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十九章 亞軍……是你的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由于宋書航和黑乎乎同學兩人都以沖刺的速度在奔跑,現已經和其他選手拉開了近一圈的距離,遙遙領先!

  “假的吧?宋書航什么時候跑的這么快,還這么能跑了?”林土波第一個信不過自己的眼睛,夸張叫道。

  “這就是……愛情的力量啊!”高某某推了推眼鏡,冰冷的鏡片折射著陽光。

  李陽德下意識的望向不過處的陸菲妹子。

  陸菲身邊一個齊肩短發的姑娘突然眼睛一亮:“我說菲菲啊,書航同學就是上次在跑道上秀肌肉的男生不?”

  “哈哈,應該……是吧。”陸菲心中涌上淡淡危機感——炎炎夏日還很漫長,再不下手的話,更多人發現書航的優點,他會不會被人搶走?

  “如果他是上次在跑道上秀肌肉的,那這速度還不是他的最快速度吧?”齊肩短發姑娘低聲道。

  記得當時那男生圍著操場跑了不知多少圈,都是以沖刺的速度在跑的?

  黑乎乎同學感覺世界觀有點崩壞。這么久的沖刺下來,這小白臉竟然臉不紅,氣不喘;看上去游刃有余?

  不可能,這家伙一定是在強撐著。

  像這樣沖刺奔跑,極耗體力。自己都有種撐不下去的感覺,小白臉一定再跑一會兒就要倒下了,肯定是這樣的。

  黑乎乎同學咬牙,同時稍稍放緩自己的步伐。畢竟就算是他,也不可能以沖刺的速度跑完五千米。

  “同學,你的速度有些慢下來了。這樣下去的話,你可無法甩我一條街的。”聲后,傳來了宋書航那平靜的聲音。

  “呼呼……你什么意思?”黑乎乎同學喘氣如牛。

  “你要放慢步伐的話,我就要超過你了。”宋書航很友好的提示道,說話間他稍稍加快了點速度,將兩人的距離拉到半米左右。

  “呼呼,我剛才只是調整下呼吸。接下來才會拿出我真正的實力,你看著吧,別說是一條街,我至少甩你兩條街以上。”黑乎首同學怒道,他咬緊牙關,重新開始埋頭苦奔起來。

  能堅持住的,以他的體力沖刺上三圈左右,然后再放緩步伐好好休息。就算在放緩的時候會被別人超過,但在最后三圈的時候,他就能重新攢足體力沖刺,奪回第一位。

  現在,最重要的是在這三圈沖刺時間里,將小白臉徹底甩開,讓他見識到和自己間的差距——長跑健將和區區一個小白臉之間的差距!

  “吼吼吼。”黑乎乎同學重新撒腿狂奔,口水飛濺。

  他和書航間的距離,再次拉開到一米距離。

  宋書航雙眸含著欣慰的微笑,再次跟在黑乎乎同學的背后,緩緩中奔跑起來。保持和他同樣的速度,維持著一米的距離。不多一分也不少一毫。

  “唉,那位黑黑的家伙和宋書航怎么一開始就拼命沖刺了?這樣下去他們堅持不到五千米吧?”書航的同學疑惑問道。

  “還有那黑大個跑起來的樣子感覺有些惡心啊。”

  黑乎乎同學撒足狂奔時如同瘋鹿,飛濺的口水讓他感覺是在口吐白沫。

  很快,三圈跑完。

  黑乎乎同學感覺自己的體力值已經快在達到臨界點,但是——他轉過頭時便能看到那小白臉還是牢牢跟在他一米之后,根本沒有被甩開。

  “怎么可能,呼呼,你為什么還能跟上我?”黑乎乎同學失態至極:“像你這樣小白臉,呼呼~為什么還不倒下?你快給我倒下去啊!”

  為什么這家伙這么會跑?而且會有如此充沛的體力?!

  “同學,才三圈多一點點,還有九圈呢,為什么放慢腳步了?”宋書航的聲音再次響起。

  “開什么玩笑,你應該很累了吧,呼呼~不要勉強自己了,快點倒下吧!”黑乎乎同學叫道。

  “不會倒下的,我感覺自己還能跑很久很久。”宋書航溫和的笑道:“另外,你也應該還有體力,需要我幫你一下嗎?”

