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八章 白真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但宋書航馬上反應過來——不是對方的拳頭無力,而是他變強了。

  淬體液讓他的身體強度幾乎達到了人體極限。而修煉了一趟筑基拳法后,他的身本素質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這時,南浩猛興奮的大笑起來:“果然是真正的高手,好歷害的爪功。”

  被扣著的拳頭一時縮不回來,他毫不猶豫的抬腿就是一記強力膝襲。

  膝襲這種動作在傳統散打中自然是不能使用的,但南浩猛現在也不是散打比賽,他塊頭雖然大,笑起來也有點憨,但他又不是傻子。打架時自然是怎么給力怎么來!

  宋書航嘆了口氣,他扣成龍爪的手狠狠向上一甩——爪如龍舞,有爪抓也有龍舞。

  舞的不僅僅是龍爪,更有被抓著的獵物。

  南浩猛頓時感覺自己二百二十多斤的身體竟然被甩的離地飛起!

  而且對方,是單臂。

  南浩猛心跳都緩了一拍,好恐怖的怪力,對方單臂能提起的不僅是自己那不成器的小弟體型,就連他這樣的大塊頭竟也被輕易甩起!

  但是,我可沒這么容易被打倒!

  “吼!”南浩猛大吼,身體用力一沉,想讓身體強行墜落。同時右手后縮,只等身體墜落便發動暴風雨般的攻勢。

  然而就在這時,宋書航再次出手。

  基礎拳法貳。拳如流星,一眨眼就有十幾拳,連續不斷的轟在南浩猛的身上。

  因為速度太快了,超過了南浩猛的反應。所以,大塊頭在半空中老老實實當了一回挨揍沙包。

  宋書航在揮拳的時候沒有默念‘拳經口訣’。

  一來時間不足,二來,若是念動拳訣在拳頭上附上靈氣的話,一拳下去說不定就在對方身上開個窟窿。

  到時候,等待宋書航的就是鐵牢之災。

  運氣不好的話,雛菊進去,向日葵出來。

  而且,他在揮拳時還刻意收了一半力氣。

  即使如此,他經過淬體的拳頭也沉重的可怕。十幾拳只是劈頭蓋臉的砸下,沙包南浩猛就被砸蒙。

  南浩猛……撲街!

  宋書航收拳,吐出一口渾氣,很有點高手風范的感覺。

  南浩猛痛苦地揉著身上十幾處,問道:“你這是什么打法?華夏古武術嗎?”

  “基礎拳法,貳。”宋書航語氣莫名沉重。

  “基礎拳法2?這是什么鬼東西?”南浩猛脫口而出!

  宋書航頓時感覺好惆悵。如果可以的話,他當然也想報個威風帥氣又唬人的名字。可惜他注定和那種酷名字無緣。

  看到書航臉色不善南浩猛果斷認輸:“我輸了!”

  他嘆了口氣,因為雙方根本不是一個等級上的。他天生神力,對方力氣比他還大。

  他一身散打功夫扎實,對方的拳法卻好像比他散打高明多了。

  “明智的選擇。”宋書航點頭道:“那么,按慣例,挑戰失敗了就需要付出代價。”

  南浩猛光棍的很:“我沒錢。”

  他梗著脖子,大不了再揍我一頓時,要錢沒有,要命有一條!絕對不會助長這種敲詐勒索的壞風氣。

  “我不需要錢。”宋書航口是心非,他最近老缺錢了:“我需要你們幫我查點東西。”

  一個人的力量是有限的,不良們有不良們的消息渠道。

  或許從他們口中可以找到昨天調查他的人。

  雖然已經打定主意要向藥師前輩尋求幫助,但多些準備不會有錯!

  片刻后。

  南浩猛抓了抓頭:“你是要我找人幫你查昨天中午時,調查你情報的家伙?”

  其實這種事情倒不難,只需要知道當時那個調查宋書航的人向哪位同學詢問,然后再通過被詢問的同學就能反推出調查人的外貌,再慢慢推測出身份。再不行,他還有辦法調出學校校門口的監控,他在學校中有一定的人脈關系。

  但是,就算自己打架輸了,憑什么要幫助宋書航?

