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一章 初次見面,我叫宋書航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那天捕捉靈鬼回來的路上,羽柔子和書航提起過,當年她父親在‘鬼燈寺’封印一只靈鬼。但羽柔子降伏的靈鬼卻有兩只。

  靈鬼可不會生孩子,那另一只靈鬼是從哪里來的?

  或許是兩只靈鬼其實是一男一女,有緣千里來相會,演澤鬼怪之間的禁忌之戀?

  又或許,是有人特意將靈鬼放入鬼燈寺培養。

  如果是前者的話,那就什么問題都沒有。

  如果是后者的話,那問題就大了!

  現在看來,后者的可能性比較大。

  “如果是后者,那他是想從我這里取回靈鬼?”宋書航眼中清徹:“然后,順帶將我弄死?”

  修士世界一直是殘酷的。

  因為擁有著凌駕世俗之上的力量,所以凡世間的法則很難約束強大的修士。

  能約束修士的只有他自己心中的道德、倫理和身為‘人’的底線。而一旦他自身的道德、倫理崩碎時,失去了自我約束,有些修士就什么事都做的出來。

  殺戮、暴戾、壓迫,視人命如草芥而任意摧殘……等等一切,構成了修士世界的險惡和殘酷。

  你拿了我的寶物,我要殺你全家。一些極端的邪派修士的確會做出這種事來。

  連筑基都沒完成的宋書航,提前接觸到了修士世界殘酷的一面。

  “當然,還不排除最后一種可能。”宋書航捏起‘封魂冰珠’,最后一種可能就是‘財寶動人心’,他之前缺乏對封魂冰珠的掩飾,可能在他不注意的時候,冰珠被心懷鬼胎之輩瞧見了。于是,那人便產生了殺人奪寶的念頭。

  若真是這種人,對受害者來說,更是該死。

  “不過對方已經進入房間,更是來到自己床邊,那為何沒有出手傷到自己?”刀片都已經掉在自己床邊,沒道理在接近成功的時候卻全身而退。

  “是有人在保護自己嗎?”宋書航想起那淡淡的血腥味。

  是藥師前輩?

  將那柄薄薄的刀片收好,宋書航準備趁早上上課之前,先去一趟藥師那里。

  他有很多疑惑要詢問前輩。

  而且他還要請教前輩,如何‘提高警惕’和‘隱藏寶物’的方法。

  洗漱過后,宋書航匆匆披上衣服,連早餐都沒來的及吃,向校外趕去。

  在他離開男生宿舍時,遠遠的便看到有一高大的身影向他揮手。

  “書航同學。”那身影接近,正是昨晚被書航吊打的大塊頭南浩猛。

  宋書航停住身形,疑惑望向他。

  “調查你信息的人,我察到了。”南浩猛靠近書航后,壓低聲音道。

  宋書航有點吃驚:“你的效率,出乎意外的快啊。”

  僅是一晚上的時間吧?

  “必須的,在這快節奏的時代,你要不加快自己的效率,就會被這世界淘汰。”南浩猛說著很有哲理的話,但配著他這大塊頭,讓人有說不出的別扭感。

  事實上,幫助書航調察的事順利的出乎南浩猛的意料。他只是讓那兩個不成器的社團成員幫忙尋找宋書航要找的人時,兩個社團成員很快就得到了消息。

  主要是他們倆那天晚上被宋書航揍了一頓后,也暗中調察了關于宋書航的一些消息。所以有基礎的情況下,很快鎖定了目標。

  “對方是誰?”宋書航現在正是需要這情報的時候。

  “是我們學校的一位學生,林濤,財務系大二的,住宿生。宿舍離這不遠,要過去看看嗎?”南浩猛回道。

  宋書航眉頭皺起,不是陌生人,而我們自己學校的學生?

  不過他很快明白過來,搜集他情報的家伙,自然不會傻到將自己擺到明面上?這年頭,只需要付出點小錢,讓人幫助收集一些關于自己的情報,容易的很。

  這學生,就是被委托的人之一吧。

  宋書航看了看時間:“時間還早,我們去看看他吧。”

  說到這里,宋書航攥緊拳頭。

  財務系男生宿舍。

  林濤難得起了個大早。他這兩天心情不錯,前天早上有個戴著大墨鏡‘人傻錢多’的家伙,給了他一筆頂他整年生活費的錢,然后讓他幫助查一下江南大學城一名叫‘宋書航’的學生。

  對方說,他自己的女兒這幾天和一個叫宋書航的學生整天混在一起,他有些擔心,所以讓林濤幫忙調查一下這宋書航學生的個人資料。

  林濤一聽就知道對方說的是謊話——但是看在這么多錢的份上,他就當對方的話是真的了。

  沒人會和票子過不去,而且只是要查一個同學的消息,舉手之勞。所以他收了錢,很干脆的去搜集了許多關于宋書航的資料。

  有了這么一筆意外之財,林濤這兩天活的很滋潤。

  叩叩,門口傳來了敲門聲音。

  “請問林濤同學是住這里嗎?”屋外傳來一個很柔和的男子聲音,光是聽聲音就讓人很容易產生親切感。

  “這么早,誰找我?”林濤心中疑惑,不過還是打開了門。

  開門的瞬間,林濤只感覺眼前黑壓壓的。一個兩米多高的鐵塔大漢面無表情的站在門口,壓迫感十足,嚇了他一跳。

  下意識的,他就想關門。

  “你就是林濤同學?”這時,那柔和的聲音再次響起。

  這刻,林濤才現在大塊頭的身邊還站著一個面目和善的學生。

  看到這男生后,林濤緊繃的心情放松了一些:“我就是,你找我什么事?”

  “初次見面,我叫宋書航。”書航臉上柔和的表情褪去。

  宋書航,這名字好耳熟?

  我艸,這不就是那‘人傻錢多’的家伙讓他調查的人嗎?

  林濤馬上領悟到不對勁,他迅向后一退,伸手就想關門。

  而宋書航則伸手,往門上輕輕一按:“看樣子林濤同學知道我呢。”

  然后,林濤現手中的門,卻是怎么也關不上了。

  他被嚇到了,這是什么怪力啊。明明看上去并不強壯的人,單手抵在門上,他使出吃奶的勁、整個人都壓在門上了,都無法將門推上半分。

  “看你的反應,我沒找錯人。那么林濤同學,你是想和我好好聊聊呢,還是想和我的拳頭好好聊聊?”宋書航咬著每個字節道——就算是他,在因為對方將自身所有情報透露出去的情況下,讓自己差一點被人殺掉,也會惱火的。

  因為這情報的原因他的好友和親屬都可能面臨危機和殺生之禍!他再不惱的話就是慈悲為懷的救世主了。

  很短的一瞬間,宋書航甚至有將對方揍到生活不能自理的念頭。

  “你別亂來,這里是學校。如果你亂來的話,誰也吃不了兜著走。”林濤慌張道。

  “多謝你的提醒。”宋書航點頭道:“那么林濤同學,你這一輩子都不會離開學校半步嗎?”

  只要你離開學校一步,就和我的拳頭好好聊聊。

  林濤又不是傻瓜,這話中的意思又豈會不明白。

  “我們找個地方好好聊聊吧,我保證將自己知道的全部告訴你。”林濤苦笑道,貪婪果然是最大的原罪之一啊。

  宋書航放開抵著門的右手,轉身向樓頂天臺位置走去。

  林濤這一刻真的很想馬上甩上門,然后向宿舍老師求救。但他悄悄看了眼那兩米高大的壯漢,咽了口口水。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