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三章 江紫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終有一天,自己也能像前輩一樣施展各種法術吧?宋書航心中暗道。

  這時,短發女子雙手張開,抱起煉丹爐的一頭,舉起走了兩步,皺了皺眉頭。

  她放下了爐子,轉過頭來盯住宋書航。

  “是宋書航?”她挑了挑眉頭:“幫我一起抬抬唄,幫助有困難的漂亮女士是每個男人的必修課啊!”

  “你認識我?”宋書航疑惑問道,上前幫女子抬起煉丹爐。

  煉丹爐并沒有多重,只是因為體積有點大,一個人抬著不容易,兩個人就很輕松。

  “別問這么蠢的問題唄,你應該要一眼就看出我和藥師之間的親密關系。然后再馬上想到我從藥師那知道你也是很正常的事。”女子面無表情道。

  誰也做不到一眼看出妳和藥師的親密關系吧?!

  宋書航心中吐槽,然后問道:“親密關系?妳是藥師前輩的道侶?”

  “不……我現在暫時還只是他的弟子。江紫煙,我現在使用的名字,至少接下來三十年內不會換的名字。”感覺上,在宋書航講到‘道侶’一詞時,她的心情好了些:“聽藥師說他要跑到江南區這里做個研究,我只好在后頭將他的煉丹爐給運過來。他這個人一旦研究起來什么都不顧,需要有個人照顧他的生活。替他護理頭發、整理衣服、囑咐他定時修煉、吃飯。”

  說話間,兩人已經開到了三樓,這里是藥師暫時的煉丹室。

  門被打開,宋書航看到了煥然一新的房間。

  還有……煥然一新的藥師前輩。

  不再是和他見面時的殺馬特模樣,但是現在的藥師前輩要怎么去形容好呢?

  先說說發型吧,長長的爆炸頭被精心護理過,現在藥師的頭發被扎成一條條小辮子,而且……還是沖天辮!

  細數之下,足有二十多條沖天辮,讓藥師的腦袋顯的像森林似的。而且很多小辮子上還系著可愛的裝飾物。

  說實話,宋書航真心感覺這不如爆炸頭來的好看。

  還有黑眼圈依舊在,但這次……黑眼圈真的變成煙熏妝了!

  因為宋書航的眼睛能看到,隨著藥師眨眼的動作,他的黑色眼圈邊上會不時有閃亮地光澤,那是化妝用的眼影。

  宋書航的胃有點受不了,開始抽搐起來。

  感覺吧,藥師現在的模樣還不如不護理呢——殺馬特的藥師都比現在來的帥,這簡直是怎么丑往哪整。

  江紫煙不會是怕藥師長的太帥,被別的女人搶走吧?

  她完全可以放心的,就藥師那殺馬特外形,幾乎不會有哪個姑娘看上他吧。

  藥師看到宋書航,微笑道:“喲,書航小友來啦。算算時間,你也是時候過來了。”

  “咦,前輩,您知道我早上要過來?”宋書航疑惑問道。

  “呵呵,當然。昨天夜里,你身邊應該發生了什么事吧?”藥師一臉高深莫測狀。

  果然,昨天夜里保護自己的是藥師前輩。

  宋書航心中頓時一定,答道:“是的,昨天深夜有人潛入我的住處。然后,對方留下了這把無柄刀。我住處的附近還可以聞到淡淡的血腥味,我感覺有些不太對勁。”

  說著,他取出了那把無柄的薄刀,遞給藥師。

  藥師接過無柄之刀,看了一眼又遞回給書航。然后,他瞇著眼睛問道:“你認為昨天潛入你房間的人,是想做什么?”

  宋書航回道:“我想了很多多可能,但感覺最可能的是……對方是想要干掉我。”

  江紫煙在一邊笑道:“倒沒笨到無藥可救的地步。”

  “你猜的沒錯,這無柄之刀上滿是凝固的血腥味,還有死者留下的怨念,持刀之人是經常殺戮之士無疑。說實話,本來不想讓你這么早接觸到修士世界殘酷的一面。但這就是真實的修士世界,危機不僅僅在于天劫、天災,更有……人禍。那么,書航小友,對于自己刺殺一事,你有什么感受?”藥師微笑道。

  感受?

  感受老多了,他當時的心情可復雜了!罄竹難書!

  宋書航想了想后,回道:“實話說,一開始有些后怕。感覺的警惕性太差,敵人潛入到我的床邊,竟然都沒有絲毫感覺。這也是我來找前輩的原因之一,我想至少讓自己多點警惕性。”

  猶豫了一會兒,他又有些不好意思道:“但后來,卻感覺有些……興奮。”

  “興奮?哈哈哈哈。”藥師哈哈大笑起來:“書航小友,你還真是個奇怪的家伙。”

  對于自己被刺殺的事,還會感到興奮,真的很奇怪啊。

  “怪人。”江紫煙附和道。

  藥師笑罷,開始解釋。

“昨天,我悄悄在你身上留了下一個微型陣法。抱歉,沒經過你同意就在你身上做了手腳。我布下的那層陣法可以起到少許防御作用,對修士的攻擊會產生反應。而且,陣法中還包含著一種經過我特殊處理過的藥物。提示一下,這種藥物是我曾經的得意之作呢。咳……”藥師有些羞澀,悄悄在宋書航身上放陣法終歸有些不好意思,雖說本意是想要保護他  “但在昨天深夜時,這層陣法被人斛動,其中的藥物也泄露了出來。”

  能斛動那個陣法的,只有修士,而且是帶有攻擊意圖的修士。

  “說實話,我本以為這層陣法并不會有用到的一天。我一直認為,那些跟蹤在我身后的家伙至少會有點理智。但現在看來,我顯然高估了他們。他們已經像瘋狗一般,四處亂咬。很抱歉,書航小友,給你造成了一些小麻煩。”

  藥師認為對書航出手的人就是跟蹤在他身后的那些家伙。因為除此之外,藥師再也想不到有什么修士會攻擊宋書航這個修真界菜鳥。

  江紫煙微笑接話道:“不過沒關系了,昨天潛入你房間的那人,永遠不會再出現在你面前了。”

  也就是說,昨天那個殺手,已經掛掉了?

  “會覺的殘忍嗎,書航小友?但這就是修士界。我知道你是個善良的……好人。但是你的善良和仁慈絕對不要用在你的敵人身上。這是一位前輩的患告。”藥師認真道。

  宋書航是個好人,這點從‘真我冥想經’都可以看出。所以藥師有些擔心,怕他會對敵人的心軟,這樣很容易害已害人。

  好人雖好,但爛好人就很危險了。

  “請放心吧,前輩。雖然我可能真的是個好人,但是我絕對不是那種以拯救世界為已任的救世主。我想,敵人的話,也只有死掉的敵人是最好的敵人了。”宋書航想了想后,認真回道。

  江紫煙再次道:“你果然是個怪人。”

  藥師微笑著點頭,刻板的老好人也會讓人頭痛,知道變通的好人就再好不過。

  “另外,昨天的事應該說是托藥師前輩的福,救了我一命。”宋書航回道:“其實,昨天刺殺我的人,除了可能是跟蹤藥師前輩的修士外,還有可能是因為這個。”

  宋書航掏出掛墜,露出其上那顆封魂冰珠。

  “這是我上次幫助羽柔子時的收獲……靈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