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七章 這只是個U盤罷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啥?為什么這么問?”宋書航疑惑。

  “因為昨天中午,我看到有人在學校里四處打聽‘江南大學城宋書航同學’的資料。你的班級、年齡、住處還有比較親近的人物等資料都被查的差不多。因為感覺事情有些不對勁,所以我將這事記了下來。對了,我是學校的新聞部的成員。”諸葛月笑咪咪道。

  “有人調查我?”宋書航愣了愣,他最近應該沒得罪過別人?

  藥師倒說過有人跟蹤他,或許會有人看到自己和藥師在一起時,順便跟蹤打探下自己的情報。但藥師是今早才過來的!

  另外,昨天傍晚時,因為英雄救美揍了幾個不良。但那都是昨天傍晚的事,和昨天中午沒一毛錢關系啊!

  宋書航實在想不起任何頭緒。

  “總之,我感覺你最近還是小心點。說不定有人看你不爽想埋伏你呢。言盡于此啦,我有事先離開了,祝君好遠。”諸葛月嘻嘻一笑,拍了拍宋書航的肩膀,然后哼著歌離開宿舍。

  “謝謝。”宋書航回道。

  如果是誰埋伏他的話,他倒不怕。但是,對方不僅是查自己的情報,還查他身邊親朋好友的消息。

  這讓他心里有些不安。

  總之……最近還是小心為上。

  一會兒藥師前輩過來時,詢問一下有沒有辦法能找出那背后調查他的家伙。藥師前輩對于防追蹤似乎很有經驗。

  這般想著,宋書航進入臥室。

  高某某依舊如死狗一樣躺著一動不動,書航擔心問道:“高某某,你沒事吧?”

  “書航,我被沾污了。”高某某喃喃道。

  “沾污這詞用的極不恰當,你又不是古代黃花大閨女,別用這么惡心的形容。”宋書航拍了拍高某某,然后趁機詢問道:“話說,剛才那位諸葛月是男子漢?”

  高某某頓時臉色一白,半晌,他苦澀的搖了搖頭:“不是。”

  “那就是妹子?你給我去死好不好!被妹子強吻一下還擺出被玩壞的樣子干嘛?你這是裝逼你知不知道!”宋書航用力拍了拍高某某:“放心吧,我嘴巴很嚴的,絕對不會讓你女朋友知道今天的事的,你就當是一場飛來艷福不就好了?”

  但是,高某某臉色反而更難看了,他更加艱難的搖了搖頭。

  “你搖頭是什么意思?難道……諸葛月也不是妹子?那算什么?不會是雙性人或人妖吧?”宋書航疑惑了。

  “都不是……怎么說呢,這種事情,你們是不會理解的。”高某某頭一歪,一副此生無戀的模樣。

  這家伙,沒救了呢。

  “好吧,你繼續躺尸吧。”宋書航拍了拍高某某。

  然后他哼著歌來到陽臺,目光盯著天空。

  不知道飛劍傳書會是怎么樣的呢?

  高某某不死不活的樣子維持了十多分鐘后,麻木的起床,洗了把臉:“書航,土波說今晚想喝幾杯,讓我們晚上去陽德那聚聚。怎么樣,有空嗎?”

  宋書航想了想后,回道:“沒問題,不過一會兒我有個朋友過來要收點東西,我可能會遲點,大約六點左右我趕過去!”

  “那我先過去了,今天……我要大醉一場。”高某某哭喪著臉道。

  “一醉解千愁?”宋書航笑道。

  高某某點頭,推開宿舍之門:“那我先去了,記得早點過來。”

  “好嘞,沒問題。”

  時間一分一秒渡過。

  宋書航感覺現在自己一定特像‘望夫石’,目光死死盯著天空,心中充滿著期盼。

  約二十分鐘后,下午四點零七分。

  藥師終于有消息,他打了個電話過來:“書航小友,通玄大師的飛劍傳書要來了,我現在去你那,你那沒人吧?”

  “沒問題,宿舍室友晚上要出去喝酒,現在宿舍中就我一人。”宋書航快速回復。

  “等我,我馬上到。”藥師掛掉了電話。

  兩分鐘后。

  藥師抵達宋書航身邊。

  “來了!”他哈哈一笑。

  “我們要做什么嗎?”宋書航問道:“或者說我們只要坐在這里等著就可以?”

  “看我的。”藥師再次來到陽臺上,隨后再次伸手指向天空,兩根手根變成赤紅色,一閃一閃的。

  宋書航雙眼盯著天空,只見遠方的天空中有光芒閃爍,迅速朝著藥師的方向飛來。

  那光芒越來越近,速度極快——可以隱約看到是一柄劍狀物體。

  “這么明目張膽的飛劍傳書,就不做點障眼法之類的掩護?”宋書航心中突然浮起一種明悟——最近這些年,人們常常拍到的ufo啊,空中異常飛行物啊,不會就是修士們在飛劍傳書,又或者干脆是御劍飛行吧?

  修士們這么做很危險啊,現在科技越來越發達,防空炮啊、空中阻擊炮啊之類的東西每個國家都有布置。萬一被防空炮之類的打下去了怎么辦?

  宋書航神游天際之時,那飛劍已經落在藥師的身邊。

  是一柄鋒利的黑鐵小劍,靜靜懸浮在藥師發紅的手指上空,沒有借助任何力量懸浮,這已經完全違反了世界的物理規則。

  宋書航表示很淡定,從他的世界觀徹底崩滅的那一天,十八年來學的物理知識早就被拋棄了大半。要不是物理法則在凡人世界還是通用的,他早就將另一半也扔掉喂狗了。

  “咦?秘籍呢?”宋書航突然問道,在他想來,飛劍上應該要掛著一個大大的包裹啥的,里面放著很多本線裝書或是獸皮卷軸。

  但眼前這柄黑鐵小劍上并沒附帶任何東西,空蕩蕩的。

  “難道是在飛行過程中丟失了嗎?”宋書航心中疑惑。

  “秘籍在這呢。”藥師伸手,黑鐵小劍便穩穩的落在他的手中。然后,他從黑鐵小劍的柄部摘下一個拇指大的玉筒,有點像玉扳指。

  玉制的筒狀物?看到這東西時,宋書航腦海中馬上浮現一個物品的名稱,他脫口而出:“傳功玉簡?”

  也有叫傳承玉簡、傳法玉簡之類的。

  這是修真小說中主角必須得到的東西之一,只要往腦袋上一貼,功法、心法之類的就印刻在人們腦子里面!就算是笨蛋也能記住整部完整的功法!

  “你想多了……”藥師聳了聳肩:“傳功玉簡那種東西珍貴無比,本身就是無價之寶。只會被用來錄制那種‘無法用文字記錄下來’的絕世功法。像這種筑基用的普通功法哪值得用傳功玉簡去記錄?”

  只有那種包含著天地法則、大道至理的絕世功法,無法用文字記錄。就算強行用文字記錄下來,也會被天地間的大道之力抹去,才會需要‘傳功玉簡’之類的珍貴寶物去記載。

  “那這是什么?”宋書航詢問道。

  “這只是一個普通的u盤。說實話,人類科技越來越進步,發明出來的很多東西我們修士用的也很順手。小小一個u盤中可以裝上以前一個藏經閣的內容,還能加上影像,真是便利無比。”藥師淡定的再次米分碎宋書航的幻想。

  好痛,媽媽我的肝好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