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八章 被嚇哭的女導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這種狀態,超棒啊。”宋書航雙眼發亮,在這種狀態下他能清晰感覺到自身和自身邊上的一切。若是自己修煉《金剛基礎拳法》時附加上這種狀態,自己對拳法理解將會更深刻,修煉時事半功倍!

  “想要一直維持精神力的活性化,還需要更加更加努力的鍛煉啊。”宋書航暗道。

  接著他繼續休息片刻,恢復消耗的精神力。

  不知不覺間,第一節課已經過去了半節。

  三個室友還沒有過來……那幾個家伙昨天被宋書航一個人灌醉,現在不會還在躺尸吧?

  時間尚早,精神恢復后,書航開始嘗試最后一個精神力運用的竅門。

  可以給精神力比自己差的人形成壓迫,讓對方感覺到驚恐、害怕、壓力山大等之類的負面影響。如果對方精神力和施術者之間差距很大,對方還可能出現微弱的幻覺。

  宋書航一邊按著竅門凝聚自己的精神力,另一邊在班級中尋找合適的壓迫對像。如果三個室友在的話,宋書航肯定要將這往他們身上試試。

  死黨和好哥們就是用來坑的嘛!

  可惜那三個家伙沒過來上課,那么只好在班級中找個和自己關系比較好、或是和自己曾經有矛盾的人試試了?

  宋書航如此想著,腦袋四處轉動,尋找著目標。

  正當這時,突然,耳邊響起了有人在叫他的名字。

  “那位是宋書航同學吧,這個問題,你來解答一下。”講臺上,一位剪著齊耳短發,看上去很年輕、很干練的女導師對照著學生名單上的照片,指名宋書航解答問題。

  這位女導師是江南大學城新來的導師,因為仁水老師雙腿摔斷的關系,她這一個月都會暫代仁水導師的課程。

  從一開始上課,她就看到宋書航豎著課本在那玩手機。

  好吧,玩手機也就算了,畢竟這里是大學,大家都是成年人。但是后來,宋書航還抬起頭來在班級中四處察看,腦袋轉來轉去。

  女人的第六感告訴她,這位叫宋書航的同學,是想干什么壞事?!

  所以,她對照著照片找到了宋書航的名字,指名讓他起來回答問題。

  宋書航聽到女導師的叫喚,下意識的就站了起來,雙眼望向這位年輕的女導師。然后……悲劇發生了!

  宋書航剛才一直在凝聚著,正在班級中尋找試驗小白鼠。早已經蓄勢待發。

  被突然人叫喚,轉過頭來望向女導師后,箭在弦上的找到了目標,朝著女導師狠狠壓了過去。

  宋書航心中大叫不好。

  年輕的女導師和宋書航雙目相對,突然感覺頭暈目眩。

  緊接著,她感覺宋書航那雙眼睛無限放大,占據了自己所有的視線。如欲擇人而食的兇獸之眼,死死盯著自己。那種壓迫感,簡直像大樓倒塌要壓在自己身上一樣。

  好恐怖!

  這位宋書航同學的眼睛好恐怖,這位宋書航同學好恐怖!他這是在發怒?他不會是要打我吧?

  不知為何,年輕的女導師越想越是害怕,眼淚不由從眼眶中滑落,淚流滿面,怎么都止不住。

  裙子下,她的雙腿更是在不斷的顫抖,發軟,站都站不穩。

  “哇……對不起,對不起!哇嗚……”年輕的女導師突然大哭起來,她抹著眼淚:“我不會再叫你的名字了,請你不要打我,嗚嗚……好可怕……請饒過我……”

  一邊這么哭喊著,女導師抹著眼睛,如同狗血韓劇中的女主角飆著淚,推門狂奔而去,教室的走廊上還能聽到她哭聲的悠長回音。

  這就是傳說中的‘淚奔’啊!

