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十六章 七生符府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待書航離開后,江紫煙的身影出現在婚照館樓頂。

  她撥通了藥師的電話,懶洋洋道:“藥師,書航已經平安回去。”

  “還有藥師,我告訴你,我是絕對不會放棄的。你不要老想著將我從你身邊支使出去,沒用的。”言罷,不等藥師說話,她便結束了通話。

  “我想要的東西就一定要得到。”江紫煙喃喃道。

  她從樓頂一躍而下,來到長臂男子宋書航毀尸滅跡的地方,掐了法訣施展了個小法術,將此地的痕跡徹底清除。

  宋書航做的已經很好,不過,在一些擅長追蹤的修士眼中還是會有很多痕跡。江紫煙除去的就是這些痕跡。

  這些經驗,等宋書航實力修為增強之后便會慢慢掌握,并無大礙。

  書航將趙雅雅平安送回,又為順路室友帶了吃的、喝的。

  回到宿舍,躺在床上。腦海中的‘真我’散去,斬殺長臂男子的經歷在他腦海中反復回放。

  有些后怕,有些不適應,還有些刺激……就像助人為樂時帶給他愉悅感一樣。

  三個室友還在大呼小叫的開黑坑人。

  宋書航休息了片刻,從口袋中掏出那塊三爪痕獸頭牌子。然后他打開手機,將獸頭牌子拍了張照片,發到九洲一號群中。

  然后又在群里問道:“前輩,有人知道這個牌子是什么修士組織嗎?”

  剛發上去后不久,就有前輩回復。

  第一個回復他的果然是‘永遠在線的斗士’北河散人:“沒見過,也沒聽說過類似的東西。估計是哪個角落的不起眼小組織吧?”

  聽到這里,宋書航心中卻是一定——北河散人是群里的萬事通,群里每一個成員的情況他都是了如指掌。他都沒聽過的話,這個三爪痕獸頭牌子代表的組織,基本就不是群里哪位前輩的勢力。

  宋書航之前還擔心獸頭牌子是群里哪位前輩的手下勢力,那樣處理起來會很麻煩。

  “宋前輩,這牌子代表的組織很重要?”羽柔子這個點竟然還在線,她從回到靈蝶島后,每天一到晚上就是打座練功的時間,雷打不動。

  “對我個人而言是蠻重要的。”宋書航回復道。

  “那我幫你去問問我爹去。”羽柔子興奮道,然后她飛快下線,跑去找靈蝶尊者去了。

  北河散人又詢問道:“是敵是友?”

  “是敵。”書航簡潔道。

  北河散人:“能解決嗎?需要幫助不?”

  宋書航回道:“正在尋找它們的蹤跡,有點線索。如果真不行的話我會向前輩們尋求幫助的。”

  “藥師還在你那里不?”北河散人有些擔心,畢竟書航這兩天才剛入門,實力低微。

  “藥師前輩還在,他可能還會留幾天時間。”

  “那便好。”北河散人放心了些。

  這時,羽柔子回來,上線道:“宋前輩,我爹也不知道這東西,應該是那種不入流的小組織吧對了,等明兒我將靈鬼契約陣法搞定,到時候我去幫宋前輩推平這小組織吧,到時候正好可以試試新契約的靈鬼的威力!”

  有羽柔子姑娘歡快的發言,宋書航心情好了很多:“謝謝。”

  “然后等我們推了那小組織后,前輩我們再一起去東海附近尋找神秘島吧。聽說有人在那發現了傳說中的‘飄浮于空中的神秘島’,隱約可見其中鳥語花香、靈氣充足,至還有很多已經滅絕的生物生存其中。肯定很刺激。”羽柔子已經腦洞大開,不知道想到哪去了。

  狂刀三浪上線,見狀習慣性吐槽:“然而,羽柔子姑娘,你要先和靈鬼完成契約才行!”

  羽柔子號戰艦被一炮轟沉。

  “咱今晚就和靈鬼契約陣拼了!”長腿姑娘叫道。

  言罷,她迅速下線,可能是去和靈鬼契約陣奮斗去了。

  北河散人發了個笑臉,同時又道:“話說,羽柔子姑娘剛才提起的那個出現于東海附近的神秘島,有沒有道友要組隊一起去看看的?”

