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三章 靈蝶尊者的手段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對方的實力遠超壇主的想象,和他完全不是一個等級的。

  那姑娘隨便一掌拍出,威力就大的可怕。靈鬼那強悍的天賦金盾在姑娘小手下如紙糊般脆弱。

  不僅如此,在對付兩個靈鬼時那姑娘還掏出金色的符咒。那種高級貨色,他挨上一發也要去半條命。

  “至少已經是二品真師巔峰的實力,甚至可能已經是傳說中的三品后天戰王。而且還如此年輕。”壇主只感覺自己這一把年紀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無論是實力還是寶物,他都遠遠不是那姑娘的對手。如果他出手偷襲的話,結局不會比兩個靈鬼好多少。

  不,如果他敢出手的話,絕對比兩只靈鬼要慘。因為靈鬼還有被利用的價值,他對羽柔子來說卻沒一絲價值。沒價值的敵人,送入墳墓再妥當不過了。

  還有那個看似普普通通的男人,他從對方的身上感應不到一絲一毫的氣血之力或是真氣。偏偏就是這么一個普通男人,隨意一坐,就找到了那恐怖封印大陣的陣眼。又在最關鍵的時候,啟動了大陣,將兩只靈鬼徹底封印。

  這份眼力和自信,再加上他那‘前輩’的身份,讓壇主回想起來時,腿都有些發軟。

  他本來就是個謹慎,或者說膽子很小的男人。

  正因為謹慎,他才能修煉‘驅鬼’邪法,四處制造邪靈、惡鬼,卻還完好無損的活了一百七十余年。

  但是,不甘心。

  六十年啊,他在鬼燈寺和靈鬼上消耗六十年的光陰!六十前的種種謀劃、六十年的等待,換來的終是一場空。

  無論他再怎么膽小,也不可能甘心。

  壇主感覺自己的胸口好悶,他抬頭仰望星空,聲音悲慟:“你們取走了自己的靈鬼,倒是將我的靈鬼留下還給我啊。”

  鬼燈寺中的兩只靈鬼,有一只是靈蝶尊者封印的。另一只,卻是這位壇主的!

  至于為什么兩只靈鬼早已成熟,他卻遲遲不取走這兩只靈鬼?非要等到羽柔子她們過來?

  并不是他不想取走靈鬼,在靈鬼成熟后的幾年時間里,他簡直無時無刻都想著將靈鬼從黃大根的墳中帶出來!

  但是,他做不到!

  原鬼燈寺,現在的黃大根之墳的四周,竟然喪心病狂的隱藏著七個強大到讓人發指的陣法。除了那個擺在明面上困靈陣法和宋書航引發的‘毒龍草陣眼’陣法外,黃大根之墓的周圍還隱藏著五個恐怖的陣法。屬于那種給他一千年也破不了的陣法。

  這些陣法一旦被激活,就需要有靈蝶尊者血脈傳人前來時,才能自主打開。只要這一串的陣法沒被破去,就沒人可以取走里面的靈鬼!

  陣內的靈鬼,能進不能出!

  是的,這是壇主最恨的地方——靈鬼能放進去,卻不能取出來。

  當年,他沒發現隱藏的陣法,自以為借黃大根之手推了鬼燈寺便破了困靈陣。然后美滋滋的將鬼燈寺當成自己的囊中之物,等著靈鬼成熟。

  或許這羅信街區真是他的福地。在這里隱居幾年后,他機緣巧合下又得到了一只沒成熟的靈鬼。然后,歡喜的送入黃大根之墓中滋養。

  但當靈鬼成熟時,他想取出靈鬼時,才發現了那隱藏著的六個大陣。

  這絕對是坑人啊。

  其實,只要稍稍動下腦子就應該想到——怎么說也是為女兒預備的培養靈鬼的地方,靈蝶尊者又豈會草率?退幾步來講,就算尊者再怎么看不上靈鬼。但他既然已經買下了這塊地,就是將這靈鬼視為囊中之物,那就絕不可能只扔個困靈陣法在原地!

