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五十四章 趙雅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天臺的另一邊。

  兩位武林高手戰的火熱,即使是天空中火熱的太陽,也阻擋不了兩人決一死戰的決心。

  宋書航想了想后,沒有馬上出面。

  他等了一會兒,等這高手間的曠世大戰接近尾聲。特別是那位男高手,明顯已經在憋大招新阿姆斯特朗安式回旋阿姆斯特朗炮!

  “就是這時候!”宋書航抓住這個時機,露出半個身子,用字潤音圓的普通話向兩位高招呼道:“嗨,你們好!”

  咔……

  這突如其來的聲音,如同寒冬的一盆冷水,倒在兩位武林高手頭上……

  特別是男子高手,感覺心跳都快了十倍,差點就要躍出胸膛!他僵硬的轉過頭來,盯向宋書航所在的位置。

  然后,當他發現打攪者是個文弱的學生而不是宿舍老師后,他面目猙獰起來,他捏起拳頭是個男人,這時候都會暴怒的。

  “我知道的,你們大戰時被人看到了很刺激的喲,我都聽到了。所以,不用謝我,我叫雷鋒。”宋書航揮了揮手,一臉熱情:“對了,一會兒記得將天臺鎖上喲。否則……被人舍管老師發現了不好。”

  言罷,宋書航大搖大擺的離開天臺,回自己宿舍去了。

  ≤長≤風≤文≤學,w¤ww.cf≯wx.ne⊥t

  留下兩個不知道是要哭、還是要笑或是發怒的男女。

  “今天又做了件好事呢……同時滿足了兩個人的愿望,真是美好的一天啊。”宋書航心情愉快。

  ‘樂極生悲’是個成語,出處是《淮南子道應訓》:夫物盛而衰,樂極則悲。

  它的意思是人在高興到極點時,突然發生讓他淚流滿面+悲痛欲絕的事。

  示例:某人中了一千萬大獎,還是稅后的那種,好開心啊!然后一小時后,他又馬上得知,自己已是癌癥晚期,過了今晚就要死了,頓時好傷心。那悲傷所流的淚水都足以逆襲淹沒全球的那種。

  宋書航剛幫助了天臺上的那對男女后,感覺心情很好,很滿足也很快樂。

  然后,當他打開自己宿舍之門時,便看到了一個身穿醫用大白卦的女子,正坐在自己的床位上。這是個很有氣質的漂亮女子,身材也是棒棒噠,修長的雙腿筆直有力,即使是普通的白色休閑褲也掩蓋不住。

  她手中翻著書航那本記錄著‘簡化淬體液’三十種普通藥材配方的筆記本,眉頭微皺。

  “雅雅姐,妳怎么來我們學校了?”宋書航額頭的汗水頓時嘩啦啦的流下來了,擋都擋不住。

  這披著醫用白卦的女子,正是宋書航舅舅的寶貝女兒,趙雅雅。上學期書航剛上大學時,是她代替宋媽媽送書航到江南大學城來的。所以,她有宋書航宿舍的鑰匙,能大搖大擺的進這間宿舍。

  趙雅雅就是之前宋書航見到‘簡化淬體液’后,將藥名復制了一遍,想請她幫忙鑒定的那位姐姐。可是后來,趙雅雅網上一直沒有回復書航,再加上這幾天宋書航心思全都在‘修真’、‘淬體液’上,一時間竟然忘記了趙雅雅。

  沒想到趙雅雅在網上沒回復他,直接過來找他真人了?

  這是在最不正確的時間、不正確的地點,遇上了不應該遇上的人啊。

  這人千萬不能樂極,一旦樂極了很容易就遇上生悲。

  趙雅雅抬起頭來,漂亮的丹鳳眼掃了宋書航一眼。

  因為學的是醫科,所以她平常很少化妝,化妝品之類的東西會影響作手術。但即使沒有化妝,她依舊是個水準線以上的美人。

  好巧的是,宋書航正因為《真我冥想經》的原因,處于虛弱期。

  “臉色蒼白,氣息虛弱,難怪你會找這種亂七八糟的大補藥方。”趙雅雅皺起眉頭,合上筆記本:“書航,藥這東西是不能亂吃的。這藥方上的全部是大補之藥,混合在一起,藥力之強根本無法說明。而且,是藥三分毒,這么多藥混合在一起,說不定就成了劇毒之藥。吃這藥,等于是自己作死!有病,就應該去看醫生!”

  宋書航此時心中簡直是萬馬奔騰,他剛才《真我冥想經》的虛弱效果還沒有褪去,結果顯的臉色蒼白了些。沒想到結合‘簡化淬體液’配方,竟讓趙雅雅產生了誤會。

  必須要馬上解釋一下,否則一會兒變成黃泥巴掉進褲襠,不是屎都是屎。明天宋媽媽肯定要坐飛機過來了,趙媽媽一來,肯定要拖他去醫院了!

  哦……或許不是誤會,因為他已經成功作死一次,吃了‘淬體液’啦。

  但無論如何,現在必須掩瞞一下。

  “咳,雅雅姐,不是妳想象中的那樣的。那藥方……其實是這樣的!”宋書航大腦海瘋狂運轉,組織語言。

  如果是沒確定‘修真’存在前,他可以直接跟趙雅雅解釋:這是一群仙俠中二病們折騰出來的藥方,他有些擔心那些萌萌達的中二病患者,吃了藥后會不會變的無藥可救,所以請趙雅雅鑒定一下。

  但問題是現在,那群仙俠中二病搖身一變,化身為高大上的正牌修士。宋書航有些不好意思用第一個答復來回答趙雅雅,他自己都馬上要成為那‘修士’的一員。總不能將自己也歸納為仙俠中二病患者吧?

  “你說,我聽著。”趙雅雅眉頭一挑,雙腿交叉,目光盯著宋書航。她對宋書航太熟悉了,從小到大,只要她用眼睛這么一盯,到時候宋書航說的話是真是假,她都能分辨出來。

  因為這‘超能力’,宋書航小時候作錯事后撒的謊,沒少被她識破。不過……她很少當著宋爸爸、宋媽媽的面揭穿書航的謊言。

  否則宋書航小時候不知道要經歷多少次女子單打、男子單打以及男女混合雙打!

  這也是小時候宋書航對趙雅雅異常親近的原因之一,因為是個會包庇他的好姐姐。

  “其實是這樣的,前不久,我被人意外的加入了一個群。我保證,那時候群里的人我是一個都不認識的。”宋書航也知道自己很難對趙雅雅撒謊,所以能做的只有掩瞞一部分:“然后,那個群里的成員比較古怪吧,我當時猜測他們應該是仙俠小說看多了的。”

  這是當時的猜測,至于現在,我已經確定他們是貨真價實的‘修士’了。

  “后來,群里有人發了一張丹方,就是妳手中的這個。除了這些丹方外,還有很多是我網上都找不到的藥材,根本聽都沒聽說過,擁有很奇幻的名字。”

  即使現在,我還是不知道其中一些藥材是什么東西,有什么效果,而且朝露玄草之類的名字的確很奇特。

  “我當時不是擔心嘛,怕他們吃了藥后變的無藥可救,所以將這些網上能找到的藥物抄錄一下,然后想請姐姐你找人幫忙看看。如果這藥物大鍋煮會死人的話,我就在退群前,好好勸勸群里的成員嘛。就是這樣了。”宋書航聳了聳肩膀。

  是的,他沒說謊,他當時的心情就是這樣的,也想那么做來著。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