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十八章 修士的推門方式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6月4日,夜。

  宋書航失眠了,完全睡不著。

  或許是明天就能見到群中的‘藥師’前輩,然后學習基礎冥想法門和煉體劍法,進行百日筑基的原因,所以心中激動難耐?

  又或者是因為淬體液的原因,讓他身體得到強化,對睡眠的需要不像以前那樣。所以無法入眠?

  總之,他睡覺不著。

  三個室友早已經呼呼大睡,他卻輾轉反側。

  閉上眼睛大腦也一片清醒。

  感覺自己已經閉眼過了很長時間,打開手機一看,卻只過去了五分鐘不到。

  “這日子,沒法過了。”宋書航嘆了口氣。

  6月5日,晴,高溫依舊。

  一夜無眠,宋書航難免有些萎靡。這種疲憊不是來自于肉身,事實上一夜沒睡他也沒感覺到一絲睡意。

  只是十八年來的普通人生活,讓他感覺自己一夜無眠后,像通宵了一般,精神上有些萎靡。

  早上有四節課,宋書航帶上了手機。這次他記得將電量充滿,免得到時候藥師聯系不上他。

  在他的期盼中,前兩節課很快渡過——藥師卻一直沒聯系他。

  懷著期盼的等待最是煎熬,度日如年都無法形容宋書航此時的心情。

  第三節課,是大學英語。

  還在課間休息時,史密斯教授已經拄著拐杖提前趕來。

  這個一絲不茍的老頭絕對不允許學生遲到,同樣更不允許自己遲到。他是個嚴以律人、更加倍嚴以律已的人。

  據說他三天前被自己的愛犬狠狠咬了一口住院,昨天晚上一出院,就將那愛犬送入狗肉店燉火鍋去了。

  這就是愛的越深,傷的越痛,所以無法容忍愛犬的背叛?

  宋書航看著這位頭發梳的一絲不茍的英國老頭,心中涌上歉意。

  據羽柔子說,她事后已經給可憐的仁水教授和史密斯教授一定的補償,具體是什么補償宋書航沒有詢問。

  “太遺憾了,史密斯教授竟然出院啦。我還以為他要繼續在醫院中呆更久一點呢。”土波看到史密斯教授后,感覺頭皮一陣發麻。

  他的英語成績不太好,再加上史密斯教授性格古板,是他不擅長應付的類型。

  土波詢問道:“我要轉移陣地,往后挪挪了,書航你們呢?”

  “同,我也轉陣地。”李陽德默默點頭道。

  和土波這英語學渣不同,他的英語成績很出眾,課堂上講的知識要點他早已經掌握。所以英語課程時,他可以躲到最后好好思索自己正在寫的程序。

  “我要陪芽依去了,也要轉移陣地。”最后一位室友,高某某推了推眼鏡,笑道。

  高某某姓高,名某某。他和土波一樣,他們的名字都屬于‘不是爹媽親生系’的,他對自己的名字極具怨念。

  無獨于偶,他小時候也偷了自己家的戶口本跑派出所想改名字。遺憾的是,他同樣沒有成功。因為他現在還叫高某某。

  當年的他和土波一樣付出了慘重的代價,甚至比土波還慘。

  因為土波當時付出的代價只是他爸爸一個人男子單打。而高某某當年,則是父母男女混合雙打,打的他是哭天喊地,次日都無法下床。

  他口中的芽依則是他女友,一個只有一米四三,嬌小玲瓏的女生,很可愛。就是不知道高某某怎么下的了手?那女孩看上去簡直像初中生,甚至像小學生一樣。除了蘿莉控外,正常男人真的很難對這樣外表的女孩產生性趣吧?