  可惜,這么簡單的道理,六十年前被貪婪迷離了眼的壇主卻沒有想到。

  “不行,不能就這么算了。至少……至少,要將屬于我的那只靈鬼拿回來。就算是付出我現在所有的一切也再所不惜。”壇主喃喃道。

  只要有一只靈鬼,他就能有機會突破現在的二品真師境界,接觸到三品后天戰王境界,將要枯竭的壽元就能再延百年!

  就算是下跪奉上自己一切也好,無論什么樣的代價,都再所不惜。

  最后再望了眼被陣法圍繞的黃大根之墓,壇主悲痛莫名,踏著沉重的步伐離開。

  壇主離開后,小林子中又有一高大英俊的男子現身。他一臉懶洋洋的表情,掏出手機撥通了一個電話。

  “師父,師妹已經順利找到鬼燈寺,封印了靈鬼。現在已經回去休息,估計明、后天就會回靈蝶島。”男子在很認真的報道,但他的聲音有一種從骨子里透露出的懶散。

  “這就好,這丫頭太讓人操心了,中途沒出什么意外吧?”電話另一端傳來靈蝶尊者的聲音。

  “嗯,沒什么意外。”男子回道。

  “很好,繼續照顧著你師妹,順利抵達靈蝶島后再回復我。”靈蝶尊者又道:“再將我布置的幾個陣法收拾一下,免得被激活的陣法造成凡傷亡。辛苦你了,劍壹。”

  “交給我吧,我辦事您放事!”男子嘿嘿一笑,掛斷電話,他聳了聳肩。

  其實小意外還是有的,比如那個壇主,又比如那個叫宋書航的男人。

  望著壇主遠去的身影,劉劍壹打了個哈欠:“嘛,怎么說呢,這個家伙還蠻識相的,沒有出手,也省得我動手。”

  壇主很幸運,他沒有伺機而動的機會。否則,哪怕是他敢擺出想攻擊羽柔子的架式,現在就絕對被送入黃大根的墓中和黃大根黃泉路上做伴去了。

  至于那個宋書航……很麻煩!如果讓師尊知道羽柔子那丫頭半夜闖入了這男子房間,還以曖昧的姿勢坐在對方胸口的話,自己的師尊還不得跳腳?

  到時候天知道老師會不會布置一個讓他監視宋書航的任務?所以關于這個宋書航的情報,絕對不要跟老師說。

  太麻煩了呢,劉劍壹懶懶想著。反正羽柔子又沒掉一根毛,也沒損失什么,反而還得到了那宋書航很多幫助。

  重要的是,他可是推崇節約精神的男人——他曾經因為懶的呼吸,所以苦修龜息功,最終達到一個月只用呼吸兩三次的境界。他的人生宗旨就是,能用一根手指解決的事情,絕對不會用兩根手指。

  自找麻煩的事,更是絕對不會去做!

  羽柔子是絕對不會想到她發現父親的手札,并一路前往鬼燈寺,都有她父親在背后默默支持。一路上靈蝶尊者更派弟子保持女兒,可謂是用心良苦。

  其實,就算狂刀三浪沒有自已作死,靈蝶尊者也會找其他理由暫時離開靈蝶島的。

  只能怪狂刀三浪正好撞槍口,省去了靈蝶尊者找借口的時間。

  次日。

  6月3日,周一,晴。

  宋書航一直到了八點才從床上掙扎著起來。

  這次羽柔子沒有騎在他胸口叫他起床。

  這不由讓他有些心安,又隱隱有些失落?人性,就是犯賤!

  起床后,撥打了個床頭電話給羽柔子:“起床了嗎?”

  “已經起來了,剛結束晨間打座,前輩我們回去嗎?”羽柔子軟軟的聲音回道。

  “先去吃點早餐,然后就回去。”宋書航答道,酒店有提供免費的自助餐早點。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