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七章 猛男南浩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事實證明,即使是剛開始筑基的修士,也已經不是凡人了。服用了兩次淬體液,又修煉了《金剛基礎拳法》、《真我冥想經》后,宋書航不僅是身體素質變強了,連酒量也變的海量起來。

  以前最多和高某某拼個勝負的他,今天豪邁的將鬼精的林土波加李陽德給灌趴下了。

  灌完了這兩個家伙后,宋書航還感覺頭腦特清晰,思維敏捷,手腳靈活。就仿佛剛才喝的不是一箱半的酒,只是一杯白開水。

  將三個爛醉的家伙搬上床。

  然后,宋書航漱了漱口,便起身返回宿舍去了——他可沒有跟三個醉○▲wan○▲shu○▲ba,w▲ww.wa≤ns↑huba.co≠m鬼擠一張床的興趣。

  一個人走著走著,不知不覺,他又來到了大吉街區的亂巷子。

  “這次應該不會再遇上那被壁咚的少女吧?畢竟今天下午已經遇上過她一次了。”他心中暗道——除非那少女整天窩在這里被人壁咚,否則不可能一天遇上她好幾次。

  一路走來,平平靜靜。

  “這樣世界真和平。”他暗暗點頭,要是每天都這么和平就好了。

  說起來,之前和藥師前輩一起出來找房子時,也沒有遇上不良,那時候也很和平。

  哦,不對!想起藥師,宋書航馬上想起了一件事。

  跟藥師前輩行走時,可不是一路和平的,因為當時后面有個在跟蹤,又被藥師一個眼神嚇走的尾隨者。

  想到這里,宋書航捏了捏下巴。

  片刻后,他猛然轉身,目光銳利:“出來吧,鬼鬼祟祟的跟在我身后已經很久了吧!或者說,要我親手將你抓出來嗎?”

  書航只是突然心中觸動,才有了以上的動作。

  事實上宋書航才剛進行筑基,雖然視力和其他五感都比普通人強很多,但他是菜鳥一只,沒有豐富的對敵經驗,并不能發現自己身后有沒有人跟蹤。

  他就是想詐上一詐。

  如果沒人的話自然最好,也不會有人發現自己現在這‘羞恥’的動作。

  如果真的有人被詐出來,那正好將這件事情了結一下。

  同時,宋書航悄悄打開手機號碼撥打頁面,調出藥師之前撥入的電話號碼。

  如此一來,若真有不對勁的,他馬上就撥打藥師的電話求救。雖然會有些不好意思,但若是危及性命,臉皮這種東西自然是有多遠扔多遠去。

  宋書航目光依舊緊緊盯著身后。

  片刻后,從一處死角中竟然真有人影緩緩步出。

  “歷害,我已經藏的這么好,你竟然還是發現了我。”那身影是個身高兩米,虎背熊腰男人。

  他剃著個剽悍的大光頭,給人很強的壓迫感。但是……很詭異的是,這家伙竟然給宋書航一種‘面目祥和’的感覺。

  是的,就算剃著大光頭,虎背熊腰,光體型就壓迫感十足。但這家伙的面貌硬生生的給人造成了一種‘憨厚可愛’的感覺。

  見鬼了的反差感啊!

  而且,這么大的塊頭竟然能悄然無息的跟在宋書航的背后,這家伙的隱匪和潛行技能已經點到滿級了吧?

  “你是誰,為什么跟蹤我?”宋書航瞇起眼睛,問道。他可以看到這高大男子身上那一塊塊隆起的肌肉,充滿著爆發性。

  “不用這么緊張,宋書航同學。我同樣是江南大學城的學生,散打社團的副社長,南浩猛。”大塊頭自我介紹,然后捏了捏拳頭道:“我跟著你的原因是,昨天晚上時,我散打社團下面有兩個不成器的家伙,在調戲姑娘時被宋書航同學你教訓了一頓……”

  “哦,小弟被人欺侮了就找你這個當大哥哭訴,然后你這個當大哥的要為那幾個小弟出氣是嗎?”宋書航道。

  如果是兩天前的宋書航看到這樣的大塊頭不懷好意的捏著拳頭,肯定是撒腿狂奔。

  不過現在,服用兩次淬體液,修煉《金剛基礎拳法》和《真我冥想經》,書航心中沒有一絲懼意,戰意凜然。

  另外,既然這家伙是那些‘不良’的大哥,那他就不是昨天中午在學校調查自己資料的人,因為書航遇上不良們壁咚短發少女是在昨天晚上。

  “哈哈,哪能呢!調戲姑娘的事那兩個家伙可不敢跟我說,要不是我意外聽到了他們談話,都不知道他們被人揍了一頓。不成器的家伙,雖然跟不良混在一起,卻沒想到他們竟然連手無縛雞之力的小姑娘也調戲。我已經重新狠狠揍了那兩個家伙一頓,短時間他們是下不了床了。”南浩猛憨笑道。

  手無縛雞之力的姑娘?大塊頭,那是你沒看到那姑娘開無雙的狀態。如果你看到今天下午時,那姑娘十秒時秒掉殺干翻十一個不良,就不會在那姑娘的前墜上加上‘手無縛雞之力’的形容。

  “那你跟蹤在我身后做什么?”宋書航沉聲道。

  “嘛,聽手底下那兩個不成器的家伙說過,書航同學很歷害。所以我想親自來試試。”南浩猛臉上依舊憨厚的笑,他天生神力,不僅塊頭大,力氣更是同等塊頭的人兩倍。在散打社已經是高手寂寞。

  所以,南浩猛聽到有人單臂抓著頭就能提起自己那不成器的小弟,直覺告訴他遇上了個好對手。于是他屁巔屁巔的就跟蹤過來了。

  現在,看到宋書航本人后,他更是堅定了這種想法——這看上去比自己要矮、瘦很多的學弟,是個高手!

  “當然,你可以認為我是為小弟被欺侮了后強出頭吧。這樣的話,你心里不爽,和我打起來會更暢快。反正我也的確有為小弟出頭的意思。”南浩猛擺出散打架式,雙眼中精芒爆起。

  一瞬間,他就從憨厚無害轉變為兇獸。

  “說了半天廢話,敢情你就是想打架對吧?”宋書航道。

  “是的,我就是想打個架而已。”南浩猛嘴角咧開:“另外……我剛才這么多廢話,都是你讓我說的。事實上我是個不太喜歡說話的人,我更喜歡用拳頭說話。”

  宋書航:“……”

  不會說話你還說了那么多話?你這叫不會說話,那什么程度才能叫話嘮?

  “我要上了!”南浩猛一個滑步朝宋書航靠近,右手握拳就是一記直拳,力大勢沉。

  宋書航不敢托大,他今天才剛真正筑基修煉,不會小看眼前這個練散打的大塊頭。

  見對方一記直拳,宋書航手腕一翻,基礎拳法叁自然而然使出。

  他扣手成爪,爪如龍舞。

  手指一扣,準確無比地抓住了南浩猛的手腕,直拳被牢牢扣住,無法前進半寸。

  南浩猛更是感覺手腕一痛,宋書航抓在他手腕上的手指簡直像鋼鉗一樣有力。象書航這樣的小個子,平常他單臂就能甩的飛起。他用力掙扎了幾下,但宋書航的爪子卻不動如山。

  而此時,宋書航微微皺眉——好弱!

  弱的掉渣啊。

  明明塊頭這么大,拳頭打過來時也是氣勢磅礴。但對方拳頭附加的力量,給他感覺就像是握著幼兒的拳頭一般。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