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五章 尋覓敵蹤的線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宋書航還是第一次看這群空間。以前光顧著聊天記錄,竟然沒想過群空間中有這么多奇葩的文件。

  這些,應該是讓閉關出來的修士前輩們能更快掌握、融入現代化的知識吧。不過看著都感覺好吊,合法身份證、個人信息都能制造?九洲一號群里的隱藏能量還包括著對正常世界的影響啊。

  “前輩,這位獻公居士是誰?”書航指著最后一個文件,疑惑問道。是什么樣的悲劇?

  藥師聽到這問題時,一臉唏噓:“啊,那是一位實力高深的前輩。”

  “大約在兩百多年前吧,獻公前輩悄悄找了個人煙荒蕪的地方開始閉關修煉。在他閉關了百多年后……正當他閉關到正爽時,突然有一顆叫原子彈的東西在他閉關之處的正上方爆炸了。”

  “怎么說呢,當時真是危險啊!要不是獻公前輩實力高強,還有他閉關之處有上百層的防御陣法,說不定那次他就要死翹翹了。而且,即使保住了性命,那位前輩休整了數十年,才漸漸恢復過來。現在原子彈三字還是他的禁忌詞呢。誰敢在他面前提這詞,他就會翻臉的喲。”

  宋書航認為,這位獻公前輩肯定是位在牛a和牛c間徘徊的前輩,受到人類現階段公布的終極武器——核彈的正面攻擊,都還能活下來。只能默默獻上膝蓋。

  藥師說到這里,還心有余悸道:“這幾十年來,人類展的度太快了。讓我們這些動不動閉關數十年的修士都感覺有些跟不上,最近閉關出來的道友都要學習好多日常知識。同樣迅展的還有人類的作死能力,一天強過一天。聽說現在全球的核武器足夠將人類滅上好幾十回還是幾百回來著?也不知道是真是假。反正現在,有很多前輩都在擔心,他們都怕自己哪天閉關出來,世界已經毀滅了。這還是好的——更讓很多人擔心是,說不定某天閉關正爽歪歪時,突然頭頂上好幾百個核武器下來,就這樣不明不白的掛掉了。”

  幾百個核武器,應該不會吧?就算是人類再瘋狂,也不會往一個地方扔這么多核武器。宋書航剛想這么說,突然又想起了‘核武器銷毀’這一特殊情況。

  說不定就真有數量很多的核武器被集中在一個地方銷毀,轟轟轟的炸開了呢?

  “……”這一刻,他真不知道要用什么表情來面對藥師。

  總感覺從遇上九洲一號群里道友后,自己想象中的‘修士’形像一直在幻滅。說好的世外高人形像,說好的飄逸仙氣的修士,連鬼影都沒見到哇。

  “找到了,這個。”這時,藥師在群空間中拉了半天,拉到了一個文件。

  《關于精神力的初步應用研究討論整理——醉月居士》

  藥師道:“這里就有你想要的東西有用精神力察探自己身邊有沒有潛伏者、跟蹤者的應用方法,也有筑基修士可以用精神力讓自己感官變的更敏銳,從而增加緊惕力的方法。簡單實用,你回頭先自己看一下,再嘗試練一下。這文件是醉月居士無償提供,不用付任何代價的。”

  因為群里的都是高人,這種精神力的初步應用對他們而言太低級了。就像藥師在群里公布‘簡化液體液配方’一樣,有用到的人就主動欠他一個人情,沒用到的看看就好。

  藥師又道:“如果有不懂的就過來問我,上午我先整理一下煉丹房,下午會有空閑時間,到時正好需要你來配合我實驗淬體液丹方。”

  “謝謝前輩。”宋書航道,接著他又看到作者‘醉月居士’的名字:“話說,醉月居士這名字好眼熟。”

  隱約記得,這是位經常有在群里冒頭聊天的前輩,但為啥自己總是記不住他呢?

  “哈哈,關于醉月的事情你不必介意。若是有一天你能將他記住時。你當稱呼他為‘醉月圣君’了。”藥師笑道。

  “圣君?那是什么境界嗎?”宋書航問道,他知道群里有些前輩的道號后墜和修為等級有關。比如群主黃山真君、副群主七修尊者,還有羽柔子的老爹被稱為‘靈蝶尊者’。

  “那是我只能仰望,卻不知道沒有機會抵達的境界。人前顯圣,八品玄圣。也是群里尊者前輩們追求的境界。”藥師哈哈一笑道:“那境界老遠著呢,你現在就別想那么多了。”

  宋書航點了點頭,看看時間,已經是六點三十七分。差不多要回學校準備早上的課程。

  臨走前,他又詢問道:“對了前輩,我想問一下,現階段實戰對我有沒有益處?昨天和人打了一場,雖然只是過了兩招,但感覺上在實戰的過程中,我對《金剛基礎拳法》的理解似乎更深了一點點。”

  “實戰確實能加深對拳法的理解,就像死讀書最終只會紙上談兵一樣,學以致用,實戰能帶給你很多好處。如果你有空閑的話,多多實戰吧。”藥師贊同道。

  “謝謝前輩,那么我先回去了!”宋書航揮手告別。

  當他走到門口時,卻又想起了一件事。他退了回來,不好意思笑道:“那啥,前輩。最后我還想問一下,中了您的那種毒藥后,會不會需要買一些普通藥店中能買到的草藥?”

  藥師問道:“你想通過這條線索尋找中毒的刺客嗎?不過那刺客既然中了毒,現在早已經喪命。”

  “但是那個刺客,應該還有同伴。如果我是他的同伴,在知道自己同伴中毒身亡的情況下,肯定會防備這種劇毒。然后盡可能的準備解毒之法,有備無患!”宋書航思索道:“而若是能找到這位同伴,或許我有機會順藤摸瓜找到幕后之人。甚至,很可能這同伴就是幕后之人!”

  “遇事能冷靜下來仔細分析狀況,這是種好習慣,保持下去。”藥師笑道,說著他從邊上取過紙筆,迅寫下一串的藥名。

  “只要對方是個對‘藥、毒’有所了解的修士,在接觸到我的‘劇毒’之后,至少會嘗試收集這四味藥材——當然,這四味藥材事實上不會有卵用就是了。”藥師得意道。

  他的得意之作,可不是那么容易破解的。對方能想到的藥材,只是他擺在明面上的‘陷阱’而已。其中兩數味藥材,用了反而會更加重毒性。

  “而且這四味藥并不常見,估計整個江南區藥店也沒幾家有,這樣也方便你尋找買藥之人。如果對方真去購買藥材的話,就會留下線索。”藥師補充道。

  “謝謝前輩。”宋書航接過這張紙條。

  在毫無頭緒的情況下,至少有了這條線索。接下來,就是牢牢抓住這條線索,將幕后的雜碎找出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