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三章 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宋書航抱著小蘿莉,將她爸爸和媽媽安置到一邊,然后繼續轉目望向高大洋和尚。

  他能感應到,隨著洋和尚念誦經文時,那龐大的精神力開始翻騰起來,如海浪一樣朝著四面八方拍打。

  虛空中,有普通人無法看到的負能量在車廂中游蕩,但遇上高大洋和尚那翻騰的精神力時,那些負能量頓時如鳥獸散開,透過破碎的窗戶飛出,往前方的車廂飛去。

  宋書航心中一動,是‘鬼’嗎?

  他連筑基心竅都完成,眼竅未開,所以無法看見鬼。但是,在‘警惕’狀態時,他隱約可以感應到那些煙霧狀的負能量。

  鬼物普通情況下是不會進入地鐵、客車這種人流量巨大的地方會凝聚旺盛的人氣。

  龐大、旺盛的人氣是陽剛至極的力量,能直接讓一些虛弱點的鬼怪魂飛魄散,就算強大的鬼怪也不會喜歡人氣太過旺盛的地方。

  然而,當密集人群發生災難時是個例外。瞬間產生的大量驚恐、死亡、絕望、怨恨這些濃郁負面影響,都是鬼物最喜愛的食物、成長的養料。特別是災難之地因意外和痛苦死去的亡者靈魂,鬼物只要吞下它們后,能讓自己變的更強。

  有些強大的鬼物,甚至能強行奪走受傷瀕死者的靈魂。這種瀕死的靈魂,對鬼物實力提升更大!

  “魑魅魍魎,破破破!”洋和尚顯然是有兩把刷子的,他大聲吼叫,精神力翻騰,車廂內的負面力量頓時被驅除一空。

  一瞬間,車內罵咧咧的乘客都呆住了。因為隨著洋和尚大叫完畢,車廂內瞬間恢復明亮。破碎的玻璃、涂滿車壁的鮮血、被玻璃扎穿的乘客全都消失不見。

  車廂內的乘客雖然車倒西歪,但沒哪個鮮血淋淋的。

  “剛才那,是幻覺?”所有乘客都傻傻的呆在那,不知所措。

  是的,所有血淋淋的恐怖畫面,都是鬼物制造出來的幻像,為的就是讓車廂中的人更加的驚恐、懼怕,產生更多絕望的負面能量。

  鬼物四處逃散,但有兩把刷子的洋和尚并不滿決這個結果。

  “Shit!”他再次叫罵,抓起念珠,快步追著鬼物向前面的車廂趕去。

  列車在急剎車鳴動警報后,就開啟了每截車廂門的獨立開關。只要拉動門邊的手動開關,就能打開車廂的門。

  洋和尚熟練的拉開獨立開關,朝著鬼物逃竄的前方車廂追去。

  這位強大的洋和尚來到地鐵并非偶然,他在追蹤地鐵中的鬼物,試圖凈化它。

  宋書航摸向口袋,在那里有一張破邪符、一張甲符和一張劍符。

  這三張符寶他貼身安置,以防萬一。

  希望不會用上符寶吧,畢竟他手中的符寶數量有限,在遇上那壇主之前,每浪費一張都會降低他的勝算。

  等下!

  宋書航腦海中一個念頭閃過。

  這地鐵中的鬼物,不會和那壇主有關吧?

  因為壇主也是邪道鬼修,而且現在的藏身‘圓隆藥店’就在附近三人地鐵站距離左右!會有那么巧嗎?

  此時,在宋書航所在車廂后方第三節車廂中,有兩個臉色略顯蒼白的男子縮在一起,竊竊私語。

  “媽個卵的,那個洋和尚怎么又追上來了?明明已經避開他一個鎮距離了,陰魂不散!”一身小白領打扮的男子咬牙道。

  另一個普通恤年輕人打扮的男子揉了揉太陽穴,苦澀道:“已經連續兩天沒能讓‘苦幽’飽食一頓了。如果今天還不能喂飽‘苦幽’的話,那今天晚上,我們倆就會被壇主加工,變成苦幽的食物了。”

