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二章 嗯,我坑了你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林濤知道自己終究會有離開學校的時間,到時候這兩米多高的漢子要是找上自己,順便想讓自己見識一下沙鍋大的拳頭的話……自己就只能在見識這拳頭有哪個型號的沙鍋大之前,先在熟悉的醫院訂個靠窗、通風、景色好的床位了。

  所以他徹底慫了,苦笑著跟宋書航和南浩猛上了宿舍的天臺。

  背后,他的幾個室友雖然好奇,但南浩猛這大塊頭的體積擺在那。幾個室友根本不敢多問什么,生怕被卷入林濤的是非中。

  雖然想幫助林濤,但有種心有余而力不足之感。

  和宋書航宿舍一樣,這里的天臺也加了鎖,宋書航沒有鑰匙……

  但是沒關系,這里又不是他的宿舍。

  在南浩猛和林濤瞪大的雙眼中,宋書航一手抓住門鎖,輕松一扯。然后,門鎖連同固定的螺絲一同被扯了下來。

  就像是扯張樹葉那么輕松。

  這已經不是力氣大可以形容了,這簡直是人形暴龍獸啊。

  林濤不由打了個冷顫。

  踏入天臺,宋書航沉聲說道:“那么現在,告訴我,是誰讓你查我的資料?”

  “我不認識那家伙。”林濤苦笑,果然書航開口是問這個問題。這是他最不想碰到的問題,因為他根本不知道答案!

  他話音一落,便看到宋書航臉色一寒。

  林濤連忙補救,他絞盡腦汁回憶道:“等下,我大約能記得他的樣子。身高約比我高一個頭,在一米八三左右;嗯,偏瘦,手臂很長。很明顯的比普通人長一大截,像長臂猿。因為臉上戴著副大墨鏡的原因,整張臉沒看清楚。嘴唇很厚,有點像腫起來的香腸。”

  “就這些了?”宋書航臉色如壓抑的火山,隨時要爆發的樣子。

  “還有一點!雖然對方在講話的時候經過了一些掩飾,但是我還是能聽出來,他本身的口音應該偏市和江南區相鄰那一帶的口音。因為我小時候生活在那里,對那里的口音很敏銳。”林濤急忙道。

  市和江南區相鄰的地域,也就是羅信街區那一帶。

  果然是因為‘靈鬼’的原因嗎?宋書航心中已經隱隱可以確定。

  “除此之外,其他的事情我知道的就不多了。而且我也沒有透露出你太多的情報,只是你的住處和你的幾個好友,還有幾個直系親屬。這些資料,學校你的同學就知道的。還有能通過校園網內弄出來的。其他的我在學校網內也查不到。對了……這,這是那個男人給我的報酬,我現在全部還給你……”林濤焦急的從口袋中摸出一打紅票子,期待能得到宋書航的諒解。

  看到這一打紅票子時,宋書航腦中最后一根理智的筋崩了。

  就因為這點錢,對方將自己的情報詳細的給了一個不知道底細的陌生人。害的他遇上性命之禍。甚至……如果不快點解決這事情,他的親友都會受到生命威脅。

  可惡!

  宋書航抓起林濤的衣領,將他狠狠拉向自己,右手握拳,一拳猛地砸在他臉上。

  這是拳法中的禁招,其名為友情破顏拳!

  林濤被打的躍飛出去,口吐鮮血,夾雜著一顆顆碎牙。

  被打中的臉更是很快紅腫起來。

  這還是宋書航最后硬是收回大部分拳力的,否則現在他含怒的一拳,一拳就能讓林濤重傷臥病在床,生活不能自理。

  現在只是打碎他幾顆牙,加上紅腫的臉,已經是宋書航極力克制自己的結果。

  林濤被打悶了,半晌才因為痛苦發出哭泣聲來。但是臉部的紅腫加上被打落一半的牙齒,就算是哭泣聲都顯的怪異,發出不太大的聲音。

  “現在起,關于我的一切最好從你的腦子里徹底抹去。否則下一次,就不是吃一拳這么簡單。”宋書航擦去拳頭上的血跡:“至于你自己的臉和牙齒,自己想辦法和別人解釋。自己打掉也好,摔倒碰的也好。總之,不要再和我扯上任何關系。希望我不會再有機會和你見面。”

  沒有下次了,如果還有下次,宋書航真的無法保證自己會不會做出過激的行為。就算是佛也只能忍三次吧?

  宋書航和南浩猛離去。

  只有林濤在天臺上不住的哭泣,地上的紅票子灑了一地。不知道這些紅票子夠不夠他鑲回半口牙齒?現在牙醫的出場費很高的樣子。

  “我說書航,你就不怕這叫林濤的回頭就告訴校方你毆打他至傷殘?然后學校讓你強行退學什么的?”南浩猛突發奇想道。

  “嗯,我一點都不怕。”宋書航意外的鎮定。

  不知為何,他的鎮定讓南浩猛有種不祥的預感。

  “因為我絕對不會承認自己毆打過他的。而且……”宋書航轉過頭來望了眼南浩猛道:“你說我為什么會讓你陪我一起來這里呢?”

  “什么意思?不是我自己要帶你過來的嗎?”南浩猛感覺有點不對勁。

  “你說,你和我誰比較顯眼?”宋書航談定道。

  南浩猛大叫道:“你坑我?”

  “嗯,我坑了你。”宋書航點頭道:“不爽打我?”

  打你妹,到時候只有我被你吊打的份。哪有我打你的份?

  南浩猛咬牙,轉身朝著天臺跑回去。他感覺自己有必要再詳細的威脅一下那位叫林濤的同學,免得對方頭腦發熱,做出不應該做的事。

  天空,太陽公公辛苦爬上高空,繼續無私揮灑著的它的光和熱。其實在這么熱的天氣里,大伙都很期望公公能罷工一兩天的。

  趁著還沒上課,宋書航來到了藥師住處。

  他有太多的問題要請教藥師前輩。

  此時,那幢獨特的三間五層的套房小院中,停著一輛樣式古老的大眾桑塔納。是那種十幾年前駕校學車用的那種方方正大的老款桑塔納。這種車在多年前已經因為老化等原因,徹底退出市場。

  沒想到現在還有人開這玩意?宋書航有點懷疑這東西現在允不允許上路。

  “有客人?”他心中暗道,又摸出鑰匙,準備打開房門。

  這時,房門卻先一步被打開。

  一位護肩長發的女子從屋內走出,她身材嬌小,大約只有一米五左右。然而氣勢卻很強,每一步踏出都有種老虎在巡視山林的氣勢。

  她斜瞄了眼宋書航,便自顧自地來到老款桑塔納邊上,打開后備箱,從中掏出一個約有一立方米大小的煉丹爐。

  隨后,只見她抬起腿,朝著煉丹爐狠狠踹了一腳,可憐的煉丹爐發出一陣悲慘的嗡鳴。

  這姑娘心情似乎不是很好,她的脾氣看上去也很差。

  “怒氣值已經爆表了啊。”宋書航心肝有些顫,感覺自己還是避開這姑娘才是。

  就在宋書航準備悄悄進屋尋找藥師之時,身后傳來一陣異響。

  然后,那個被踢了一腳的丹爐竟像充了氣一樣迅速膨脹起來,轉眼間,就長大到了和車身差不多大小的程度。

  踹一腳就能變大?

  是壓縮物體體積的法術嗎?

  千般道法,萬般神通,只有你想不到的。這便是修士!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