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五章 趙雅雅的斷子絕孫腿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趙雅雅嘴角上揚,這種多管閑事的事,的確是宋書航這小子會做的。

  “好吧,看樣子你說的都是真的。就算你還有什么事情瞞著我,但只要這藥方不是你自己想吃的,那就沒問題了。”趙雅雅修長的腿換了個姿勢,淡淡道。

  “我怎么可能有事瞞雅雅姐呢。”宋書航馬上拍了個馬屁。

  “這話就是謊話了,太假了。”趙雅雅站起身來,伸手給了宋書航頭部一記手刀:“不過轉眼前,你都已經是大學生了。你這年紀有自己的秘密很正常,我也懶的追問你的隱私。好吧,這藥方的事情就算了,你直接去告訴那群里的人,不要亂吃中藥。就算是大補之物,這么多放在一起,會吃死人的。”

  “嘿嘿,明白。”宋書航嘿嘿笑道。

  明白……但現在的自己可不會到群里勸大家不要亂吃藥,因為他已經加入了吃藥大軍中的一員。

  “還有,你剛才臉色蒼白,氣息虛弱是怎么回事?”趙雅雅話題轉回,問道。

  “不是臉色蒼白!主要是因為我最近一年來不是缺少鍛煉嘛,所以最近體質下降了很多,連個感冒寒咳都要好十幾天都好不起來。所以我最近在恢復鍛煉,剛才我只是剛劇烈鍛煉回來,你看我現在,不就恢復了嘛。而且我最近身體倍棒,沒任何問題。”宋書航忙解釋道,經過剛才休息,《真我冥想經》的虛弱已經褪去。此時他面色紅潤,心跳有力!健康的不能再健康了。

  說話間,他舉了舉自己的右臂,做了個健美運動員秀肌肉的動作。右臂稍一用力,其上臂肌隔起,充滿著爆炸般的力量感。

  趙雅雅眨了眨眼睛,仔細上下打量了下宋書航。還真別說,剛才她只注意著宋書航的臉色和氣息虛弱,卻沒發現這小子身材壯碩了許多!

  不僅是手臂的肌肉,還有身上衣服因為汗水粘在身上,隱約可見胸腹間的肌肉。

  身材變的很棒啊,趙雅雅暗道。

  她暗唾了一口,捏住鼻子,揮手道:“一身汗臭,趕快去沖洗一下吧。”

  “嘿嘿。”宋書航嘿嘿一笑,心中卻是暗暗松了口氣。

  趙雅雅這一關暫時算是通過了。

  她是自己很在意的親人,從小到大就對他照顧有加。也是宋書航當初想要分離‘淬體液’的親人之一。

  現在就算無法將淬體液交由她服用,宋書航心中還在想著以后能找一款凡人也能使用的丹液,給她、宋媽和宋爸服用。

  宋書航取了換洗的衣物,便到浴室洗澡。

  “雅雅姐,妳怎么來江南大學城了?不會是因為這藥方的事,特地跑到大學城來吧?”他在浴室中問道。

  “我還沒閑到這種程度。”趙雅雅一手托腮,回道:“我是來你們江南大學城實習的,后天6月7號、8號和9號,江南大學城不是有三天的運動會嘛。我便隨導師過來作實習保健醫生,再實習半年,我就可以出師了。”

  每年的6月7號是華夏高考的時間。

  然而,就在高中生們苦逼的高考時,江南大學城就會擠出時間,很歡樂的開運動會,舉校歡慶。

  很有幸災樂禍的感覺,深刻體現出江南大學城高層對苦逼高中生們深深的惡意。也不知道是哪一任校長提倡的。反正一年又一年的,就沿用至今了。

  “運動會?”宋書航愣了愣,話說他怎么一點消息都沒有?

  難道是這兩天曠課太多了的原因?