  “什么意思?呼呼~你這個混蛋。”黑乎乎同學怒極道,他感覺自己被嘲諷了。

  宋書航輕吸口氣,凝聚精神力,壓迫向黑乎乎同學。這是精神震懾的運用竅門。不過宋書航控制著精神震懾的程度,讓黑乎乎同學能夠感覺到恐懼,但卻不會像之前那位美女老師那樣被嚇到崩潰。

  此時黑乎乎同學感覺背后有只兇猛的惡獸在他背后追趕著他,欲擇他而食。

  “啊啊啊啊。”他大聲怪叫,使出吃奶的勁狂奔起來。

  好可怕,好可怕!

  “果然還是能繼續跑,而且跑的很快。人總是有惰性,會讓人停住腳步的不是身體上的疲憊,而是自己意識對自身的‘限制’,認為自己只能沖刺這點距離,所以就放慢了腳步。事實上還是能繼續跑的很快的。”宋書航跟在黑乎乎同學的身后,很‘專業’的評價道。

  又做了件好事了吧,真是愉悅?

  “加油啊,你可是要甩我一條街的男人啊。”宋書航在后面為黑乎乎同學加油道。

  “啊啊啊啊!”黑乎乎同學大叫著,眼淚、汗水、鼻涕、口水糊了一臉。讓他看上去格外的慘烈。

  而書航還是緊跟在他一米之外。

  一圈、又一圈。再一圈,再來一圈!

  恐懼能刺激人的身體極限,黑乎乎同學此時就被激發出了所有的潛能。五千米的距離,在名為恐懼的外掛下,似乎也不是那么遙遠。

  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望著如瘋獸般在狂奔的黑乎乎同學。

  如果他再這樣狂奔下去,會不會破了世界紀錄?

  狂奔,不知疲憊的邁開腳步,黑乎乎同學感覺自己的雙腿早已麻痹沒有知覺。腹內更是翻江倒海般的難受,好想吐。

  這是他有生以來跑的最快的一次。亦是最累、最痛苦的一次。

  但辛苦總算是有回報——只剩下最后半圈了。

  他是勝利者,他比身后的小白臉要快!即使,只快一米!

  黑乎乎同學已經接近口吐白沫。

  距離終點站,已經只有幾步之距了。而他們已經超了第三名選手足足三圈的距離,這可是個讓人驚訝的數據。

  “我才是最終的贏家!”黑乎乎同學鼓起余力,如餓狼撲向終點線。

  只差十幾米距離了,這是一個沖刺的距離!

  勝利的果實已經唾手可得。

  就在這時,在他馬上要沖到終點之際,一道身影如呼嘯的狂風,從他身邊‘嗖’一下穿過。

  那么的狂猛和迅捷!

  速度太快了,他甚至無法看清對方是誰。

  一直等到對方站到終點高舉雙手時,他才看清是誰。

  黑乎乎同學的心肝一瞬間就抽痛起來。

  是那個小白臉!

  在這最后的時刻,對方爆發,從容地他身邊超過,比他更快,抵達終點站。

  “本來這第一名讓給你也無所謂的啦,不過我可答就朋友要贏下了,所以很遺憾,我不能將這個第一名讓給你呢。”終點線上,小白臉轉過頭來,朝他爽朗的笑著,并對著他堅起了大拇指:“但你是個很不錯的對手,加油,亞軍是你的!”

  亞軍、亞軍……是你的,是你的!

  這一刻,黑乎乎同學感覺好心塞。

  “嘔!”他翻江倒海的腹內終于忍耐不住。同時,失去了冠軍的信念支撐,他的左腿一軟,急速奔跑中的他沒能踩穩,絆倒倒在地!在沖刺慣性之下,整個人在地面拖出老長的距離……

  此時,黑乎乎同學距離終點站僅有——三五步之距!

  但是這距離,對此時的他簡直是天地之距,是無法跨越的鴻溝。

  宋書航抓了抓后腦,感嘆道:“可惜了,就像遷移的候鳥一樣,沒倒在漫長的旅途中,卻倒在了終點之前的沙灘上,是個很好的對手啊。”

  黑乎乎同學終于雙眼一黑,暈厥了過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