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十九章 放心吧,弄斷條腿就好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眾目睽睽中,教室門打開,一個高瘦的男子出現在門口,他正伸手做推門狀。

  男子身高約一米八多,一頭長發爆炸般朝天豎起,這種發型即使在殺馬特發型中也是極品。

  雙眼有濃濃的漆黑熊貓眼,這好像是叫煙熏妝?多年前很流行,當年有個漂亮的世界級女明星就有著標志的煙熏妝。

  教學中所有人都盯住這男子,一眨不眨。

  男子突然被萬眾矚目,不好意思的抓了抓頭,笑道:“正在上課啊,不好意思,打擾到你們了。”

  “whoare誘?”史密斯教授手中的粉筆被捏斷,教授現在很生氣,后果很嚴重!

  “洋毛?”瘦高男子揮了揮手:“一邊去呆著先,我找個人就走。不會打擾你們很久的。”

  史密斯教授額頭青筋爆起,就準備給這個瘦高男子點顏色瞧瞧。

  但隨著那瘦高男子揮了揮手,史密斯突然發現自己動不了,整個人像是被固定住一般。不僅是無法移動,就連嘴巴和舌頭都被固定。甚至連眼珠子都無法轉動一下!到最后,更連思維都開始凝固。

  瘦高男子隨后目光在教室中轉了一圈,似乎在找人。

  所有學生目瞪口呆的望著他。

  唯有宋書航,他望著那被‘推門’時爆開的門鎖,一種不好的預感涌了上來——輕輕推門,就能將門鎖都推爆的,絕對不是普通人吧?

  至少也得服用過淬體液的修士才能做到這一點。

  這貨,不會是藥師吧?

  書航馬上用力甩了甩頭。

  不會的,肯定不會的!九洲群里的藥師前輩,雖然說話少,但可以看出他是個可靠的前輩,怎么可能會是眼前這殺馬特?

  遺憾的是,人生總是怕什么,就來什么。

  “宋書航小友,快出來吧,我是藥師!”那瘦高男子目光盯住書航,哇哈哈的笑了起來,用力招手。

  頓時,所有學生都盯住宋書航。

  那些目光如此鋒利和復雜……

  宋書航一手捂臉——這日子,沒法過啦。

  還有啊,為毛藥師都沒打電話過來,就知道他在這里?難道他能用什么法術定位自己的位置?

  宋書航最終還是厚著臉皮迎了上去。

  “老師,我請假兩節課哈。”宋書航不好意思對著史密斯教授道。

  史密斯教授連眼睛都沒眨一下,他現在連意識都被凝固。一會他恢復過來時,只會當自己愣了下神……甚至不會發現有個學生已經當著他的面離開。

  “哪來那么多廢話,快跟我走吧。”藥師拖起宋書航。

  “土波,幫我收拾一下課本哈。”宋書航最后朝著土波大叫了一聲,然后就被藥師拖走了。

  教室后方,土波疑惑:“不會又是個送快遞的吧?”

  “不太像。”高某某推了推眼鏡:“說起來,上次那位也不太像送快遞的。”

  路上,宋書航問道:“藥師前輩,你是怎么找到我的?”

  “手機定位功能啊,只要輸入你的手機號,我就能定位你在什么地方。然后只要看看教室中有哪個人經歷了‘淬體’就知道哪個是你啦。服用過淬體藥后,你和普通人比起來,區別很明顯的。”藥師得意洋洋道。

  宋書航心中幻想再次破滅,原來是手機定位功能,而不是通過法術在千里之處搜索到他?

  不過話說,通過手機定位他的位置,不是需要經過他在自己手機上同意確定后,對方才能定位到他的嗎?難道藥師也是高級黑客啥的,能破解他的手機程序,強行進行定位?

  宋書航:“話說,我沒想到藥師前輩你打扮的這么潮呢。”

  “潮?你指哪方面?”藥師一臉疑惑。

  “比如您這爆炸發型?”宋書航道。

  “哦,你說這個啊。這個其實是因為我昨天從海北省御劍直接飛到江南區時,橫跨了兩個省。加上高空中風比較大,頭發被吹成這樣的。”藥師不好意思笑道。

  “……”宋書航沉默片刻,又不死心問道:“那前輩的煙熏妝?”

  “煙熏妝?哦哦,這個我知道,我徒弟經常跟我提起過,是有個叫艾薇兒的明星小姑娘那種化妝吧?不過我這不是煙熏妝,這只是普通的黑眼圈而已。做為一名煉藥師,我們經常要熬夜煉制丹藥,有時候好幾星期不吃不喝不睡。久而久之,就有了黑眼圈。由于現在還常常一煉就是十幾天,所以這黑眼圈一直沒褪去。或許等我這次突破境界,這些黑眼圈才會消失吧。”藥師開懷大笑。

  宋書航只感覺心中有一萬匹草泥馬四處奔騰。

  和在群里惜字如金的形像比起來,現實中的藥師很能聊,還很愛開懷大笑,大咧咧的。形象徹底破滅。

  男生宿舍。

  “這就是你住的地方啊,煉丹房呢?”藥師詢問。

  “煉丹房……勉強算是這里吧。”宋書航指向廚房。

  “這不是廚房嗎?”藥師揉了揉眉頭:“也對,你說過是用電磁爐和火鍋煉的淬體液,也只能在廚房了。”

  廚房啊,唉。藥師突然感到好惆悵,不由自主就深深嘆了口氣。

  不過他很快振作起來。

  “書航小友,你能再煉一次淬體液,讓我觀察一下嗎?”藥師詢問道。

  他昨天通過模擬煉丹的方式,還原宋書航所描述的練淬體液過程時,意外發現了一些有趣的地方。

  不過模擬煉丹畢竟是模擬,會有很多疏忽,所以他還是想親眼看書航煉一次淬體液,確認一些細節。

  “現在嗎?”宋書航看了看時間,第三節課已經過了一半,時間已經是九點半多了。

  “有問題?”藥師疑惑問道。

  “時間上有些不足,再過一個半小時后,早上的課就結束了,然后就是午餐時間。”宋書航解釋道。

  “哦,差點忘記了,普通人需要吃飯啊。真是麻煩,修士的話隨便吃顆藥就能解決這些瑣碎的問題。”藥師喃喃道,片刻后,他又問道;“那書航小友下午有時間嗎?下午我們共同煉淬體液試試?”

  “下午……我有課?”宋書航道——倒是可以請假,而且他連請假條也準備好了。

  “有課?我又差點忘記你是學生來著。那么,你下午的上課老師是誰?”藥師很自然的問道。

  這問題,讓人很不安心啊!

  “前輩,恕我直言。雖然我相信前輩是個正直的人,不過我還是想問問,前輩你不會是想將我下午上課的老師送進醫院吧?”宋書航認真問道——羽柔子引發的慘劇仿若昨日啊!不,根本就是在大昨日。

  “啊哈哈,你也想到這辦法了?很棒的主意吧,只要將你的老師送入醫院的話,你下午不就有空了嗎?放心吧,我能掌握好火候的,只弄斷腿就可以了。”藥師理所當然道。

  面不改色的將人家的老師腿弄斷送入醫院,這就是九洲一號群的優良傳統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