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六十章 后怕和……愉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進來。”壇主低沉喝了一聲。

  但是,門外只有‘咚’的一聲,便再無聲息。

  壇主皺起眉頭,他伸手一勾,從外衣中掏出一柄短刃。然后,他小心翼翼的靠近房門,透過貓眼望向房外。

  房門外,只見自己派出去的那位下屬正抵在房門上,一動不動。在他的身后并沒有他人影。

  得手了?

  但是,壇主心中感覺有些不妙,他迅速的打開房門,渾身肌肉緊繃,做好隨時戰斗的準備。

  房門一開,原本抵在門上的下屬突然向他倒了過來。

  壇主伸手一拉,將其拖入房間。

  他又再次仔細觀察門外,確定沒發現他人。

  “怎么回事?”他望向手中的下屬,嚴聲詢問。

  話音剛落,壇主只感覺手中一沉,手中的屬下抽搐了一下,軟軟的倒在地上。

  壇主馬上伸手在下屬手腕上一按,脈博已停止跳動,心竅氣血消散——徹底死了?連一句話都沒來的及說!

  他皺著眉頭,檢察下屬的尸體。

  下屬身上沒有一絲傷痕,沒有和人搏斗的痕跡,唯獨臉上蒙面巾上有鮮血。

  壇主小心翼翼地用短刃挑開蒙面巾,便看到下屬那發青的臉,雙眼瞪的巨大充斥著血絲,口中還有腥臭的血液流出。

  血中又夾雜著腥臭味,壇主不小心嗅到了腥味時,突然感覺腦袋有些暈眩。

  “是毒!”

  下屬是中了劇毒而死,而且這劇毒霸道至極!竟然融于下屬的身體血液中,將他一身血液化為毒血。現在,僅僅是下屬毒血散發出來的腥味中,都帶有劇毒。

  壇主急忙服下解毒丹,運轉真氣驅除體內毒素。

  僅是二次毒素,就如此霸道,這劇毒的本身會恐怖到什么程度?

  “那宋書航,果然不是凡人。”

  該死的,什么‘江南大學城大一新生’、‘剛滿十八歲的少年’、‘父母健在,待人溫和’都是假消息。

  特別是那該死的‘待人溫和’,會使用如此劇毒的家伙怎么可能會是性格溫和的人?

  這些情報都是那宋書航偽裝身份所用的,可以肯定,對方……是在紅塵歷煉!

  艸他mama啊,紅塵歷練干嘛要弄的這么逼真?真是日了狗了。

  “可惡,這毒驅除不出去!”壇主咬牙,體內的毒素竟然盤據于他體內扎根,很難驅除。想要徹底除去體內毒素,恐怕得要閉關才行。

  但現在他沒時間。

  這愚蠢的下屬,中了毒后竟然還一路來到這里,豬一樣的隊友,這是在給對手帶路啊!

  說不定那宋書航已經追著自己的下屬往這邊趕來。

  此地不宜久留!

  壇主以最快速度整理自己的物品。

  離開之前,他又在自己下屬尸體上灑了一些化尸液,毀尸滅跡。

  做完一切后,壇主掩住口鼻,從酒店的窗戶一躍而出,在夜色的掩蓋下,他幾個跳躍遠離酒店。

  計劃有變等體內的劇毒驅離出去后,得想其他辦法接觸這位‘宋前輩’,從他手中換得靈鬼才行。

  夜……還很漫長。

  夜色中,有人歡樂,有人苦惱,有人憂愁……人生百態!

