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六章 全部閃開,讓我來裝個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壇主來到洋和尚身邊,再次伸掌拍下!

  “只要再吃了這洋鬼子和尚的魂魄,就足夠苦幽從虛弱狀態中恢復過來。說不定還能因禍得福。”壇主心中暗道。

  這洋和尚實力已經抵達一品第六竅躍龍門的境界,身上又有龐大的功德之力,對鬼物來說簡直像唐僧肉一樣大補。只要苦幽能吞下這洋和尚的魂魄,就有機會提升一個小境界!

  絕對不能讓這和尚跑了。

  所以,壇主拼著體內劇毒加重,也要拿下這洋和尚!

  壇主手掌再次拍到洋和尚身上,掌間真氣澎湃。這一掌下去,足以在洋和尚身上開個透明的窟窿。

  當!但他的掌和洋和尚身體相撞,卻傳來金鐵交鳴之聲。

  只見洋和尚身上的僧袍猛的鼓起,如同充氣的皮球將他身體護在其中。僧袍外表浮出上百道經文,將這件平凡的僧袍渡上了一層金屬光澤。

  這看似尋常的僧袍卻是件防御性的法器,硬是擋下了壇主這一掌!而袍子鼓起的真空和其內銘記的防御陣法,更是將壇主的掌勁層層削弱。

  洋和尚毫發無損!

  修士求的是長生之道,對自身的性命一般都很珍惜。

  對于求長生的人來說,活著才有機會長生,死了就什么都沒了!

  身為一名正式修士,身上又怎么會少的了防御性的法寶?

  哪怕是外國戶口也不例外!

  洋和尚身上這件僧袍不僅能防御,還能自動調節體表溫度,而且成本還不高,物廉價美。

  唯一美中不足的是,這件僧袍的防御需要洋和尚主動去激活。

  所以,之前壇主偷襲洋和尚,和尚來不及反應,僧袍上的防御就沒有啟動。

  勢在必得的一掌卻沒收到效果,壇主眉頭一皺,冷聲道:“垂死掙扎!”

  說話間,他化掌成爪,一記專破護體氣功、強化防御的‘怨鬼爪’朝著僧袍抓去。

  但是……他這一爪抓了個空!

  洋和尚可沒坐以待斃,他之前被偷襲擊倒在地后,就暗暗服用了一顆療傷丹藥。此時,積攢了足夠逃跑的氣力。

  當僧袍撐起球狀防御后,洋和尚雙掌在地上一拍,身體就如皮球一樣彈了出去。雖然姿勢不夠優美,但速度真心沒話說!

  壇主那一抓只抓到了他的殘影。

  同時,洋和尚的身體飛快從這節車廂中彈了出去,轉眼間已經彈出三個車廂的距離!

  只要有哪節車廂的車讓可以打開,他就可以馬上逃離出去。

  “真是日了狗了。”洋和尚喃喃道。

  對方是擁有真氣的二品真師,正面硬干,他十死無生。三十六計,走為上計。只要脫離這鬼道邪修的毒手,他就能找到一大幫師兄弟,過來報這一掌之仇!

  蹦彈之間,很快洋和尚重新蹦到了宋書航所在的車廂中。

  乘客們都驚訝的望向洋和尚,不明白這位高僧怎么又突然回來了?

  而且,怎么還脹成個球樣?

  洋和尚此時哪有時間浪費,他就地一滾翻身站起,身上僧袍袖口噴出兩道白氣,圓滾滾的僧袍恢復原狀。

  隨后,他跑到車廂門邊,敲開手動手把,用力旋轉打開車門。

  “不想死的,就快點逃離這地鐵!”末了,洋和尚沖著車廂中的乘客大叫了一聲。

  他沒時間多加解釋,也不管車廂中的乘客會不會聽他的。反正他話已經帶到,信不信由乘客自己決定。

  宋書航和小蘿莉一家就站在車廂門口處。

  小蘿莉縮在爸爸的身后,牽著年輕媽媽的手。

  年輕媽媽用生硬的中文問道:“我們……要下車嗎?”

  白襯衫男子點頭道:“下車,離開車廂!”

