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四十六章 書航同學,你最近得罪人了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回到宿舍,宋書航推開大門輕喚了聲:“我回來了。”

  沒有人回應他。

  沒人在?

  他又低頭望向鞋柜,其上的請假條已經不見,室友已經將它轉交給老師。

  “還沒下課嗎?記是下午是四節課,但仁水老師雙腿折斷到現在都沒出院,所以今天下午應該只有兩節課吧?”宋書航心中暗道。

  難道那幾個家伙又去陽德在校外租的地方去了?

  這樣也好,他們不在,就更方便藥師過來接收‘飛劍傳書’,而不用擔心被室友看出什么異樣來。

  一邊想著,他脫去鞋子,準備進入臥室。

  這時,從宿舍臥室傳來對話之聲。

  “高某某,拜托了,我所認識的人中也只有你擁有和女朋友相處的經驗了!”一個偏中性,但很清脆的聲音響起。

  “所以啊,你到底想跟我說什么啊?離我遠點,你現在的表情很惡心啊!有話直說啊,我還等著出去有事呢。”高某某回道。

  在他面前是一位同樣穿著江南大學城校服的學生,混血,金發!

  他(她)第一眼看上去應該是位陽光帥氣的姑娘,但再仔細看看,又會感覺他(她)更像是漂亮的偽娘?

  這是位光看外表根本無法判斷性別的人類。

  現在這性別不明的同學,一臉欲求不滿的表情。一邊說著,一邊靠近高某某。

  高某某伸手抵住這位同學,限制自己和其之間的距離——若不是因為這家伙從小就和他一起長大,他早就將其一腳踹飛了。

  “是這樣的,我今天啊和小梅約會了。”性別不明的同學嘻嘻笑道。

  小梅,這似乎是個姑娘的名字吧?那么這位同學應該是位‘他’了?

  高某某淡定道:“哦,那不是很好嗎?”

  “然后我和她牽手了,好開心。”同學興奮的在高某某**打滾,很激動的樣子。

  高某某:“好吧,我能理解你的激動。然而我真的很趕時間,你直接進入主題好嗎?”

  “高某某你真太不懂情調,死板!所以明明我們是青梅竹馬,你卻一直泡不上我。明明我們兩家長輩小時候有搓合我們的想法呢。”同學吐槽道。

  “諸葛月,請直入主題。”高某某用力揉著自己的太陽穴。

  “好吧……事實上因為我是第一次和女孩子約會,好緊張。導致身體僵硬,和小梅牽手時,手掌太過于用力,小梅似乎手掌很痛的樣子,大失敗啊!”諸葛月一臉郁悶。

  高某某已經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明天,我已經又約了小梅。這次,我準備要和她完成kiss啊!但是我從來沒有接吻過,我很害怕到時候會不會因為用力過度撞上小梅的牙齒,那樣她會很痛的。”諸葛月說到這里時,雙眼發亮,盯住高某某。

  高某某不知為何,心肝緩了半拍,一種不祥的感覺涌上心頭:“所以,你過來是想向我求教kiss的經驗?”

  “啊,從某種角度上來說是這樣的。畢竟我的好朋中,也只有你早已經有女朋友了,肯定接吻過很多次了吧。”

  高某某點頭,這點他倒無法否定。

  “所以你讓我親一下吧,教導一下我要怎么kiss,讓我能擁有更好的經驗吧!”諸葛月握拳道。

  “等……等下,我是不是聽錯了什么?”高某某整個人打了個冷顫,他看著眼前這個神經大條的青梅竹馬。

  “讓我親一下你吧,法國濕吻的那種。”諸葛月叫道。

  “抱歉,我拒絕。我不搞基,而且我已經有女朋友了,請你隨便去找個東西啃著練習吧,枕頭啊、柱子啊隨便你啊!”高某某堅定的否決。

  “不行啊,枕頭啊,充氣娃娃啊我都試過了,但完全沒感覺啊。我想要有真人那種濕潤嘴唇和能讓我練習一下啊!特別是**的糾纏啊,拜托了,高某某,我的好友中也只有你能幫上我了!”諸葛月真誠的墾求道。

  “那我來指點你一條明路吧,校園外兩條街區外,那里的姑娘口技一流,包你學會一套讓你女友滿意的kiss技能。”高某某指了條明路。

  “不可能,我絕對不會對不起小梅的!而且我有潔癖。”諸葛月拒絕道:“所以,高某某,幫助我吧。放心吧,我們倆這么熟,不會有問題的。而且,我還準備了保鮮膜,如果你真的害羞的話我們可以先隔著保鮮膜練習一下!”

  “就算有保鮮膜,我也不可能幫助你!你腦子進水了,我腦子還很正常。你不能對不起女朋友,難道我就能讓自己的女票傷心?所以絕對不行,你死了這條心吧!喂,等下,你干什么?唔!”

  然后是高某某狠狠掙扎的聲音,還夾雜著東西掉落的聲音。

  宋書航聽到這里時,小腿一顫。我艸,高某某的貞操不會丟失了吧?

  作為好室友,他這個時候是要進去幫忙呢?還是在外面靜靜等待高某某被侵犯完畢,再進去安慰他?

  想了想后,他感覺自己還是折中一下,等兩分鐘后再進去吧?

  畢竟萬一高某某是個傲嬌,嘴里說著不要不要的,但身體卻很誠實怎么辦?自己豈不是壞了他好事?

  一分多鐘后。

  宋書航還在糾結著要不要進屋時,臥室的門被打開。

  金色短發的諸葛月一臉滿足,紅光滿面的推門而出。

  宋書航現在的視力那是杠杠的,只是瞄了一眼,便清晰的看到床鋪上一臉死寂、目光無神,如同被玩壞了的高某某。

  諸葛月開門時,突然看到宋書航一臉糾結的站在房門外。他(她)頓時一愣,臉上得意的笑容迅速斂去,羞怯的紅霞爬上臉頰——他(她)竟然還懂得害羞?

  “哈哈,你們結束了?年輕人感情真好啊。”宋書航模仿藥師那種哇哈哈的大笑,試圖輕輕揭過此事不談,避免尷尬。

  諸葛月眨了眨眼睛,馬上露出了爽朗大方的笑容,他(她)向著宋書航伸出右手:“你好,我叫諸葛月,是高某某的青梅竹馬。”

  “你好,我是高某某的室友,宋書航。”書航伸出手,小心翼翼的和諸葛月握了握。很細膩的小手,而且手掌很小,推斷是女性的機率比較大。

  但看到臥室中如同被玩壞的高某某——被一個妹子強吻的話,應該不會壞成這樣吧?所以書航心底馬上又感覺,諸葛月是男人的可能性更大些了。

  “很高興認識你。高某某這家伙有些驕傲,性格還別扭的要死,還請你們多多照顧他。”諸葛月微笑道,很有大家閨秀的氣度。

  如果單是看她現在的表現,誰能想到她在一分多鐘前強吻高某某,將對方徹底玩壞了?

  “太客氣了,其實我受到他們的照顧更多。”宋書航笑著回道。

  “說起來,宋書航同學的名字我似乎在哪聽過?”諸葛月眨了眨眼睛,思索起來。

  宋書航:“應該沒有吧,我是第一次見到諸葛月同學。”

  “不,我的記憶力不會錯。我應該在哪聽過你的名字。”諸葛月皺著眉頭苦苦思索起來。

  片刻后,諸葛月突然拍了拍手掌,道:“我想起來了!——宋書航同學,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了誰?”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