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六章 防人之心不可無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路上。

  趙雅雅突然問道:“書航,剛才那兩個男生,上學期開學我送你來大學城時,時應該沒見過吧?他們怎么會知道我?”

  宋書航眨了眨眼睛:“哈哈哈,我想應該是他們聽土波幾個家伙提起過你,然后通過什么手段得到你的照片了吧?”

  “說謊,太假了。”趙雅雅哼道:“而且從他們的表情和剛才的對話就可以看出,他們剛見過你的‘姐姐’不久。而且,在你介紹我時,旁邊另一個男生顯的很驚訝,顯然是第一次看到我。所以……從實招來吧。那兩個男生口中的‘姐姐’是不是你的女票?難道是比你大一些,你不好意思介紹給我們認識?”

  趙姐姐還是那么的鐵面無私,總是像名偵探一樣,無情的揭穿宋書航的謊言啊。

  “沒有的事,那真的不是我女朋友,姐姐一定要相信我。”宋書航馬上認真回道。

  “嗯,是實話。但是……果然你曾經有個‘姐姐’在不久前陪你一起離開男生宿舍?”趙雅雅瞇起眼睛:“怎么樣,有考慮過發展超友誼關系?姐弟戀最近也不錯,而且結婚的話,年紀稍大幾歲也懂得照顧人,相信姑媽和姑父也不會反對你的。”

  可惡,竟然被輕易的套話了。宋書航沮喪——而且,為什么女朋友要和結婚扯上關系啊。難道就不能有純潔的大學男女朋友關系嗎?一定要和結婚那么沉重的話題扯上關系?

  “不逗你了,不過你要真交了女朋友一定要將好消息告訴我啊。我先走了。”趙雅雅用力拍了拍書航,隨后快步上前,攔下一輛的士,笑著離開。

  宋書航揮手,心中暗暗松了口氣。

  在趙雅雅面前他真不能撒謊,因為對方太熟悉自己了,說謊很容易被她識破。

  好在沒被她看出自己和‘修真’有關的事情……也對,畢竟‘修真’這東西對于普通人來說,是處于幻想中的美好事物。正常情況下,沒人會將現實和修真扯上關系。

  總之,在自己決定將‘修士’的事向她坦白之前,一定要守好這秘密,不要被她猜出什么才好,免得為自己和家人帶來災禍。

  宋書航心中暗道。

  北河散人才剛警示過他,他可不敢拿親人的生命開玩笑。

  想到這里時,他又想起了那背后調查他的人。

  害人之心雖不能有,防人之心不可無!

  下稈六點。

  陽德租的房子里。

  宋書航趕到時,林土波和高某某已經喝高了。兩人正抱在一起,高某某不時的哭嚎一聲,看上去還在傷心。

  林土波則是抱著他大聲安慰,拍胸膛保證著什么。

  兩人明明講的是中文,但書航一句都聽不懂,天知道這兩個醉鬼是怎么交流的?

  李陽德一臉苦笑,為書航開門后馬上問道:“書航,你知道高某某這家伙到底發生了啥事?一過來就要死不活的,拉著土波就灌酒。喝了一會兒又開始嚎叫著說什么‘我被沾污啦’、‘不干凈啦’、‘不活啦’之類莫名其妙的話來。說實話……他一個大男人叫著被‘沾污啦’真有點讓人發毛。”

  “這事情正好我知道!”宋書航嘿嘿一笑。

  宋書航詳細的將之前在宿舍中看到的場面向李陽德描述了一遍,當然隱去了諸葛月說過有人跟蹤自己的事。宋書航可不想三個室友被自己扯入莫名其妙的危險事件中。

  李陽德聽到這里,臉上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

  “說起諸葛月?我倒是有印象。是學校新聞部的骨干成員吧,至于性別,應該是女的吧?”李陽德捏著下巴思索道,因為曾經他有一些‘需要’,黑入學校的新聞部查了些資料。對里面的幾個主要成員的資料也有所了解。

  “但我之前問高某某,對方是不是男性。結果這家伙臉色怪白,很惆悵的搖了搖頭。然后我又問是妹子嗎?他臉色反而更難看了,但還是很傷心的搖頭。我又問難道是雙性人或人妖,結果他哭著說不是,說這種事我是不會理解的。”書航說道。

  “那么只有一個可能……對方是變性人?”李陽德猜測道。

  “你這么一說,好像也只剩下這個可能了?”宋書航點了點頭。

  再望向高某某,兩人眼神帶著憐憫。

  陽德:“今天就讓老高好好醉一場吧?”

  宋書航點頭:“正當如此。”

  本來晚上室友們是準備到外面吃的,但高某某那不死不活的樣子拉出去簡直是丟人現眼。所以李陽德明智的叫了外賣,酒水也是外送的。

  土波和高某某光喝酒,沒吃多少菜。現在兩者已經醉的差不多,接近躺尸。

  宋書航和李陽德入座,美滋滋的享用豐盛的晚餐。

  “對了陽德,我們學校要開運動會了?這事我怎么都不知道?”宋書航詢問道。

  “你當然不知道……因為這事我們班是今天中午時通知的。那時候你正被那怪異的同伴拉走了。”李陽德說到這里,露出個高深莫測的笑容:“對了書航,你下午還沒來上課時,那位叫陸菲的女同學還特地的過來詢問我們你的消息呢。”

  “哈?”宋書航愣了愣,一時間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那陸菲姑娘,他都才和對方挨近坐了幾節課而已吧?而且,他和對方一句話都沒說過,你讓書航現在怎么回答?

  “嘿嘿。”李陽德嘿嘿一笑,又道:“另外……運動會報名參賽也有件趣事。我跟你細細道來——話說,本次運動會有個苦逼的男子五千米長跑,簡直累死人的那種。我們班沒人自愿參加。所以最后,大家你推我推,推開推去,最后落到了當時請假沒來上課的某人頭上。提示一下,某人姓宋。”

“我能爆粗口嗎?”宋書航感覺額頭的血管青筋都在爆起。坑呢,五千米,會跑死人的好不好  真是不幸啊!

  呃,等下。剛才腦子一下子沒轉過彎來。如果兩天前或許真會跑死他,但現在的話……區區五千米,或許,真不在話下?

  “別說爆粗口了,就算你爆種也沒用。運動會的名單已經遞上去了,6月7日那天,你就乖乖去跑五千米吧。到時候你上也得上,不上也會有人抬人上。加油吧,要是拿了冠軍,會有額外的學分加的喲。”李陽德壞笑道。

  “好吧,區區五千米。這個額外的學分,宋某拿定了。”宋書航擺出一副豪邁模樣道。

  “好氣魄,干!”李陽德舉杯。

  “干!”突然,醉倒著的林土波嘿嘿一笑,舉杯。只見他雙眼清明,哪有半分醉意?

  我去,這貨敢情是在哄高某某來著?

  可憐的高某某,此時已經趴了。也不知道他在被灌醉的時候,到底被土波這壞蛋誘出了多少不可告人的秘密?

  宋書航舉杯嘿嘿一笑:“干。”

  不管是為了趙雅雅還是這三個爛好人,他必須要做好防備。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