  之前他們親眼看到洋和尚在車廂中驅除幻法,幾人都相信對方是有道高僧。雖然是個老外,但這不是重點。

  白襯衫男子覺的自己還年輕,不想死。所以還是聽這高僧的話,快點下車吧。

  “小兄弟,一起下車吧。”他又對宋書航道。

  宋書航卻輕輕搖了搖頭:“遲了……”

  “?”白襯衫男子一臉疑惑。

  宋書航雙眼瞇起,手指捏住三張符咒——早在洋和尚手動開車廂之門時,就已經遲了。

  警惕狀態的宋書航可以感應到,在洋和尚蹦入車廂后三秒左右,就有一道鬼物的負面能量緊隨著來到車廂中。

  在洋和尚解開僧袍防御,前去手動開啟車門時,那鬼物的負能量已經將整個車廂籠罩。鬼物的幻術已經在不知不覺間鋪滿整個車廂。

  洋和尚自以為已經開了車廂之門,但事實上他一直抓著地鐵內吊環在扭著。車門根本沒有打開。

  “呆在我身邊,不要離開。”宋書航對著白襯衫男子一家輕聲道。

  又悄悄抽了兩張‘劍符’和兩張‘甲符’,放在衣兜保持隨時可抽出的位置。

  正說話間,一個面色蒼白的身影緩緩進入車廂,冷笑道:“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的,大和尚。”

  洋和尚臉色劇變,心中大叫不妙。

  他伸手向打開的車門摸去,在他看來,車廂門已經打開,外面是地鐵的通道——但摸到的卻是冰涼的車壁。

  不好,中了幻像!

  “還要繼續逃嗎?后面還有很多車廂,你可以一直逃下去,我并不著急。”壇主冷笑,打了個響指。

  四只怨鬼從他手中鉆出,將車廂內的監控全部毀去。

  隨后,鬼將苦幽半個身體鉆入車廂。車廂中早已布置好的幻像爆發,將車廂內的乘客全部包裹進去。

  乘客們眼中露出驚恐之色,一個接一個的倒在地上,暈死過去。

  “Shit!”洋和尚怒叫,逃不了了。

  他寬大的僧袍抖動,一極金剛杵滑出,落在手中。

  拼了!

  就算是死,也要給這家伙點顏色看看。

  這時,周圍的乘客一個接一個的倒下,白襯衫爸爸、年輕的媽媽還有小蘿莉同樣面帶驚恐陷入暈迷。乘客們在幻像中受到種種恐怖的折磨,化為純正的驚恐、懼怕等負面力量。

  再這樣下去,對方那個鬼將怨鬼能吸收更多的負面能量,變的更加強大。而他身上的傷勢拖的越久越不利。

  此消彼漲,再不拼就連拼命的機會都沒了。

  洋和尚深吸口氣,眼、鼻、耳、口四竅內的氣血和心竅中的氣血遙相呼應。

  他用體內氣血暫時壓住背部的傷勢,雙手緊握金剛杵,向前跨出一步,借此將自身氣勢提升到極至!

  他估算過,自己恐怕只有一兩擊的力量。

  “啊吼!”洋和尚高高躍起,雙手舉起金剛杵朝著壇主用力砸下。

  這是杵法一力降十慧的法門。

  “呵呵,垂死掙扎的你看起來,真是美味極了,太棒了。”壇主不閃不避,在他身后的鬼將苦幽伸出雙手,化為巨大鬼爪,將壇主保護的嚴嚴實實。

  洋和尚的金剛杵砸在巨大鬼爪之上,卻只磨擦出一串火花。

  漸漸恢復過來的鬼將苦幽,可是標準的二品實力。

  洋和尚的攻擊根本沒傷到苦幽,反而被鬼爪上的力道彈飛出去,撞在車壁上。因為撞擊,背后的傷勢加重……

  “只要吃了你,鬼幽定能突破現在的境界。老夫果然已經時來運轉!”壇主獰笑。

  “dog屎。”洋和尚咬牙,心中不由涌上絕望。

  洋和尚放眼望去,車廂內的乘客已經接近全滅,只有一位眉目清秀的少年還站立在車廂中。

  只見那少年面色平靜,身上有種超凡脫俗的氣質。

  片刻后,少年突然微微一笑。然后,他從脖子中拉出一條掛墜,輕輕一彈。

  清脆的聲音從掛墜上傳出。

  聲音還蠻悅耳的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