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十七章 又一個加急空運快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我的確知道一些,不過那都是四十年前的情報了。”七生符府主輕聲解釋道:“四十三年前,我正在滿世界亂跑。途中經過了華夏東部區域的一個村落,當時,那個村落整村的人都被人用殘忍手法血祭,無一活口。為的就是人為制造怨恨,凝聚怨鬼。這是邪道鬼修的手段。”

  “我當年怒極,發下大誓,一定要將那邪道鬼修斬草除根。事后,我追蹤了許久,很遺憾只斬了幾個無足輕重的鬼修下屬。不過,從他們的身上,我就找到了三爪痕獸頭標記。”

  七生符府主年輕時是個很有正義感的男人,正義感過盛的那種。

  而且,年輕時他性格火爆,遇上不平事時很喜歡發下大誓。

  就像邪道鬼修屠村事件,他就發下大誓,以天地為證,誓要將這群制造怨鬼的邪道鬼修們斬草除根。

  類似這樣的大誓,年輕時他發了近千個之多。

  現在他手中就有個小本本,專門記錄自己年輕時發下的大誓。

  修士的誓言,有天地為證,不可輕起。起了就要想辦法盡力去完成,否則的話心靈不得圓滿,未來晉級時會產生心魔。

  現在的七生符府主,就在淚流滿面的盡力抽空完成自己年輕時的各種誓言——明明感覺自己已經很勤勞的在完成誓言,但為毛小本本上的誓言數量還是那么多?

  有段時間,七生符府主特別想要有穿越時空的能力。然后回到過去,給年輕時發宏愿大誓的自己一記三百磅的大耳光,讓那丫的清醒一些,別給未來的自己增加負擔!

  話題轉回。

  “聽藥師兄提起,你現在手中有爪痕獸頭牌鬼修們的線索?”七生符府主詢問道。

  “有一點小線索,也多虧了藥師前輩的幫助。如果順利的話,在這幾天內能找到這個組織的壇主大概位置。”宋書航答道,關于壇主的情報,還是今晚從長臂男子口中得知的。

  “真是妙極,這些邪道鬼修,人人得而誅之。可惜我現身處華西區域,有事纏身,無法前去助你一臂之力。”七生符府主有些郁悶,又道:“所以,小友你發個收件地址給我。明兒我快遞寄幾枚符寶予你,希望能對你有所幫助。”

  符寶?宋書航腦海中馬上想起羽柔子大戰靈鬼時,手中甩出的金燦燦符紙!

  “最后,書山壓力大道友,道號是一個修士的臉面。你的道號,有些別扭,而且叫起來也不順口。最好還是改個道號比較好!記得發個能寄到的收件地址給我,我一會兒就給你發個快遞哈。”言罷,七生符府主迅速掛掉了電話。他是怕宋書航拒絕他的好意。

  “……”宋書航。

  書山壓力大只是我的聊天號昵稱,不是我的道號啊!

  或許自己應該改個昵稱了?

  否則萬一所有人都認為這是自己的道號,以后見面一口一個‘書山壓力大道友’、‘書山壓力大前輩’啥的,聽著心肝都疼。

  接著,宋書航又調出短信模板,將自己的收件地址編輯妥當,發給七生符府主。

  事實上,七生符府主用不著那么快掛電話的。

  宋書航不是打腫臉充胖子的人,他知道自己和對手‘壇主’間實力的差距。這個時候無論是符寶支援也好,親自過來助拳也罷,宋書航絕對不會拒絕任何人的好意。

  事關性命,臉皮何用?

  “不知道七生符府主支援我的是什么符寶呢?”

  符寶啊!

  羽柔子那張金色符紙,一紙下去就能將兩只靈鬼壓迫的死死的,威力很大。

  對于宋書航來說,這無疑是雪中送炭!

  6月7日,烈日炎炎。

  每年的這個時候,正是高中學子們苦逼又緊張的日子,華夏的高考每年都安排在這一天開始。

  而每年這個時候,江南大學城就會很幸災樂禍的開運動會,深刻體現出江南大學城高層們對苦逼高考生們的深深惡意。

  其中五千米男子長跑就在運動會第一天上午舉行比賽。

  作為參賽選手,宋書航起了個大早,要去舒展下筋骨,然后隨便拿個第一回來意思一下吧?

  一起床時,他摸到了放在床側的黑色飛劍。

  飛劍本是滴血不沾的寶物,書航卻有種能嗅到其上血腥味的錯覺。

  “果然不是夢啊。”宋書航自言自語。

  昨天……第一次砍人了,而且砍的是腦袋。長臂男子頭顱沖天而起的畫面還印在他腦海中,作為宋書航人生拿下的第一滴血,這長臂男子的模樣會留在宋書航腦海里很長時間。

  “接下來,還有那個壇主。”宋書航抓緊手中的飛劍。

  對方誤認為自己是‘高人’,嚇的撤離了江南區。但宋書航不能將自已和家人的安危寄托于敵人的‘誤會’之上。

  不將這大麻煩解決,宋書航寢食難安。好在,最遲今天下午就會有線索了。

  起床洗漱完畢,宋書航打開宿舍大門,要去活動一下身體。

  門一打開,他便發現門口站著一個笑容可掬的西裝大漢。

  老眼熟了,是誰來著?

  “書航同學,我們又見面了。我是豐收速遞的小江,這次又有個快遞。”西裝大漢辛苦的擠出和善的笑容。

  想起來了,是豐收速遞的司馬江先生。

  上次送快遞時,宋書航不知他的身份,以為他只是個快遞小哥,所以稱呼他小江。當時,司馬江嘴角不由自主的抽動了一下——他大小也算是個人物,小江這種稱呼也太雷人了。

  但這一次,他自己改口自稱為‘小江’。三天時間、兩個快遞、不同的寄件人和地址,相同是寄件之人的來頭大的嚇人。

  這個小江,他現在當定了啊!別說是小江,小小江甚至是小小小江都沒問題!,

  看到司馬江后,宋書航馬上想到了昨天七生符府主說過,要寄個快遞過來。

  凌晨時才寄出的快遞,早上六點多就到了?這是何等神速?

  “小江早安啊,又是加急空運過來的?”宋書航詢問道。

  “是啊,來自華西區的加急快遞。由我親自駕飛機連夜出發接件,并以最快的速度送到書航同學你手中,沒耽誤書航同學的時間吧?”司馬江從懷中掏出一個手機盒大小的快遞。

  層層包裹,封閉的很嚴實。

  “沒耽誤,來的正好呢。辛苦你了,在哪簽字?”宋書航倒是很信任這位快遞員小江,對方上次送的貨也是一件不差。

  “在這里簽字就可以了。”司馬江遞上了簽字筆。

  書航簽名時又想起通玄大師的那柄黑鐵飛劍,順口問道:“對了小江,過幾天我可能有個快遞要寄,到時候我聯系你哈。”

  過幾天等他處理完‘壇主’事件后,就要將通玄大師的劍寄回去了。豐收速運服務態度好到爆,宋書航自然就先想到他了。

  “是送往哪的?需要我用空運加急嗎?”司馬江頓時眼睛一亮,欣喜道。

  “不用不用,收件人不是很急,普通快遞就可以了。那過幾天我要寄時就聯系你。”宋書航笑道。

  “沒問題,二十四小時隨時可以聯系我!”司馬江面帶笑容,服務態度五星級三十二個贊。

  宋書航抓著快遞盒子,七生符府主說的符器,會是什么模樣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