  這家伙其實是蘿莉控吧,所以才會找一只合法蘿莉女友。

  “不是吧,全體都轉移陣地?”宋書航嘆了口氣,同樣開始整理自己的課本,準備陪室友一起。

  這時,土波咧嘴一笑,按住了宋書航:“書航,你還是留下做個好學生認真聽課吧。”

  “?”宋書航疑惑,不明白土波的意思。

  “抓住機會啊,你不是一直說要在大學里交上女友嗎?”李陽德在書航耳邊輕聲道,說完又壞壞的挑了挑眉頭,一副你懂得的表情。

  “不用謝我們,請叫我們活雷鋒。”高某某酷酷道。

  說完,三個室友接二連三離開。

  留下宋書航莫名其妙。

  半晌,宋書航轉過頭來看了看自己的身邊,頓時哭笑不得。

  在他身邊,那身材凹凸有致的妹子和他僅隔一個座位。看到書航望向她時,她雙眼瞇起,露出一個甜甜的笑容。

  這三個家伙肯定是誤會了什么吧?

  另一邊,三個室友已經擠到教室最后。

  土波擦了擦額頭的汗水:“日了狗了,怎么這么熱?明明剛才都很涼快啊?”

  “你不會到現在都沒發現吧?”這時,高某某推了推眼睛,名偵探死神小學生附身道:“因為我們現在離開宋書航了啊。”

  “這事和書航有蛋關系?他還能控制氣候不成?”土波扇著書本吐槽。

  高某某高深莫測:“他當然不能控制氣候。不過,雖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書航那家伙身上似乎散發著涼氣,簡直像人形空調一樣。我都差點要懷疑他是不是隨身帶著大冰塊。”

  “你這么一說,好像還真是這樣。另外你們有沒有覺的,書航這家伙變白了很多?昨天早上好像都沒這么白吧?我們三個出去找了半天房子他就變白了很多?”李陽德合起自己的平板電腦,淡定道。

  “陽德,你不會想搞基吧?連書航皮膚變白這種事你都注意到?”土波用搞怪的音調道。

  “土波。”李陽德嘴角上揚,道:“你電腦f盤里隱藏的‘學習視頻’還有五個虛擬網盤里的內容還想不想要了?”

  “陽德親哥,我錯了。”土波馬上跪了,那可是他高中三年一點點攢下的寶貝。話說……f盤也就算了,他有五個虛擬網盤的事情為什么陽德會一清二楚?日了狗了,還有沒有啊?程序猿怪叔叔們不能惹啊。

  “我想,這小子會不會用了什么美白霜吧?至于用化妝品原因……大約因為戀愛了吧?”高某某繼續高深莫測,指著宋書航和陸菲妹子:“我賭一百……毛!他們倆之間肯定發生點什么。我已經注意過了,昨天所有課程,陸菲姑娘都會找機會坐在宋書航邊上。”

  “果然給他們兩個點私人空間是很正確的選擇。”

  “等事成了,書航一定要請我們搓一頓。”

  三個室友暗暗點頭,一副做了活雷鋒,深藏功與名的成就感。

  可惜,理想是豐滿的,現實卻是骨感的。

  宋書航根本沒有和妹子打好關系的念頭,他時常注意自己的手機,心中期盼著‘藥師’什么時候才會抵達。

  滿腦子都是修真、基礎冥想法以及百日筑基。

  講臺上,史密斯教授在黑板上書寫著一連串的單詞。或許是年紀大了的原因,雖然教室中有各種高科技的教學輔助器材,他還是喜歡用原始的黑板。

  教室中悄然無聲,史密斯的課堂上就算你不喜歡他的課,趴著睡覺就好,他并不強迫每個人都認真聽課。但如果敢發出雜音打擾他的課程,那么這個學期的學分就別想要了。

  大學期間既然肯來上課,那就代表著要這幾個學分。沒人會和自己的學分過不去,大不了趴著睡一覺。

  咔嚓!砰砰!

  連續的異響突兀響起,在靜悄悄的教室中顯的格外明顯。

  所有人的目光轉向異響的源頭——是教室的大門。

  只見,原本鎖好的門鎖似乎正承受著巨力壓迫,門鎖上的螺絲一點點從木門中崩出。

  咔的一聲,門鎖爆開了。

  就像被人在外面用攻城錘轟開城門時那樣,整個鎖都彈飛出去。很是夸張!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