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十章 靈鬼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小姑娘你怎么知道的?”土波外公好奇道:“的確,從那黃扒皮造了大墳后,剛掛上墓碑,七天后就死了。然后接二連三的……一年不到,黃扒皮一家十幾口死了個干干凈凈。區里所有人都說,這事邪門。黃扒皮那鳥人真是造了大墳,葬了自己一家。”

  “因為那鬼燈寺里有將要成熟的靈鬼,所以有高人買下那鬼燈寺,設下封印,就是防止靈鬼傷人。然而有人推了鬼燈寺,又在上面蓋墳。這簡直是太歲頭上動土……靈鬼可以按墓碑上的氣息追朔到墓主和他家人,吞他們的精氣。死全家還算是好的,沒有死九族就很不錯了。”羽柔子答道,這些知識是不需要對普通人保密的內容,所以她便直說了。

  土波外公沉默了良久,盯著羽柔子喚了兩字:“迷信!”

  ▽萬▽書▽吧,w★ww.w√ansh+uba.c±om

  “年輕人,要相信科學,知識才是力量。別學那些神鬼迷信!”土波外公不愧是時髦老人。

  “嗤~~”書航忍不住笑出聲來。

  然而笑過之后,他心中卻又有些發寒。

  真的只是迷信那么簡單嗎?真的,有那么巧的事嗎?

  羽柔子頓時又羞紅了臉,好生尷尬;她有時候臉皮薄的很。

  好在土波外公沒在這話題上糾結多久,他是個很能聊的老頭,天南地北各種雜亂的知識懂得很多。

  書航和羽柔子在土波外公家一直休息到晚九點,賓主盡歡。

  借了土波一輛機車,書航和羽柔子回歸酒店。

  “早些休息吧。”書航感覺一天下來,身心疲憊,和羽柔子道別后,便鉆入自己的房間休息。

  羽柔子甜笑揮手。

  “前輩,醒醒。醒醒。”睡夢中,宋書航感覺自己胸口有些悶,然后有一只涼涼的小手在自己臉上拍著。

  “唔?再讓我睡一會兒,好困。”宋江書航用力揮手,將自己臉上的東西拍開。

  “前輩,快醒醒,時間快到了。”那兩只小手用力揉著他的臉。

  小手冰冰的,按在臉上時很舒服。

  睡的香甜的書航只能迷糊的睜開眼睛,然后便發現一個超級大美人以一種性感的姿勢坐在他胸口。

  胸大腰細腿長,黑色長發及腰,小屁股坐在自己胸口時那種軟軟的觸感……是羽柔子。

  所謂日有所思,夜有所夢。

  自己早上一整天對著羽柔子這大美人,晚上夢到和她的一些曖昧情節也是正常。所以宋書航傻笑,繼續睡覺。

  “前輩,醒醒啊。”羽柔子雙手夾住書航的臉頰,用力揉搓。

  靠,不是做夢。深更半夜的,羽柔子爬到他房間床上了。

  更重要的是……房卡只有他有啊,羽柔子是怎么進來的?這里可是二十三樓啊!

  他看了看時間,深夜十一點。

  姑娘,你這樣深夜摸到我床上,很容易讓人想歪的啊。

  “啥事?”宋書航努力保持著鎮定,問道。

  “我們去鬼燈寺中吧。”羽柔子答道:“深夜十二點,最容易找到靈鬼了。”

  啥?靈鬼?

  姑娘,你千里迢迢來市找鬼燈寺,就是為了抓那啥靈鬼?

  坑爹呢,這是!

  他還以為羽柔子來找鬼燈寺是有什么重要的事……他根本沒想到有人會為了‘抓靈鬼’這種事千里迢迢趕到市。

  “好吧好吧,我馬上起來。妳可以先從我身上下去吧?”宋書航苦笑道,怎么說他也是個身體功能正常的男人。

  羽柔子這么一個超級美女坐在他身上,他早已經起了反應。真是的,這姑娘就不怕他狼性大起?

