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八章 可惜,本座根本不要臉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還請前輩指明生路。”壇主硬著頭皮,求問。

  “接本座一次攻擊,當然,本座不會全力出手。只要你能在本座的攻擊下活命,本座就放你一條生路。”宋書航伸出一根手指,道。

  羞恥心這東西一旦達到臨界點,就會和三觀一樣徹底崩碎。

  書航在一口一個本座后,反而感覺沒那么羞恥了,講的也順口起來。

  壇主臉色白里透黑,高深莫測的前輩的一擊,哪怕對方不會全力出手,但就算只是隨手一飛劍也能削他半條命啊!

  但是,他沒有選擇的余地。

  受一次攻擊,或許會死,但還有一線生機。

  如果不接受前輩的條件,那對方只要祭出飛劍,分分鐘就能砍他腦袋當夜壺。

  而且……他也是有底牌的。作為一個邪道鬼修,他有一件詭異的保命法門,或許可以以‘死’一次為代價,承受對方一擊。

  想到這里,壇主咬牙道:“前輩此言當真?”

  “本座在修士界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豈會誑你這種小輩。”宋書航冷冷道,繼續用看螞蟻的目光俯視著壇主。

  是有頭有臉,書航可沒有說謊。因為只要是個正常的人,都是有頭和臉的。難道你沒有頭部和臉部嗎?

  “還請前輩能手下留情。”壇主苦笑,他的苦笑中讓人感覺即使相隔千里,也依舊苦澀無比。

  暗底下,壇主體內有一只純凈的鬼物破封而出,悄悄包裹住壇主的身體。

  純凈的鬼物就是不帶怨氣的鬼魂,所以不懼怕一般的驅邪法術。

  當然,這種純凈的鬼物想要誕生很不容易,要知道鬼物的誕生往往都是因為怨恨的原因。純凈的鬼物必須是一個爛到骨子里的好人,因為很冤屈的事掛掉了。但他好人到爛,根本不在意那點冤屈,就有機率變成純凈的鬼魂……

  “那便受本座一劍!”宋書航一臉冷漠,手指一轉,一張符紙出現在他指尖。

  七生符府主所贈之‘劍符’,這符定乃是攻擊之用,使用時只需激活符寶,輕喝‘劍’字即可。一旦施展開來,可化出一道三品后天戰王級別的劍氣攻擊,劈山開石不在話下。普通二品真師級的修士,身上若是沒點特殊防御手段,一劍下去不死都要丟半條命。

  看到這符寶時,壇主暗底都快咬碎牙……身為苦兮兮的低級小散修,最討厭的就是這種拿符咒砸人的土豪了!

  “站好了,小輩。祈禱你自己的運氣吧。”宋書航捏住符寶,氣勢磅礴,心中難捺激動:“劍!”

  隱約間有一道虛幻的身影浮現于書航身后。

  那身影以指代劍,朝著壇主一斬。

  璀璨的劍光從劍符中激發出來,劍光一出,車廂中再不見其他事物,仿佛天地間只余下這一道劍光!

  這道劍光,就是一門絕妙的劍法!

  剎那間,被劍光鎖定的壇主感覺自己身體被禁錮,寸步難移。

  連躲避都是種奢望。他只能呆呆的站在原地,眼睜睜看著這一劍斬在他身上!

  屈辱?恨?恐懼?

  壇主的心中似打翻了的調料,五味參雜,說不出滋味。

  劍光臨體,卻只發出‘滋~’的一聲輕微的接觸聲。

  而壇主的身體卻如豆腐般,被輕易切成兩半,轟然倒地。

  傷口處卻沒有一絲鮮血……

  洋和尚咂了咂嘴巴,就這樣結束了?一個可怕強大的二品真師級修士,就這樣死掉了?

  車廂中一片靜寂。

  宋書航卻沒有放松警惕,他左手捏著一張‘甲符’,另一只手抓住兩張‘劍符’,盯著地上壇主的身體。

  對方是五六十年前就在j市鬼燈寺活動的修士,只要混的不是太慘,身上總會有一兩件保命的東西。

  想到這里,宋書航板著臉,沉聲道:“還算有點本事,既然接下了本座這一劍,就放你一條生路吧。起來,從本座眼前滾開!記住,不要再讓本座見到你!永遠!”

