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二章 意外的禮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從羽柔子的視覺看來:

  就在兩只靈鬼猙獰沖向書航時,卻見宋前輩不慌不忙,談定的彎腰撿起手機,然后將一株毒龍草拉出。

  前輩是這是何等的從容不迫,就仿佛眼前撲向他的兩只猙獰靈鬼,只是渣渣一樣不值一提!

  毒龍草倒不是什么珍貴藥材,但是……這株毒龍草顯然不是野生的,而是當年有人特意種下!作為押陣陣眼。

  一被撥出后,便有無形的陣法護壁展開。

  那兩只想攻擊宋書航的靈鬼撞上無形陣法護壁,就仿佛蒼蠅撞上了電網一樣,啪啪作響后,摔倒在地,再起不能。顯然已經失去了抵抗之力。

  “好……好歷害!”羽柔子心中驚嘆。

  她是在感嘆宋前輩的眼力!

  她在這里布置了半天,都沒有發現這里竟然還潛藏著一個陣法!宋前輩是什么時候發現的?

  那株毒龍草,是一個強力陣法的押陣陣眼。和普通提供陣法能力的陣眼不同,押陣陣眼乃是一個陣法的開關,一旦被撥出,陣法就啟動!

  這應該是她父親在六十多前的布置。

  看樣子,她父親當年在鬼燈寺設下兩層封印陣法。一層是很簡單的困靈陣法,只限靈鬼活動范圍。設在寺內,隨著鬼燈寺被拆,已經失效。

  另一層卻是強力封印陣法,平時處于隱藏狀態。但只要龍草一撥出就會激活,這是用來降伏靈鬼所用的大陣,此陣一開,鬼燈寺中的靈鬼就會被降伏、封印!

  宋前輩是一過來就發現了這第二陣法吧?他看似隨意卻選擇坐在陣眼邊上,防備她出現意外。

  不愧是前輩,我還有好多地方要學習啊!

  羽柔子這般想著,同時一個箭步沖了上來,將兩只虛弱的靈鬼踩在腳下。

  隨后,她從自己那大箱子中抓出兩枚泛著寒氣的珠子。

  ‘封魂冰珠’,這是封印靈鬼的寶物,將靈鬼封處其中,再準備契約相關的陣法,就能和靈鬼訂下契約!

  羽柔子為了防備自己封印時出差錯,帶了好多枚‘封魂冰珠’過來。

  她將兩枚冰珠夾在指間,雙手迅速掐了好幾個手印。

  “封!”一聲輕咤。

  兩只重傷的靈鬼毫無反抗之力,被分別封于兩枚封魂冰珠之中!

  在宋書航瞪大的眼睛中,之前那兩團圍在羽柔子身邊伴舞的青色光團,被吸入兩枚冰珠。

  這場面,超玄幻!

  無論是什么科學知識都無法解釋眼前發一的一切。

  宋書航輕輕咽了口口水,這一刻,他十八年來建立起來的世界觀,崩潰了一大半——或許,這世界上真有鬼怪存在?

  這種用科學都無法完美解釋的東西,或許正以一種特殊的姿態存在于人間,存在于民間傳說中?

  “前輩,這次真是太謝謝你了。若是沒你幫忙,這次兩只靈鬼恐怕都要逃脫。要是被它們逃走,它們就不會再回到這里,下次想找它們就麻煩了。”羽柔子感激無比。

  “哈哈。”宋書航干笑,這一刻除了干笑外,他還能說什么?

  “前輩,正好靈鬼的數量有兩只。我只用一只就夠了,另一只就送你了!雖然以您的修為可能不會用到,但您可以送給您子孫后代或是弟子。”羽柔子是個很大方的人。價值連城的中階靈鬼,她眉頭都不皺一下,伸手遞給書航。

  俺連女朋友都沒有,哪來的子孫后代?

  “這東西太珍貴了,我不能收!”宋書航認真道——坑爹呢,這冰珠里面的是鬼啊!雖然他還是半信半疑的狀態,但萬一里面是真的鬼呢?