  教室中所有同學呆若木雞,都不知道剛才發生了什么事。在同學們的視線中,女導師叫宋書航起身回答問題,然后宋書航站了起來,啥都沒做呢,女導師就淚奔了。

  期間發生了什么事?難道是時間停止了?

  現在,身為當事人之一的年輕女導師跑了,那所有人自然而然的就將目光凝聚到宋書航身上。

  “尼瑪!”宋書航心中萬馬奔騰。

  怎么感覺自己像是十惡不赦的大惡人?而且就算扔進惡人谷都能排入四大惡人的那種?

  他已經能想像:等下下午,江南大學城就會傳出‘機械設計與制造學院19系43班’的宋書航同學,在課堂上公然欺侮新人女教師,導致女導師放聲大哭,淚奔而逃的惡聞。

  “不幸啊!”宋書航捂臉,感覺好想死。

  宋書航很快就被班級的輔導員叫到了辦公室去了。

  輔導員也姓宋,微胖,戴雙厚重的黑框眼鏡。這是位難得一見的人物,一般就是開學時露個面,然后有什么重大事件時出來通知下,平日里都是神龍見首不見尾的。

  “宋書航同學,能跟我說一下,剛才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我現在都還糊涂著。”宋輔導員現在都是一頭霧水,莫名其妙。

  他叫宋書航過來之前,就打電話向班級的班長了解過事情的經過。但聽過班長的描述,他反而更加迷茫了——班長和其他同學們只是說女導師叫了宋書航起來回答問題,然后宋書航起來了,還沒來的及回答問題,女導師突然淚奔了。

  過程就是這么簡單。

  但問題是,女導師為什么突然要淚奔啊!

  他望向身邊,年輕地女導師還在不停的抽泣,雙手不停抹淚。見到宋書航過來時,還不由自主的縮了縮身體,就像是孩子做了壞事后看到家長一樣。

  輔導員對宋書航也有印象,在他記憶中,宋書航一向是個很好的學生。助人為樂,待人和善,而且成績也不錯。若每一個學生都像宋書航這樣,他這輔導員就不要太幸福。

  可就是這樣一個可以稱為是好人的學生,為毛會把年輕的女導師嚇成這樣?

  宋書航努力保持自己面部表情不要崩潰,盡量用正常的語氣道:“宋導,其實我也是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我就是站起來準備回答問題,但我還沒開口,導師她突然就大哭著逃走了,我到現在都還悶著呢!”

  說著,他將之前教室發生的事情‘簡單’地描述了一遍。

  宋書航的回答毫無問題,和班級中所有學生描述的過程是一致的。

  那么問題果然出現在年輕的女導師身上?

  宋輔導員又望向女導師:“苗曉老師,到底發生了什么事嗎?妳不要一直哭吖?”

  女導師此時已經冷靜了下來,她現在羞到要命——她都不知道自己剛才是在干嘛,明明只是和宋書航對了一眼,對方什么都沒做,她竟然被莫名其妙的嚇哭了?

  簡直是莫名其妙的失態啊。

  “對不起,宋同學。”她硬著頭皮站起來,向宋書航道歉道:“我剛才……嚶嚶……自己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嚶嚶……看到宋同學時,就感覺到很可怕……嚶嚶,然后,就逃了。”

  抽泣不斷,干練的女導師此時看上去楚楚可憐。

  “……”宋輔導員此時的內心,大約是山崩海哮的崩潰。他好想站起來沖著女導師咆哮怒吼,但看到在不斷抽泣的女導師,他只能強行忍住了咆哮的欲望。

  果然還是太年輕了啊,雖然教學手法很出色,講起課來也是通俗易懂深受學生喜歡。但做為一名導師,心理素質不行啊。

  “對不起,真的對不起。嚶嚶,我會向所有同學們解釋的。”女導師不是個死要面子的人,反而有直爽的一面,知道是自己錯后,馬上就準備解決這問題。

  她這么直爽,宋書航罪惡感更重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