  詐糊這一技能,宋書航已經熟能生巧。

  洋和尚一愣——這么可怕的一劍下,那個二品鬼修竟然還活著?

  不可能吧?那么恐怖的一劍!

  但,宋書航話音一落,地上被切成兩半的壇主尸體緩緩化為黑色煙氣,飄散于空中。

  接著,壇主慘白著臉色出現在原地,他額頭留有一道深深的劍痕。關鍵時候,他雖靠著保命手段保住了性命,但那一劍太過霸道,硬是給他留了道深深的劍傷。劍氣殘余在額頭傷口中,讓他痛不欲生。

  “謝前輩不殺之恩。”壇主忍著痛出聲道:“晚輩馬上離開。”

  既然已經被這前輩發現他沒死,那再藏下去也沒有意義。

  對方看上去的確是一言九鼎,要放他一條生路。而若躲著不出來,萬一惹惱了這位前輩,又給他找到了再出一劍的借口,他就真要撲街了。

  言罷,在壇主身后同樣重傷的鬼將苦幽飄了過來,還帶來一個黑色手提箱。

  這箱子里裝著壇主的重要家當。有些東西太過珍貴,他根本不敢留在j市的羅信街區。所以,這些東西他都裝在黑箱子中隨身攜帶。

  “竟然真的還活著?”洋和尚不敢置信。

  望著眼前這張慘白的臉,宋書航心中同樣嘆了口氣。這貨,還真活著。

  為了活著,這家伙也是蠻拼的。

  可惜了,自己若真是顧忌面子、一言九鼎的前輩,說不定真會放他一條生路了。

  但,本座壓根就根本沒準備要臉啊!本座想要的,只有弄死你!

  不弄死你,本座吃不香,睡不安。以后的日子就活不成咧!

  所以,就在壇主提起黑色箱子,艱難轉身離開的剎那……宋書航再次出手了!

  “劍!劍!”他左右手各執一枚‘劍符’,同時將它們激活。

  誰知道這壇主還有沒有保命的手段,所以一口氣兩張劍符一起上!若不是一個人只有兩只手,只能用兩張劍符,宋書航恨不得將余下的劍符一口氣用上!

  璀璨的劍光再次從劍符中激發出來,兩道劍光呈x字形斬在壇主身上。

  壇主在離開前依舊保持警惕,但沒有卵用。

  兩道劍光太快,一旦鎖定還自帶禁錮敵人的能力。

  劍芒過后,壇主的身體被切成四塊,再次轟然倒地。但這次,他沒有保命手段,十死無生。

  二品修士的身體極為強悍,即使被切塊,壇主還沒有立刻撲街。他的頭部死死盯著宋書航,他心中有無數想要咒罵的句子,但最終只能化為兩個怨氣十足的字:“無……恥!”

  雖然早知道對方擅長用毒,性格肯定反復無常,但對方無恥到這種程度,太沒底線了。

  “呵呵,隨你怎么說。”宋書航手中又迅速抓起一張符寶,乃是‘破邪符’。

  壇主已撲街,但他的那只怨鬼苦幽還殘活著。

  斬草要除根,以免后患!

  宋書航若是孤家寡人,倒不用怕什么后患。但遺憾的是,他不是。

  “破!”破邪符的靈力颶風再起,襲卷兩節車廂。

  ‘吱……’鬼將苦幽發出慘叫,虛弱無比的苦幽,連逃跑的機會都沒有,直接被破邪符的靈力凈化。

  咚~~黑色的皮箱落在地上。

  而臨死的壇主身上,亦被破邪符的靈力凈化了一次。讓他連臨死反擊的力量都失去了。

  一想到自己就要死了,壇主腦袋一片空白,口中斷斷續續的叫著:“不要……臉!一言……九鼎,我……呸!”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