  北河散人話音一落,群里很多潛水前輩紛紛冒頭,開始討論組隊刷神秘島副本。

  群里開始熱鬧起來。

  宋書航劃動著手機屏幕,嘴角不自覺浮現微笑。

  滴滴滴。

  這時,突然有人私聊書航。

  宋書航點開一看,卻是剛才離線遁的羽柔子姑娘。

  “宋前輩,你今天是不是發生什么事了?感覺今天你有點怪怪的。”羽柔子很關心的詢問。

  怪怪的?宋書航疑惑的將自己的聊天記錄從頭翻到尾,但壓根看不出自己言詞間有什么怪異之處。

  他抓了抓頭,這都能感覺出自己今天狀態不對,是女人傳說中的神奇第六感?

  “若是說發生了什么事,今天我殺人了。”宋書航想了想后,在鍵盤上輕輕敲下這行字:“我親手一劍砍下了他的腦袋,看著他的頭顱飛起。現在回想起來……簡直像作夢一樣不切實際。”

  不知為何,敲出這行字后,宋書航只感覺心中一松。就仿佛有塊壓在胸口的大石被人搬走了一樣。

  “前輩第一次殺生?后悔嗎?”羽柔子很快回復——她腦海中回想著那年自己第一次出手后,父親靈蝶尊者安慰她的情景。

  她不懂得如何安慰別人,不過她可以學著父親當年安慰她的過程,照搬過來用用。學以致用嘛!

  “不后悔。”宋書航堅定的敲下這三字,就算時光倒流,他依舊會毫不猶豫的斬出那一劍!

  “我看到了前輩的覺悟和你斬出那一劍的信念,宋前輩,你不去想太多雜事。現在,你只需記住自己為什么揮劍,堅定自己揮劍時的信念。只要你的信念是堅定和正確的,那就是無悔的選擇。不用給自己壓力,我會一直在你身后支持你。”羽柔子溫柔道。

  此時敲下這一行字時,她的臉上隱約泛著圣母的光輝。

  “謝謝。”宋書航臉上露出柔和的笑意。羽柔子的安慰顯的很別扭,讓宋書航有種面對長輩時的感覺。但她的這份心意,宋書航是真真確確的收到了。

  “不客氣,前輩。我現在去和契約陣法拼了!等我契約完畢,就去找前輩探險神秘島!”羽柔子言罷,滿意下線。

  能幫助到宋書航前輩,她很開心啊。

  而此時,在靈蝶島的一角。

  靈蝶尊者望著手機中女兒和宋江書航的對話,已經哭暈在廁所。

  尊者,又在偷偷登陸女兒的賬號~~

  凌晨三點左右。

  宋書航早已入睡,但他身上的精神力不時的會活性化,這是保護精神力警惕的竅門。由于他白天一直在維持‘警惕’法門,身體在短時間內擁有了慣性。所以,即使在睡覺時,身體也不時的會激活精神力,維持警惕的狀態。

  這一切,連他自己都沒注意到。

  迷迷糊糊中,宋書航聽到自己手機的鈴聲。

  他迅速睜開眼睛,將其關到靜音狀態,免得打擾到熟睡中的室友。然后他拿起手機看了看來電顯示。

  是個陌生的號碼,前面區號顯示是華西區域。

  是詐騙電話嗎?宋書航習慣性的按了接聽按鈕——和騙子侃大山是書航和室友們很喜歡做的事情。

  特別是李陽德,這家伙和所有程序猿一樣都是典型的外悶內騷型,語音調戲手法是層出不窮。每當遇上女騙子時,戰斗力更是普通狀態的三倍速,女騙子會哭的好不好?

  “是書山壓力大道友嗎?”電話中傳出一個年輕的男子聲音。

  不是騙子,書山壓力大是他的聊天號,再加上道友的稱呼,是九洲一號群的前輩?

  宋書航揉了揉眼睛,馬上清醒了過來:“你好,我是。”

  “小友你在睡覺?那我就長話短說了。”那年輕的聲音笑道:“我是九洲一號群里的七生符府主,另外,你的號碼是我通過藥師兄那詢問到的。我主要是想問下關于你晚上在群里發了那個三爪痕的獸頭牌子。”

  “前輩有那個組織的消息嗎?”宋書航徹底清醒了過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