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三十二章 散修和門派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電磁爐,不是煉丹爐?就是那個燒菜用的電磁爐?”北河散人感覺自己血壓有些飆升。

  宋書航不好意思回道:“是的。”

  “哈哈,不愧是宋前輩。”羽柔子道。

  “那丹爐呢?你用什么丹爐?”北河散人緊接著問道。

  “呃,煉丹爐非要說的話,應該是火鍋盆吧。”宋書航感覺有些羞澀。畫風和仙俠風格對不上,他很不好意思。

  “火鍋盆?什么型號的煉丹爐?不……等下,讓我冷靜一下。你不要告訴我,那火鍋盆就是那吃火鍋用的鍋吧?”北河散人用力的敲出這幾個字。

  “嗯,就是那個。”宋書航肯定道。

  “……”北河散人一串省略號。

  北河散人認為吧——自己這些年的煉丹經驗果然全活到狗身上去了。人家第一次煉丹,用電磁爐加火鍋都能煉出淬體液,而他現在十爐都還要失敗一兩爐呢。

  良久他出聲道:“我能爆粗口嗎?”

  “我靠!”狂刀三浪已經先一步爆了。

  “我靠!”銅卦仙師緊接著跟上。

  “我靠!”醉月居士保持隊形——說起醉月居士,似乎也是個經常會在群里出現的,應該是個很活躍的前輩。但不知道為什么,宋書航每次看到他發言時總感覺很眼熟,但轉過頭來就會將他遺忘。

  “混蛋,你們三個都靠完了,我靠什么去?”北河散人郁悶道:“看我的絕招,@藥師,是時候你出馬了,藥師兄!”

  “在。”藥師冒了出來,他一直就在看聊天記錄。

  半晌后,他刪刪寫寫又憋了一句話出來:“小友,能描述下你煉藥的過程嗎?特別是你剛才說的第四十一味藥劑時的意外。”

  羽柔子眼睛一亮:“哦哦哦,宋前輩,這一步咱也特想知道,咱都好幾次敗在這一步上!”

  有羽柔子在,宋書航很輕松的加入了九州一號群的聊天中,沒有一絲突兀。當然,這跟他潛水了十多天,對群里人的性格了如指掌也有一定關系。

  “沒問題,我就大約描述一下。”宋書航道:“我先是在鍋中放了人參切片,然后加了一瓢水。”

  “等下,加水?”藥師手速大爆,問道:“為什么要加水?”

  “因為如果不加水的話,人參切片放在鍋中燒會燒干的吧?”宋書航答道,心中卻是明白——群里人煉淬體液果然是不用加水的。

  “哦,也對。你用的是電磁爐和火鍋盆。”北河散人感嘆道——為什么知道了真相后,我感覺肝越發疼痛了?

  藥師亦默默點頭:“有道理。你繼續,第一步加水應該不會對后面造成太大影響。”

  隨著宋書航開始描述,群里所有前輩腦海中都浮現這么一個畫面。

  名為‘書山壓力大’的有儒生氣質的男子,端坐在……電磁爐邊上,又在上面放上火鍋,再認真的投入淬體淬配方藥材,開始煉制丹液。

  為什么總有種奇怪的感覺?

  為毛煉丹要和電磁爐和火鍋扯上關系啊!

  宋書航沒有想這么多,他將自己接下來的煉丹步驟簡略的描述出來,并附帶上自己對火候、時間的理解和經驗。同時一些在煉淬體液時遇上的問題也趁機描述出來。

  聽宋書航的描述,見他一點點將自己改良過的丹方解析開來,藥師深感欣慰,這他有種高山流水遇知音的感覺。

  “直到第四十一味藥材時,鍋中淬體液突然爆出惡臭和焦味,鍋中藥液的數量迅速蒸發。眨眼時間就少了五分之一左右。”宋書航回道:“到這一步時,我無法理解原因。只能猜測這是某種藥引?”

  “我也遇上過這樣的情況,然后很快藥液就蒸發干了。”羽柔子叫道。

  “本天師也是如此。”銅卦仙師點頭道。他們并不是煉丹師,不過做為修煉者,煉一些低階普通的丹藥還是不成問題的。

  “因為這一味藥乃是引子,一投入就代表著最后的提純開始。而你們最初煉藥時,火候、時間掌握的不足時。第四十一味引子藥材投入,就會造成這種情況。想要避免需要經驗的積累,沒有捷徑。”藥師回道。

  同樣,若是發生了這種狀況,只能憑經驗和眼力去解決。

  “宋書航小友,你是如何渡過這一關的?”藥師好奇問道。

  “我看藥液被迅速蒸發,就先加了一瓢水,希望能緩解一下蒸發的速度。”宋書航回憶道。

  “又加水?哦……或許這倒是很不錯緩解方法。然后呢?加水也只能緩解,治標不治本。”藥師問道。同時他心中思索著加水的實用性,不過他想的更多——如果遇上這種情況,將水換成一些特制的藥液,或許能更好的緩解藥液的蒸發。

  “然后我干脆將最后四味藥材全部投入,加大火力猛燒。最后鍋蓋被沖起,半鍋的淬體液最后剩下五勺左右。”宋書航回復道。

  “五勺,如果你的湯匙不是嬰兒用的那種,五勺已經很多了。”北河散人嘆道——正常情況下,一次淬體液最終能得到的是,三勺左右。

  “藥效和以前相比起來如何?哦……我忘記你是第一次煉淬體液了。”藥師郁悶道:“我先下去按你的方法煉制一次,有結果后再發表我的意見。”

  言罷,藥師下線去了。

  “哈哈,在對煉藥方面,藥師兄總是急性子。等他煉制完成再說吧,如果按他說的,你的煉制方法能成為新的簡化淬體液,那群里以后會用到你這種煉藥方法的人,就得欠你一份人情了。這份人情,對你來說簡直妙不可言。”北河散人發了個笑臉。

  宋書航來這個群里發言,那就代表著他想接觸‘修真’。事實上從他煉制淬體液,服用之后,他就已經算是一只腳踏入修真的世界了。

  “那么書航小友,歡迎你加入九洲一號群。”北河散人道:“原本這些應該要群主黃山真君和你解釋的,畢竟你是他加入的,也是他覺的和你有緣才留下你。不過今天他家那只大妖犬又發脾氣了,所以我來代勞吧。”

  黃山真君家的那只大妖犬似乎很有個性啊?宋書航心中暗道。

  “你既然選擇踏入修行路,那有些事情我必須讓你知道。修行一道,可不像你想象中的那般輕松。其間有無數劫難,隨時都會有滅頂之災。”

  “我略有所知,市的那場雷劫,我遠遠的看到過。”宋書航答道。

  羽柔子補充解釋道:“宋前輩的住處和市很近,和市也很近。”

  “連阿十六的雷劫你都知道,看樣子這從入群到現在,你一直關注著我們?”北河散人打趣道。

  “哈哈。”宋書航不好意思笑道。他總不能說自己一開始是將所有人當中二病患者,每天看他們樂子吧?

  “既然你已經有了心理準備,那我也就直入主題吧。”北河散人繼續道:“書航小友既然留在這群,顯然是想從我們這里得知修真的方法。那么,按著我們九洲群的傳統,你現在有兩個選擇。散修,或是加入群里某位前輩的門派。”

  九洲一號群加了這么多人,自然有自己的一套行為處事方法。不過像書航這樣純新人,一點都不懂修煉的還真是第一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