  “話說,你參加了什么項目?運動會正是耍帥泡學妹的好時間吧,說起來,大一第二學期都快結束了,交到女朋友了嗎?”趙雅雅一連串的問題砸了過來。

  感覺上有種過年七姑八婆的趕腳啊,雅雅姐長大后,肯定是七姑八波中的戰斗機。

  “參加什么項目,還沒決定好呢。不過應該會準備參加一兩項吧,最近對跑步什么的還是蠻有自信的。”宋書航隨口回道:“另外,才大一呢,哪有這么容易交到女票?”

  “那就在運動會上好好努力吧,說不定能得到學姐或學妹的當場告白也不一定。你要是能交到女朋友的話,姑媽肯定會很開心的。”趙雅雅嘿嘿笑道。

  浴室中,宋書航嘴角上揚:抱歉啊,姐姐。最近俺要努力修行,女票什么的只是紅粉骷髏,暫時沒這工夫呢。

  洗完澡后,宋書航擦著頭發出來,問道:“姐姐,我一會兒去和土波三人吃晚飯,妳要一起不?”

  趙雅雅搖頭,道:“我就不湊你們那去了,免得你們三個狐朋狗友心里梗梗的不自在。我這次有好幾個同學一起過來,看完你后,我就湊同學們一起去了。”

  “也好,那我送你回去?”宋書航問道,時間差不多了,他要去和土波三人匯合了。

  “走吧。”趙雅雅提起自己的小包包,跟在書航身后,兩人一前一后離開宿舍。

  宿舍的門口。

  很巧的,上次遇見書航和羽柔子離開的那兩男同學又看到了宋書航。

  因為趙雅雅慢半步,正在樓梯的拐角,所以這倆貨沒看到趙雅雅。

  遇見書航后,其中一個揮著手,迎上來打趣道:“喲,吾友書航喲,又去哪耍啊?對了,你什么時候將你姐姐介紹給我唄!你那姐姐太漂亮,特別是那長腿,我自見了她后就封她為心中一號女神,從此是茶飯不思,這幾天做夢都夢到她。哈哈,給我個她的號碼吧。我保證會是你的好姐夫的。”

  宋書航嘴角頓時狠狠一抽,他知道這老兄說的是前幾天見過面的羽柔子。但問題是,他現在背后學跟著個正牌的姐姐啊。

  對方這話,讓趙雅雅怎能不誤會?

  果然,對方這同學的話音剛落,便看到宋書航背后跟出一位穿著醫生白卦的大美人。

  又是大長腿美女,而且是女醫生裝!

  趙雅雅望了那位仁兄一眼,然后抬腿毫不客氣的就是一腿,她的腿不僅修長,而且斷子絕孫腿也是一絕。

  并且,作為醫生她還能很好的控制好力度,一腿下去保證很痛,但也保證絕對不會真斷子絕孫。

  對方那仁兄呆呆的挨了一腿,頓時就跪了。

  “我姐姐,趙雅雅。”宋書航咧嘴一笑。

  邊上,另一個男同學頓時幸災樂禍的大笑起來,這就是損友的典型。

  他一笑,趙雅雅一眼掃了過去。

  那同學馬上掩住自己的嘴巴,朝著書航揮手:“書航同學好,書航姐姐妳也好。我就是個無害的路人甲!”

  宋書航嘿嘿一笑:“我和姐姐先走了,拜拜。”

  隨后拉起趙雅雅迅速遠離現場。

  “拜拜。”掩著嘴的同學嘿嘿笑道。

  待書航和趙雅雅走遠后,挨了一腳的同學好不容易從跪姿站起,一臉眼淚:“好痛,鉆心的那種。”

  “嗯。”邊上同學感同身受,那一腳讓站在邊上他看著,都感覺蛋蛋隱隱發痛。

  “但是,宋書航家的基因真棒。上次那姐姐那么漂亮,腿那么長。這次的姐姐也不差多少,再加上制服加分,好贊。女醫生最喜歡了,果然好想每天被她打針。然后,好想做宋書航的姐夫,隨便哪個都可以!”說罷,他還豎起大拇指。

  這是位真正的勇士,因為他敢于直面慘淡的人生,敢于正視淋漓的鮮血。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