  萬一這鬼出來呢?他怎么辦?他只是普通人一個,根本沒有對付鬼怪的手段,肯定會被鬼吸干精血而死吧!

  這東西,不能收吧?

  “前輩請務必收下,這趟鬼燈寺之行前輩你幫助了我太多太多了!你若不收下這只靈鬼,我心難安,對以后的修煉會造成影響的!”羽柔子同樣認真道,然后硬是塞了枚‘封魂冰珠’到書航手中,不容他拒絕。

  宋書航只感覺入手冰涼,在炎熱的天氣中,他竟然感覺渾身清涼起來——這玩意夏天若是帶在身上,等于是自帶一個冷氣空調。

  “走吧,我們回去吧。”羽柔子展顏一笑,迅速將布置在墳場邊上的東西收回行李箱子,歡快的來到書航邊上。

  書航只能將‘封魂冰珠’塞到口袋,這禮物既然是羽柔子的心意,那便收下吧!況且這東西已經被封印了,應該短時間內不會出來吧?

  他是這么想的。

  “回去補個覺吧,然后明天早上我們去車站看看動車票,準備回去。”宋書航道。

  “嗯。”目的如此順利達成,羽柔子心情很好。

  兩人并肩而行,穿出小林子。

  “哎喲。”羽柔子突然叫喚了聲,隨后她低頭望向自己的右腳。右腳上的鞋子不知何時已經脫膠,鞋底掉落。

  是最后她爆發追趕兩只靈鬼時,對鞋子造成損傷。

  宋書航疑惑轉頭:“嗯?”

  “鞋子壞掉了。”羽柔子抬起自己的右腿。鞋底掉落,露出她小巧的玉足,晶瑩剔透的腳趾可愛的扭動。

  “我扶著妳吧,機車就在前面了。另外,我記得酒店附近就有條商業街,一會兒先去那看看有沒有鞋子。”宋書航哈哈笑了起來。

  片刻后,機車再次發出轟鳴聲,載著兩人遠離鬼燈寺墳場。

  羽柔子托著巨大旅行箱,靠在書航的身后,嘴角上揚,心情很好。

  宋書航感覺,商業街賣涼鞋的大媽真是個冷艷的女子。

  書航:“大媽,這雙女式涼鞋多少一雙哈?”

  大媽皺了皺眉頭,冷冷道:“四十。”

  “好貴,二十賣不賣?”宋書航毫不留情砍價。像這種商業街之流地方,買東西對半砍價絕對沒錯。

  “行。”大媽冷冷一笑:“你要左腳的還是右腳的。”

  書航:“……”

  “哈哈哈哈。”一邊的羽柔子笑到直不起腰。

  最終宋書航只有乖乖掏出四十買了這雙女式涼鞋,讓羽柔子換上。

  兩人上車,往酒店開去。

  路上,宋書航疑惑問道:“話說,我剛才得罪那大媽了嗎?為什么總感覺她在對我冷笑?笑的我背后都涼嗖嗖的。”

  “咱什么不知道呢!”羽柔子嘻嘻笑道。

  前輩,您的紅塵歷練還遠遠不夠啊!她心中想道。

  商業街,大媽傲嬌冷哼:“老娘今年才二十九歲零144個月,竟然叫我大媽?沒賣你一雙二百五都不錯了。哼!”

  鬼燈寺墳場。

  宋書航兩人遠離后,有一道身影從林子里走出。這身影嘆了口氣,掏出一根煙,顫抖著點燃,苦笑——他的苦笑讓人感覺即使遠隔百里,也依舊苦澀無比。

  身影正是那個奇怪的壇主,他一直都隱藏在暗處伺機而動。但到最后,他想要的‘機’都沒出現,想動也動不起來。

  從始至終,他隱藏在邊上當了一回觀眾,眼睜睜看著羽柔子和宋書航帶走了靈鬼。

  他想過強行出手奪取靈鬼,但他不敢出手。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