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八十二章 洋和尚和詭異車禍現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景麗廣場站到站,白襯衫爸爸沖書航點頭示意,然后和年輕妻子挪向地鐵出口占個好位置,準備在下一站下車。

  他本想留張名片給書航的,但這次是帶家人出去玩,身上并沒帶名片,只好作罷。再者,萍水相逢,以后也不會有再見面的機會……應該。

  景麗廣場站上車的人比較少,站門一開,車上人員順序下車,站臺上的人排隊依次上車。

  最后上車的是一位高大的光頭白人男子,搶眼呆了。

  白人光頭不少見,但光頭上還點著整齊的六點戒疤就真心不多見了。

  這是位貨真價實的洋和尚,兩米多高,閃亮的禿頭。在這炎熱天氣,他還穿著厚厚的僧袍,將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手上還捏著串佛珠,口中念念有詞,一副很專業的模樣。

  這年頭和尚真是個很賺錢的職業?連外國人都過來搶飯碗?

  都說外來的和尚好念經,人家都從外國來的,距離夠遠,人氣一定很旺吧?

  地鐵上的人們看到洋和尚時,都主動和洋和尚保持距離——這么熱的天,光是看著他這身裝備就感覺熱的慌。貼近的話,都感覺對方身上有熱氣撲面而來!

  宋書航下意識的望了洋和尚一眼——對方不僅身材高大,氣血值比尋常人要強出很多。而且他的精神力強大的可怕,‘警惕’狀態的宋書航可以感應出對方和自己精神力的差距。如果說宋書航此時的精神力是小燈泡的話,那這洋和尚的精神力就是大探照燈!

  不過大和尚似乎無法控制自己那強大的精神力,任其無規則的四散。

  這家伙不是普通人,也是修士?

  宋書航心中猜測道。

  他重新閉上眼睛,進入警惕狀態,利用這種狀態掩飾自身氣息。在沒有強大的實力前,他不想將自己‘修士’的身份暴露——他現在深知身份暴露的麻煩。

  進入地鐵后,洋和尚四處張望,似乎在列車中尋找著某種事物,隨后眉頭緊緊皺起。

  之后他倒沒有其他動作,只是靜靜靠在地鐵中,口中反復用中文念誦著經文,咬字精準,這老外的中文估計有八級了。

  地鐵緩緩啟動,乘客們不由微晃,隨后地鐵加速奔馳起來。

  景麗廣場站到下一站是通往郊區位置,總長度有四千四百余米距離,是屬于比較長的一站,而且軌道全都處于地底。由于岔道和轉彎較多,所以這一段路地鐵的速度提不起來,跑完這一站需要近十三分鐘時間。

  白襯衫爸爸小心翼翼抱著女兒,不過熟睡中的小女孩子可能因為失去了宋書航這個人形制冷器,有些不安的扭動著。

  年輕的媽媽揮動著白嫩小手在女兒邊上扇著,試圖驅散身邊的熱量。和地鐵站中一樣,因為人太多的原因,地鐵車廂中同樣燥熱。

  地鐵行駛了約六分鐘后。

  宋書航突然眉頭一皺,他腳下穩穩扎好馬步。

  緊接著,地鐵劇烈的晃動起來,汽車扶手吊環上下甩動、碰撞。

  乘客們盡力抓住身邊的扶手、扶柱和吊環,但依舊東倒西歪,有些人沒站穩摔倒在地:“嗚哇哇,怎么回事!”

  “蛋!以前岔道轉彎也沒有這么急啊!”

  “啊啊啊!”年輕的母親一屁股坐在宋書航身邊,感覺屁股很痛,眼眶都濕潤了。

  白襯衫爸爸亦倒退了兩步,同樣無法穩住身形,向后跌倒。

  宋書航向前挪了兩步,伸手在白襯衫男子背部輕輕一推。用的是柔勁,是金剛基礎拳法的應用。

  白襯衫爸爸跌倒的身形穩住,他轉過頭來看到了溫和的宋書航,感激道:“謝謝。”

  “不客氣……晃動還沒結束,抓緊了。”宋書航說道。

  處于‘警惕’狀態,他的五官敏銳無比——地鐵在急剎車,所以才導致各截車廂劇烈搖晃。這種劇烈的搖晃不止一波,會一直持續到地鐵停止。

  難道前方出事故了?