  說到這里,兩人渾身一顫。

  苦幽就是那在地鐵中穿梭的怨鬼,據說是壇主幾十年前費了九牛二虎之力,從戰場上凝聚的初階鬼將,實力堪比二品修士。壇主已經培養了它多年,是壇主手中最強的怨鬼之一。

  普通情況下,怨鬼都被封存于鬼氣濃郁的陰地沉眠,利用陰地的鬼氣培養怨鬼,同時也減少怨鬼日常的消耗。不過時間一久,怨鬼會處于虛弱狀態。

  所以,每次壇主出門帶上怨鬼時,就需要就近尋找‘食物’供給怨鬼消耗,讓它先從虛弱狀態中恢復過來。

  兩個男子就是負責帶怨鬼覓食的基層成員,他們會尋找一些災難現場、或是墓葬群去給怨鬼補充所需。

  昨天,他們正在一處墳場中放養怨鬼‘苦幽’進食,卻意外遇上了高壯洋和尚。若不是他們見機不對跑的快,虛弱狀態的苦幽差點就被高壯洋和尚給凈化了……想想都后怕。

  若是苦幽被凈化,他倆絕對要自抹脖子,那樣會死的愉快點!

  好不容易,他倆帶著‘苦幽’跑出了極遠的距離。然后尋找到了這處有長長岔道的地鐵,操縱著鬼物幻法迷惑了地鐵駕駛員,人為制造了地鐵急剎車事件,想要制造一場災難現場讓苦幽飽食一頓。

  但沒想到,洋和尚竟然一路跟著追了過來!

  我們到底是哪里惹到您了?您就不能大人有大量,當我們是個屁將我們放了嗎?

  “唯今之計,只有拼了。”白領男子咬牙道。

  若是今天依舊無法填飽怨鬼的肚子,壇主就會將他們用殘酷的刑罰弄成怨鬼眼中的‘美味’。橫豎都是死,只有拼才能拼出條活路來!

  “只要拖住那洋和尚,讓苦幽吸足能量,從虛弱狀態中恢復過來。到時候這洋和尚就死定了!”另一個普通男子咬牙道。

  想到這里,兩個男子起身,朝著前方車廂趕去。

  地鐵的各節車廂中都處于混亂狀態,兩個男子拼命向前方追趕的身姿很顯眼。

  很快,他們經過了宋書航所在的車廂。可惜他們沒有發現處于‘精神力警惕狀態’掩飾下的宋書航。

  他們的實力低微,處于‘百日筑基’的階段。而且由于筑基功法的低劣,又沒有淬體液相助、本身年齡也過大的原因,他們的‘百日筑基’已經筑了好多年,都還沒完成。

  操縱鬼將苦幽,靠的也是壇主給他們的一件臨時法器。

  兩人匆匆從書航的車廂奔過,追趕洋和尚的足跡。

  待兩人遠離后,宋書航睜開眼睛:“又是兩個修士。”

  而且剛才奔過的兩個男子身上氣血值同樣遠遠高于普通人,而且兩男子和那鬼物有關聯,他們身上染著和鬼物同樣的負面力量。

  沒想到自己抱著小姑娘多坐了三站地鐵的距離,就發生這種事情。

  要去看看前面發生了什么事嗎?

  宋書航心中暗道。

  另一邊,那高大的洋和尚已經追上了怨鬼。

  怨鬼已經吸收了不少的負面能量,恢復了些實力。此時它利用幻法能力,將地鐵前三節車廂全部籠罩,制造各種恐怖的幻像,催發里面乖客的恐怖和絕望。

  只等它的實力再恢復一些,它就能利用幻像,將車廂中的乖客趕入絕境,逼其中一部分意志脆弱者自殺,吞噬他們的靈魂!

  “找到了!”這時,光頭洋和尚露出燦爛的笑容和一口白牙:“不要再逃了,我已經修煉到了天眼通(眼竅),在這雙眼睛下一切鬼魅都無所遁形,讓我將你凈化吧!”

  言罷,他從僧袍中掏出一本佛經,大聲誦讀其上內容,震耳欲聾的聲音在車廂中回蕩。其中文咬字之精確,實在讓很多華夏本土人士漢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