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五章 老夫終于時來運轉哈哈哈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并肩子上,他只有一個人,雙拳難敵四手。”白領男子用手擦了擦臉,一嘴血。

  恤男子手中滑出兩枚無柄利刃,目光冰冷:“殺了他,我可以處理痕跡,然后我們以最快的速度離開地鐵!”

  白領男子點頭,怒吼一聲,肌肉暴漲的身軀再次輾向洋和尚。

  恤男子則如陰魂,在白領男子身后若隱若現。但比起白領男子來他更加危險,手中的無柄利刃象是毒蛇的毒牙,一旦露出就致人死地!

  “來的好!”洋和尚哈哈大笑。

  兩分鐘后。

  白領男子歪歪扭扭的倒在地上,四肢異樣扭曲,一臉血,目光癡呆。

  恤男子被洋和尚抵在墻上,碩大的拳頭一拳一拳地揍著恤男子的臉,他同樣一臉血,目光癡呆。

  “灑家怎么說也到了一品第六竅躍龍門的境界,你們兩個連筑基都沒完成的小豆芽竟然想正面弄我?!”洋和尚將恤男子扔到地上,順手摘過他身上的那骨質法器。

  一品第六竅境界名為躍龍門,取意于魚躍龍門。一旦躍過,那便能將體內氣血之力化無形為有形,聚為真氣,脫離凡人境界!這大和尚已經是一品巔峰的高手。

  洋和尚捏住骨質法器,望向鬼將苦幽。

  “這怨鬼至少抵個幾百上千只普通鬼魂了,凈化了它,我離魚躍龍門的異像就不遠了。嘿嘿,到時一旦躍過龍門,就能更進一步。”洋和尚喃喃道,他用力捏碎了骨質法器。

  這骨質法器和鬼將之間有聯系,骨質法器一碎,鬼將苦幽頓時慘叫起來:“嘶吼……嘶吼……”

  趁它病,要它命!

  洋和尚趁機抓起經文和佛珠。

  經文無風自動,翻至合適的位置。

  洋和尚大聲吟誦經文,右手抓住佛珠,狠狠一揮。

  佛珠散開,如同金色的子彈射向鬼將苦幽。

  速度快到極至,鬼將苦幽根本來不及躲避,被金色佛珠不斷擊中,被射出十余個空洞,身上鬼氣稀薄起來。慘叫連連!

  洋和尚卻眉頭微皺,對這結果并不滿意。隨后他將經書也扔了出去,和佛珠一樣,經文也在半空中自動解體,化為一張張圣頁,罩向鬼將。

  鬼將的慘叫聲更劇烈。

  洋和尚本體結破邪降魔印,雙目中有金芒閃耀,口中驅使梵音。

  “混蛋,給我……住手啊!”白領男子艱難的爬向洋和尚,竭盡全力叫道,在地面上拖出一道血印。

  若是這鬼將被凈化,他和恤男子必死無疑啊!

  恤男子同樣清醒過來,他如蟲子一樣挪向洋和尚,張口欲咬向對方:“給我住手啊……不要凈化了它……不要啊,我們會沒命的!住手啊!”

  這就是小人物的悲傷……生不由已。

  洋和尚眸子低沉,卻沒有停止誦經。可憐之人,必有其可恨之處——邪道鬼修,他見的多了。這種事情,他經歷的也多了。他不可能為了這兩個男子,停止凈化這鬼將!哪怕,這兩個人會因此而死也一樣。

  “一切怨鬼,都必須凈化。所有的怨鬼,都必須凈化,一個不留!”洋和尚眸中只有堅毅之色,還有一絲恨意。

  此時的洋和尚卻沒有發現,有一傴僂著腰的身影正毫無聲息的向他靠近。以他時精神力全開的狀態,竟都無法感應到對方。

  那身影靠近洋和尚后,平平無奇的揮出一掌,拍在洋和尚的后背。

  一掌拍出,掌間有澎湃的真氣浮現,真氣凝而不散,就這么壓在洋和尚的背部。

  咔咔咔~讓人牙酸的骨肉被輾壓的聲音。就象有人被大卡車輾過的聲音,和尚的背部被壓出一個凹進去的手掌印。

  洋和尚毫無防備,口中鮮血噴吐。雙目中的金芒散去,口中梵音頓止!