  他只是來找人打架的,又沒答應輸了就要幫忙——大不了再打一場!

  “你會幫助我的吧?南學長!”宋書航蹲在南浩猛身邊,雙眼瞇起,眸間流露出危險的神色。

  要是南浩猛的嘴里要是敢蹦出半個‘不’字,管殺不管埋!

  南浩猛臉色大轉變,他抓了抓頭,憨笑:“我明白了,這事情我會讓那幾個不成器的家伙和他的朋友去辦的。但我不能保證能不能查出結果來。”

  他總感覺,剛才一瞬間,若是他不答應的話……會很慘的!

  宋書航露出滿意的笑容:“那么,拜托你了,南學長!”

  打完一架后,宋書航感覺渾身舒暢。這一架,不僅舒活筋骨,更能讓他對《金剛基礎拳法》的領悟稍稍加深。

  這種領悟和‘幻覺空間’中填鴨式塞過來的領悟不同。這種戰培中的領悟更加靈活,能讓宋書航以后施展《金剛基礎拳法》時更有效率。節省更多體力,卻能產生更多的氣血!

  實戰,永遠比閉門造車有效多了!

  “或許,我應該多找些對手,好好練練拳法?嗯,這點先記下,明天向藥師前輩詢問一下,現階段,實戰對我而言到底有沒有意義。”宋書航心中想道。

  順利抵達宿舍。

  宋書航又習慣性的打開了九洲一號群。

  群里有很多消息。

  首先是中午時,藥師為宋書航換取兩種筑基功法的聊天記錄。

  接下來是兩分鐘前,來自銅卦仙師的消息:“本天師算算時間,再過些時間就是‘白真君’滿一百五十年閉關結束的時候了吧?”

  北河散人發了個‘僵硬’的表情,半晌后道:“白真君乃是閉關狂人,真乃我輩楷模。這次出來后,應該距七品靈尊不遠了吧?估計過不了多久,就要稱呼白前輩為白尊者了。”

  “最重要的問題是,白真君出關后肯定會聯系我們吧?到時,誰去接他?”一個為醉月居士的群員接道。

  醉月居士這名字宋書航總感覺很眼熟,似乎經常在群里冒頭。但不知為嘛,總是沒有存在感,轉頭就被他遺忘。

  醉月居士話音一落,群里竟然冷場了。

  半晌后,北河散人道:“我先說啊,上次是我去接白真君。這次怎么也輪不到我了啊!”

  聽他的口氣,似乎去接出關的白真君是件很可怕的事情?連熱情好客的北河散人都嚇成這樣?

  狂刀三浪突然冒頭:“我最近感覺自身境界已經蠢蠢欲動,準備去閉幾年的關。大家匆念!”

  “三浪你騙誰呢,你前不久才提升到靈皇境后期,距離突破還早的很吧。”北河散人附帶冷笑表情。

  “我最近有了奇遇,所以境界要飚升了。不管你們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反正接下來我要去閉關了,有事沒事都匆念。”狂刀三浪堅定道。

  “你們急什么。”銅卦算仙很淡定道:“白真君又不是現在馬上就出關,還有老長一段時間。到時船到橋頭自然直,總會有路的。”

  “算卦的,莫非你已有妙計?”北河散人問道。

  銅卦算仙:“哼哼,山人自有妙計。但是絕對不會告訴北河你的,你就死心吧。”

  可惡啊!北河散人捏拳,媽媽個蛋的,三個月后紫禁之巔之戰一定要虐死這算卦的,將他揍到連老娘都認不出的地步。

  宋書航拉著聊天記錄,剛想插上一句,顯示一下存在感。但不知為何,在銅卦算仙表示‘妙計在手’時,他感覺有股涼意從腦門一直涼到菊花。

  他有種預感,若是現在插口說話,會惹麻煩上身的。

  所以,宋書航狠狠搖了搖頭,果斷關掉電腦,爬上床鋪睡覺去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