  呃……或許羽柔子真不怕。就她那鞭腿秒殺五個醉鬼的戰斗力,宋書航真要狼性大起,絕對是個悲劇。

  羽柔子單手一撐,漂亮的空翻身從書航身上躍下,輕巧的落在床邊,連一絲聲音都沒有發出。

  書航無奈的起來,在浴室換回衣服,擦了把臉清醒一下——反正都已經陪她到市了,現在干脆舍命陪君子,陪她瘋到底吧。

  “開機車去?”書航問道。

  “嗯。”羽柔子拉著巨大行李箱點頭。

  宋書航:“那妳帶著這么大行李箱沒問題?”

  羽柔子纖手一挑,行李箱像羽毛一樣被單手托到頭頂:“沒問題的,不占空間。”

  宋書航感覺膝蓋又有點發軟。

  慶幸自己沒狼性大發,否則明天說不定名為‘宋書航’的男人就要馬革裹尸還了。

  轟鳴的機車聲音在深夜擾人清夢,宋江書航果斷加大油門,迅速竄離酒店區域。

  按著土波外公指導的方向中,書航兩人很快找到那片林子。并不難找,只是因為這里是墳,沒人知道這里原來是鬼燈寺的原因。

  再往前機車過不去,只能停車步行。

  “需要我幫忙嗎?”書航問道。

  “放心吧前輩,區區一只靈鬼傷不到我。我很快就能解決,前輩你只管在一邊替我掠陣就可以了。”羽柔子嘻嘻笑道。

  說話間,兩人已經來到那黃大根一家葬身之地。

  巨大的椅子狀墳墓,是五六十年前很流行的墳墓款式。不清楚黃大根當年是不是知道自己一家都快死了,造的墳很巨大,正好夠一家四代十四口全部葬入。

  由于是深夜,墳場顯的有些陰森森的。

  宋書航不由抱緊自己外衣,心中暗道:“不會真的撞鬼吧?”

  另一邊,羽柔子已經開始行動起來。

  她那口大箱子打開,便有一層瑩光在閃耀。宋書航可以看到一疊疊的玉片,足有上百枚之多!

  還有一個很大的紫金色的鈴鐺,似銅非銅,似金非金,但給人一種——這東西很貴的感覺!

  “呼!”羽柔子輕輕吐出一口渾氣,她一頭黑發無風自動,英姿颯爽!

  隨后,羽柔子伸手在箱子抽出一根根銀色金屬棍,圍著那大墳插了一圈。這些銀棍似乎也很貴的樣子。她又從箱子中抽出一串由細繩串起的符紙,纏著銀色金屬棍繞了一圈。

  這還沒完,她又掏出各種粉末,灑在墳場邊上。這些粉末也不知道是什么東西,灑出后泛起淡淡的光芒,甚是好看。

  宋書航找了塊干凈的石頭坐下,看著羽柔子在墳邊忙碌。

  不知不覺睡意上涌,他感覺雙眼都有些朦朧。

  也不知過了多久。

  當宋書航迷迷糊糊間再睜開眼睛時,便看到羽柔子在墳場上翩翩起舞……三更半夜在墳場上跳舞,這姑娘的興趣愛好真是特殊啊!

  咦?在姑娘的身邊,好像還有兩團青光在閃動,就像在為羽柔子傍舞一樣,甚是好看。唯一遺憾的就是這場地不太美,墳場將這唯美的畫面變的詭異。

  如此美景,當拍下來保存才是!

  書航伸手到口袋掏手機。不得不說宋書航的心臟很大,普通人看到這場面,第一感覺是嚇尿吧。這家伙還想著錄下這場面。

  由于還在迷糊的狀態,一不小心,手一僵,手機從口袋中滑出,落在地上。

  手機屏幕的熒光,隱約照亮了他腳下的一件奇物!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