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九章 五十年前鬼燈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宋書航先是一愣,看清機車上的男子時頓時一喜:“波仔?怎么是你?你怎么也在這里?”

  這帥氣的男孩正是他的三個室友之一波仔,波仔有一個和英俊外表完全不相衫的土渣名字,他姓林,全名林土波。

  這名字讓波仔殘念了十幾年,他感覺這名字土到掉渣。為了這名字,他和他爹斗爭了好多年。甚至有次他獨自帶著戶口本和身份證想去有關部門改名字,結果被他老爹發現,拖了回家,狠狠抽了一頓。

  所以,波仔逢人便讓人叫他阿波、小波、或波仔。

  其實在書航看來,土波這名字還算湊和。比起他王二蛋,劉狗剩之類的不知要好多少了。別以為狗蛋之類的名字只是搞笑,書航老家就有人叫這名字——不過那家伙姓王,叫王狗蛋。

  王狗蛋一直認為自己不是他爹親生的,甚至認為老爹和他有仇來著,否則怎么可能給他取這種名字?

  話說回來,書航完全沒想到會在這里遇上波仔。

  “我外公就住j市,這周我全家來外公家玩。倒是你,怎么也跑j市這來了?”波仔說話間,突然看到書航邊上的長腿妹子。他頓時右拳一拍左手——他明白了,原來書航這家伙是帶著妹子來玩了!

  “嘖嘖,書航看不出來啊,你竟是這么悶騷的家伙。不聲不息的就泡了個這么漂亮的妹子,改明兒一定要請客哈。”波仔嘿嘿壞笑道。

  而對波仔的調笑,宋書航面不改色,古井不波:“別扯蛋了,如果真是我女朋友我就燒高香去了。這是我姐姐,羽柔。她要來j市找一個叫鬼燈寺的地方,只是不認識路,所以找上我陪她一起來而已。”

  “真的?”土波認真盯著書航。

  書航聳了聳肩,羽柔子在一邊甜甜笑著。

  “嘿,好吧,你說是姐姐就姐姐。”土波也不是八卦的人:“你剛才說要找什么寺,找到了嗎?”

  宋書航搖了搖頭:“在網上察了很久也沒查到,所以便來羅信街區當地問問看有沒有人知道。不過酒店的人都不清楚鬼燈寺,也不知道是改名了還是被拆了,所以我準備找當地的老人家問問,說不定有收獲。”

  “這樣啊……要不到我那做客?問問我外公看看。我外公是地道的j市羅街街區人,說不定知道你那鬼啥寺的。嘖,這名字真寒磣,沖著這名字肯定也沒多少香客,肯定倒閉了!”土波嘖嘖道,他對名字啥的很殘念。

  宋書航心中一喜,不過先問道:“不會打擾你家人休息吧?”

  “放心啦,我外公可好客了。至于我老爹,恨不得我能多跟同學在一起念書,別整天三鼓搗各種東西。都大學了,還讓我整天念書、念書,沒逼瘋我。”土波嘿嘿笑道。

  別看他說的很郁悶的樣子,他們父子的關系還算不錯,就是他老爹喜歡抽人。他爹堅信棍棒底下出教子。最喜歡掛在嘴邊的慶是:陰雨天抽娃子,反正閑著也是閑著。這讓土波有點蛋疼。

  末了,土波又問道:“書航會騎摩托車不?”

  “會,但沒證。”書航答道。

  “沒關系,在這窮鄉僻壤的,誰閑著蛋疼來查機車駕駛證?”土波哈哈笑道,轉過頭來叫了聲:“阿勇,你的車借一下,你跟其他人共乘一輛先!”

  “好咧。”一個人高馬大的家伙下車,將車停在宋書航面前。

  “謝謝。”書航笑道。

  阿通瀟灑的揮了揮手,和其他同伴湊車去了。

  轉眼間,一大群人轟鳴著機車遠去。

  宋書航跨上這輛黑色機車,試了下車感。油門輕輕一轉,便感覺車身向前狠狠一竄。

  “好家伙,改造過?”書航剎車停下,笑道。

  “這群家伙的車,全都是我親手改裝的,動力倍棒。”土波嘿嘿笑道。

  倒是忘了這家伙是技術宅,心靈手巧。雖然不至于徒手裝高達,不過經常能弄出各種有趣的機械物品。

  “羽柔子,上車。”書航轉頭朝著羽柔子叫道。

  還好她那大行李箱寄放在酒店中,否則這小機車還真不好載啊?

  羽柔子大長腿一跨,坐到書航身后。柔軟的胸口毫無防備的撞在書航背上,讓羽柔感覺雙腿都有些發軟。

  前方,土波哈哈一笑:“跟上!”

  機車轟鳴聲中,兩車一前一后朝遠方駛去……

  土波外公是個很時髦的老頭,而且喜歡鼓搗一些機械小玩意。土波的這點愛好看樣子是繼承自外公。

  因為很時髦,所以和年輕人很容易打成一片。

  “鬼燈寺?現在小年輕竟然還有人知道這地方?”土波外公豪邁的笑道。

  聽他的話,書航就知道有戲!

  書航馬上問道:“阿爺知道鬼燈寺在哪?”

  阿爺是江南區、j市附近幾個區對爺爺級人物的稱呼。

  “現在還知道那地方的人真不多,那都是六十年前的事了。知道的人大部分已經進了棺材,所以你們這些小輩大部分都沒聽過。”土波外公帶著大家到院子口,指著東面位置道:“你們一直向東,大約七百多米就能見到一片林子。再進去后,就有一座大老墳,那里就是鬼燈寺原來的地址了。”

  “老墳?鬼燈寺是墳?”書航下意識的問了個傻問題。

  “鬼燈寺被拆了?”羽柔子瞪大了眼睛,聽出了真相。

  “是啊,六十多年前,被一個家伙給推平,為他自己造了個大墳。”土波外公道。

  原來是六十年前的事,那時候連電視都沒普及,不像現在網絡發達,什么雞毛大的小事都能鬧的人盡皆知。

  所以關于鬼燈寺根本沒有任何消息,當地年輕人也沒幾個知道,只有一些老人知道當年發生的事。

  “但是,據我所知,鬼燈寺是私人財產吧?在很多年前,就已經有人出錢買下?”羽柔子疑惑道。

  “小姑娘知道的挺多啊。”土波外公回憶道:“事實上……當時那鬼燈寺的土地本來就是扒皮黃的,就是墳主黃大根。六十多年前,他將那鬼燈寺賣給了一個外地人。不過賣之前,他本來就準備推掉鬼燈寺做墳的,正好有個外地人過來,想要買下鬼燈寺。黃大根順水推舟,就將鬼燈寺賣了。幾年后,他見那外地人再也沒有回來,就心安理得的將鬼燈寺推了為自己造了大墳。”

  “這么無恥?”宋書航道。

  土波外公嘆了口氣道:“黃扒皮那家伙的確無恥,那些年被他坑掉的外地有錢人不少。沒辦法,外地人個個人傻,錢多。”

  宋書航悄悄看了眼羽柔子——他猜出那買下鬼燈寺的人,很可以就是羽柔子的長輩。

  但是,羽柔子臉上卻沒有憤怒的神情。只是嘆了口氣道:“那么,那黃扒皮家的人應該死的差不多了吧?”

  這話,讓人有些驚悚。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