  6月6日清晨5點。

  宋書航睜開雙眼,精神飽滿。

  一睜眼后,他眉頭突然皺起。

  經過淬體,他的嗅覺比普通人敏銳許多,一股淡淡的血腥味在空氣中凝而不散。

  而且臥室的門竟然開啟著——六月份,宋書航和其他三位室友在睡覺時,絕對不會開啟著臥室的大門。因為這個季節正是蚊蟲最囂張的時期,如果沒有舍身喂蚊子的覺悟,就不會開門睡覺。

  “是土波他們回來了嗎?”宋書航心中猜測。

  但舉目四望,并沒有發現室友的影子。

  透過臥室,隱約可以看見天臺的落地門竟然也開啟著。

  “遇小偷了?”宋書航心中一緊,男生宿舍遇小偷也不是第一次了,特別是他們這些住二樓的,更是小偷們特喜歡光顧的樓層。

  不好,宋書航翻身躍起,自己太缺乏警惕性了!他的儲物柜中可是有著二十一副‘淬體液’的丹方藥材,這可是錢都難以買到的東西。

  若是這些藥材被盜,他非得哭暈在廁所不可。

  這一起身時,書航的目光死死盯住地面——在那里,有一片無柄的刀片。鋒利異常,泛著寒光。

  這是柄鋒利的薄刀,無柄。應該是夾在手指間使用或是配套其他工具使用,想要使用這樣的刀片,需要一定的手法技巧,非高手無法使用。這刀絕對不是用來切水果的,這是殺人不見血的兇刃。

  小偷,可用不著、也沒實力用這種偏門的兇器。

  再加上空氣中彌漫著的血腥味……對方不是小偷!

  不為財,那就是為命了?

  那對方要殺的是誰?

  還能是誰……宿舍中只有自己一人。而且,三個室友都只是普普通通的大學生,不大可能招來殺手對付他們。

  殺身之禍。

  一瞬間,宋書航小心肝都跳快了好幾拍。

  他撿起地上的刀片,腦海中千萬思緒一股腦涌上,心靈無法平靜。

  想起昨天自己睡的跟豬一樣時,有人過來想給他來一刀,頓時一陣后怕。雖然不知道對方為什么沒弄死他,但他是在生死之線上徘徊了一圈啊!

  就算已經開始筑基,然而兩天前他還是普通大學生一枚。突然遇上有人要弄死他,要是能像資深修士那般平靜就有鬼了!

  不過,宋書航只讓自己混亂了三個呼吸,便默運《真我冥想經》,讓自己強行鎮定下來。

  “我從選擇成為一名修士起,就連死都不怕了。”宋書航睜開眼睛,心志更加堅定。

  在他道出這句話,堅定自己作為一名修士的覺悟之時,《真我冥想經》有所斛動,更進一層。意識中的‘真我’散發出超凡脫俗的氣息來。這是‘真我’重新認清自己,不再是普通人,而是修士!

  再次睜開眼睛時,宋書航輕輕按向自己的心臟。

  心跳……依舊有些偏快,但不是懼怕。

  這是種從內心深處流露出來的——愉悅!

  對方的刺殺,這種可能面臨死亡的感覺,讓他感覺……很有意思!

  即使他是那個被刺殺的人。但這種不會發生在普通大學生世界‘劇本’中的事情,真正讓他感覺到娛樂、愉悅。

  那一瞬間,宋書航都有點懷疑自己是不是腦子中的某根筋搭錯了。

  “如果真是想取我性命的人,或許……跟前天在學校搜集我信息的家伙脫不了干系。”

  宋書航思索著,手指間把玩著那無柄刀片,刀片在他手指間穿梭,如同翩翩起舞的蝴蝶。

  當時從諸葛月口中得知有人搜索他情報之時,他思考過對方的身份。

  “校外的不良可以排除。他們畢竟只是普通的學生,而且生活在法制社會之下。不可能因為一點小沖突,就去請殺手這種程度——如果不良們都這么吊的話,世界早被統一了。”

  “另外,跟蹤藥師身后的尾隨者,可能性也不大。尾隨藥師的人,大部分是有求于藥師。除非是性格極端的家伙,會生出綁架我威脅藥師的想法。但這種可能性太低了。”

  “除此之外……也只有羽柔子的事件了。”宋書航拉出掛墜,望著其上的‘封魂冰珠’。

  冰珠上傳來一道道清涼氣息,讓他腦袋更加靈活,思維敏捷,腦洞大開。

  羽柔子事件中,有一事讓宋書航現在回想起來很在意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