  這思索之際,轟轟轟~地鐵搖晃的更加劇烈起來,甚至整截車廂在甩動。

  同時傳來的還有地鐵里緊促的警報聲。

  地鐵中所有的燈光突然熄滅,乘客們就像多米諾骨牌般倒下,很多人被甩飛出去,撞到地鐵車壁上,發出痛叫。

  這種情況下,宋書航只能勉強穩住自己的身形。

  倒在地上的年輕媽媽驚叫著,被慣性拖出去。白襯衫爸爸雖因書航的提醒一手抓住了扶手,但慣性太大,他沒能抓牢扶手,整個人向側邊摔倒。

  小女孩從爸爸的懷中甩飛出來,她睜大眼睛,滿是驚恐。

  宋書航見狀,忙伸手成龍爪以柔勁抓住小女孩的衣服。同時手腕輕震,用巧勁在半空中卸去小女孩身上的慣力,將驚慌失措的小蘿莉抱在懷中。

  地鐵內昏暗一片,宋書航能見范圍亦受到黑暗限制。小蘿莉緊緊貼在他懷中,一動不敢動。雖然驚恐,但卻很乖巧的沒有哭泣。

  “發生什么事了?”

  “出軌了?還是翻車了?哎喲,痛死我了。”有人驚恐的叫道。

  “幫我,我的身體被夾住了……好痛,動不了。”

  “不要……咳咳。我一定是在做夢。”受傷人員痛苦的呻吟。

  “別壓著我……從我身上下去!我的脅骨斷了~”

  周圍,哭鬧聲,驚叫聲,痛苦的叫聲,使地鐵車廂內更加混亂不堪。

  有人顫抖著摸出手機,用手機的手電筒功能照亮車廂。一照之下,更多人驚恐的叫出聲來。

  血淋淋的畫面,這是在拍恐怖電影嗎?

  到處都是血,車壁上,因為之前撞擊留下的血跡,整個車壁都被鮮血染紅,讓車廂內宛如地獄。又有幾處車窗震碎,窗邊的乘客身上扎了不少碎玻璃,無力垂靠在墻壁,動彈不得。甚至有人被大塊的玻璃扎穿,躺在地上生死不知。

  許多人頭破血流,徒勞的用手壓著自己的傷口。因為缺少在危機時刻的自救知識,乖客顯的手足無措。

  “嘔……”剛才打開手機的乖客馬上關掉手機,發出嘔吐的聲音。

  白襯衫男子倒在地上,除了手臂扭傷之外并無大礙;而那年輕的媽媽背部撞在椅子上,痛的直流眼淚,好在也沒有其他傷勢。兩人同時望向被宋書航抱著的女兒,頓時松了口氣。

  宋書航望著這地獄般的影像,卻皺起眉頭。

  “奇怪。”他心中疑惑——剛才地鐵車廂搖晃的力度沒有這么大吧?

  車窗都被震碎?而且竟然還有人被玻璃刺穿?更夸張的是,半個車壁都涂滿鮮血了!這要多少的血量才能做到?

  出軌翻車都沒這么大的殺傷力啊。

  要是車廂稍稍震幾下就能有這般殺傷力的話,這還叫地鐵?干脆的改名叫地獄特快列車!

  “Shit!”高大的洋和尚從地上爬起,扒開身上的雜物,如同人立而起的大狗熊。

  他望向地鐵四周鮮血淋淋的場面,冷笑一聲。

  接著,他雙手拉開念珠,掐了個佛門手印,用字潤音圓的中文大聲念誦經文。

  巨大的聲音在車廂中回蕩,甚至將所有傷員的慘叫聲都壓了下去。

  “這鬼佬念啥?”

  “好像是,驅鬼的佛經?”

  “神經病啊!這里都這樣了,他還在這趕鬼?”

  高大洋和尚對這些叫罵不聞不問,他翻動著經文,繼續大聲誦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