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七章 煉制淬體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整副淬體液藥材悶煮時間算起來,要接近四個小時持,電磁爐不會壞掉吧?書航心中稍有些擔心。

  透過火鍋盆的強化玻璃蓋,可以看到人參切片在火鍋盆水中上下翻滾,他心中莫名浮上些小激動——這就是煉丹了啊?

  是的,這就是煉丹了。

  只是為什么,總感覺這和自己平時煮面條也沒太大區別啊。

  果然是自己畫風不對的原因?

  手機被調到秒表模式,宋書航一邊盯著鍋中人參切片,隨時關注著手機時間。

  五分鐘后……

  他馬上打開鍋蓋,投入第二味藥材枸杞子。

  兩種藥材在沸水中打滾,悄悄將沸水染上了一層淡淡的黃色。

  火候、時間,這些都需要經驗積累。

  而經驗這種東西,宋某人一無所有。

  所以,他能做的就是盯著時間,五分鐘一到就開鍋投藥材。至于火候——電磁爐使勁燒吧。

  “果然還是感覺在煮面條啊。”

  如果三個小時后,自己悶煮出來的只是一碗普通的中藥湯,會怎么樣的心情?

  這張‘簡化版權淬體液’丹方,到底能是讓他十八年來的世界觀被徹底崩碎?還是這幾天接觸的修真夢想再次泯滅?

  隨著火鍋盆中熱量上升,廚房中的溫度上升。

  這時,從書航脖子上的冰珠上傳來一陣陣涼意,讓書航渾身清涼。不僅如此,冰珠更讓書航頭腦清醒。不知不視間,進入到了一種極其專注的狀態。

  他輕輕捏了捏胸口的冰珠。

  這顆神異的冰珠,讓他心中對淬體液又多了幾分信心。

  “可別讓我失望啊,如果可以的話,就算是煉藥失敗,至少讓我見識一下‘修真’的真實存在吧。”

  宋書航捏著第三味藥材,平靜的心靈也起了少許波瀾。這第三味藥材是宋書航在網上都沒搜到的東西,其名‘朝露玄草’!

  從形狀上看,這朝露玄草和普通小草區別不大,都是綠色條狀植物。然而,細看之下可以看到這朝露玄草上有水霧凝而不散,如晨間朝露在草葉上時隱時現。

  手機秒表上數字飛快跳動,五分鐘時間到了!

  宋書航挑起鍋蓋,指間捏著的朝露玄草被投入鍋中,又迅速將鍋蓋蓋上。

  他心中有些期盼,畢竟這是一味特殊的藥材,說定定能讓鍋中藥材發生些特殊的變化。

  和前面兩味藥材一樣,朝露玄草在沸水中翻滾浮動。

  宋書航的眼睛依舊緊緊盯著朝露玄草,胸前的冰珠傳來絲絲涼意,讓他的精神力前所未有的集中!

  漸漸的,鍋中三種藥材在他的眼中放大!

  這一刻,宋書航的世界中只有藥材,再無旁物。

  不知是否是因為他專注到了極點的原因,又或者是胸前冰珠的特殊功效,宋書航漸漸能察覺出沸水中三種藥材的每一絲細致的變化。

  每一次的翻滾,便有淡黃的藥性從藥材中被熬煮出來,融入藥湯中。人參切片在散發藥性時,體型在融水后有些膨脹。

  這真是一種奇妙的感覺!

  “火力,似乎有些不夠?”宋書航心中突然產生這么一種感覺。

  他感覺鍋中的藥材需要更大的火力,特別是朝露玄草,需要更高的溫度刺激它!

  于是,他的手指按在電磁爐的溫度控制上,毫不猶豫的增加了溫度。

  嘩嘩嘩~

  鍋中的水更加沸騰,鍋蓋都在水蒸氣推動下震動起來。

  宋書航的眼睛瞪的更大——增加溫度后,朝露玄草竟真的產生了變化!

  原本浮在水上的朝露玄草,一下子融化了!

  宋書航不知道將一根普通的小草煮到爛需要多少時間和多大的火候,但區區五分鐘時間不到,憑他這小電磁爐的火力就算全開,也不可能將朝露玄草煮到融化。

  這是朝露玄草自身的特別屬性。

  隨著玄草化開,藥湯中染上了一層碧綠色藥液。這碧綠色的藥液如同有靈性一樣,卷住了鍋中的人參切片和枸杞子。

  兩種藥材被卷住后,同樣開始緩緩融化,混入那碧綠藥液中。

  宋書航的心臟稍稍加快了一個節奏。

  神奇的變化!

  同時他心中隱約猜出,或許淬體液一開始并不用加水,而要是用特殊的方式加熱人參和枸杞子。再加入朝露玄草的瞬間,就能融化出藥液來。

  他這鍋藥液也不知道是否已經失敗。

  好在他早就做好失敗準備,這次煉藥主要就是熟悉一下流程,將煉制過程中的問題記錄下來。

  五分鐘時間又到了。

  這次宋書航從容不迫的取出第四味藥材,投入鍋中。

  第四味藥材同樣被碧綠藥液卷住,一點點融化于藥液之中。

  “這種程度的火力加熱下,第四味藥材徹底和藥液融合所需要的時間,差不多是五分鐘左右。這就是藥師所說的‘約’五分鐘的原因吧。因為藥材大小、形狀和年份的差異;火候溫度不同,煉丹爐的品質不同,都會導致‘五分鐘’這時間上下浮動。”宋書航的眼睛依舊緊緊盯著鍋中的藥材,心中越發明悟。

  對藥師那副丹方越發理解。

  能有這樣的進步,首先是他脖子上冰珠的功效。這冰珠讓宋書航心靈平靜如止水,精神集中,大腦思維清晰。

  另一方面,宋書航對于煉丹似乎擁有一種天生的靈敏直覺。這是與生俱來的天賦,如果他未來要轉職為煉丹師的話,這天賦能讓他事半功倍。

  對藥師的丹方理解越來越透徹后,宋書航開始不再拘束于固定的‘五分鐘’限制。

  他開始根據鍋中丹液的融合程度,決定下次投入藥材的時間。有時候,他四分半左右就會投入下一味藥材。有時候,則會延長五分鐘以上。

  不知不覺,四十六分鐘過去……

  當書航投入第十種藥材開始,他已經嘗試控制火候溫度。根據藥液融合程度,他的手指時在電磁爐的溫度控制上或加或減。

  他不再是死扣時間,整個人都忙碌了起來。

  在融合了第十六味藥材后,鍋中朝露玄草的融合能力到了極限。而這時,按著丹方上的記錄,宋書航投入了又一味特殊藥材‘三生果核’。

  果然,如同朝露玄草一樣,三生果核重新負擔起了新的‘融合藥材’的責任。

  從最開始的一瓢水后,書航就沒再加過水。火鍋盆中的藥液在燒了一個半多小時后卻沒干涸,反而略有增多。

  投入藥材、關注藥液融合程度、等待;然后繼續投入藥材。枯燥的、乏味至極的過程,卻偏偏容不得一絲疏忽大意。

  這就是藥師、煉丹師!需要苛刻到完美的職業,即使在修真者中,也是萬中無一的存在,是真正能捺的住寂寞的人才能擔當的職業。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