  籠罩著鬼將的佛珠、圣頁失去了洋和尚的支持,化為凡物跌落在地。散落的佛珠在地板上撞擊,發出叮叮咚咚的聲音……

  接著,洋和尚轟然倒地,雙眼不敢置信的望向背后之人。

  真氣,是二品真師!

  對方有真氣境的高手在場,為什么到現在才出手?完全就可以一開場就輾壓自己好不好?!

  “咳咳。”那身影偷襲得手后,沒有馬上追擊。他咳嗽了兩聲,臉色慘白。冷冷望了大和尚一眼,又轉過頭來望向倒地的白領男子和恤男子:“兩個廢物……要不是我計劃臨時有變,正巧來到這5號線地鐵,就要失去一只珍貴的鬼將。”

  兩個男子頓時面無臉色,渾身顫抖起來:“壇……主……”

  為什么壇主會出現在這里?

  這傴僂著的身影正是宋書航想這次前往‘圓隆藥店’想要尋找的‘壇主’,此時壇主臉色慘白,身上中的毒顯然還沒有解開。

  “壇主,請饒我們一命!這次任務,我們……已經盡力了!但是這洋和尚,太強了啊!”恤男子悲聲向壇主求饒——這次失敗真非我軍太弱,實乃敵軍太強啊!而且現在鬼將苦幽沒有被凈化,或許壇主會饒他們一命?

  “饒你們一命?”壇主臉色陰沉:“沒有用處的廢物,就沒有留在世上的價值。不過……你們還有點用處。”

  白領男子和恤男子聞眼,眼中一喜。

  但下一刻,他們只感覺頭部劇痛,眼前一黑便失去了知覺。

  “苦幽……吃了他們。”壇主擦去手上的血跡,冷冷道。

  天空中的鬼將苦幽貪婪的撲向兩個男子的尸體,拖出他們的魂魄,不等他們的魂魄反應過來,便將他們扔入口中吞吃下去。

  有了兩個男子的魂魄補充后,苦幽的傷勢馬上恢復了很多。

  “還好計劃臨時有變,否則這趟江南區之行,我真要陪夫人又折兵,虧到姥姥家了。”壇主喃喃道。

  原本只是想從那‘宋前輩’手中換得到靈鬼,卻因為一份莫名其妙的‘情報’引起了自己心中的貪婪。

  結果為了可笑的情報,自己折損了一位珍貴的下屬,連帶自己還莫名其妙的中了劇毒。

  好不容易逃到光院路區域,默默舔。舐自己的傷口。又順利在附近找到了家藥店,想要配置解毒之藥。

  但今天,他機緣巧合間,他發現網上有人在察江南區有哪家藥店在賣四種解毒之藥材。頓時,他感覺毛骨悚然。

  他明悟過來,四種解毒之物是那位‘宋前輩’布下的陷阱,為的就是找出自己這個幕后之人!

  難怪當時中了劇毒的下屬竟然可以一路逃回到自己所在的酒店,原來一切一切都是陷阱。

  想到這里,壇主毫不猶豫的收拾行李跑路了。

  自己這是命不該絕,幸運察覺到了網上的痕跡!

  作為一個邪道鬼修,他能活到現在靠的就是小心謹慎,就算只有千分之一的可能,他也是必逃無疑。

  然后很巧合的是,他來到了這5號線地鐵上。

  又巧合的發現了自己兩個廢物下屬和珍貴的鬼將正被一個洋和尚追殺凈化。

  真是太幸運了,若是自己早一班或是晚一班上地鐵的話,就錯開了這班地鐵,自己就會失去珍貴的鬼將!

  慶幸!

  “看樣子是經歷了這么多霉事后,老夫終于要時來運轉了。”

  壇主心中暗道。

  接下來,老夫要逆天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