放心吧,就我一人!我不會反抗的,你們抓我吧!不過……列車的事故和我無關,真的!”洋和尚操著一口即標準又流利的普通話,乖乖被銬上了手銬,一臉慷慨!

  是的,他被抓了。

  沒有紅本本,沒有華夏龍組,沒有特殊勢力。

  虧他還一臉自信的表情,原來他所謂的解決事件,就是當替罪羊扛下所有事情?

  最后,直播鏡頭中,洋和尚在被押入警車前,還用力對著鏡頭豎起大拇指。露出一口潔白的牙齒。

  叮!那牙齒在陽光的照耀下折射出刺眼的光芒!

  ——前輩,我無論如何也不會將你供出來的,一切就由我一力承擔吧!

  此時的洋和尚,就如圣母一樣,散發著讓人不可直視的光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