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八章 他鄉遇故知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電話的另一頭,一名男子按住電話,他的臉色冷漠,但抓著電話的手卻隱隱有些顫抖。

  六十年了,他也知道那鬼燈寺的原主人實力強橫,肯定不會那么容易死去。但是,六十年的時間,他覺的或許鬼燈寺的原主人已經不在乎這處地方?

  所以他開始布置,想辦法悄悄破開‘鬼燈寺’邊上的封印,要取走里面的東西。

  但沒想到,終究還是有人過來了。

  “可惡!”男子咬牙。

  從酒店出來后,書航和羽柔子在羅信街區閑逛起來。

  扎堆聊天的老人家倒沒遇上,不過遇上了更有趣的東西——五個喝醉了的色狼。

  他在動車上沒有遇上‘紅顏禍水’的情節,沒想到在抵達羅信街區后,反倒是遇上了一群醉鬼見色起意的橋段。

  那是一條人煙稀少的小路,五個醉鬼搖搖晃晃的堵住了宋書航和羽柔子的路,五雙眼睛通紅,貪婪的盯著羽柔子。

  酒壯英雄膽,同樣也能壯小人膽。在酒精的刺激下,人會做出什么事情都不值得稀奇。無論是**母豬、咬狗一口、和狗干架都可能做的出。

  五個醉鬼一輩子都沒見過這么漂亮的妞,一看到羽柔子后,眼睛就再也挪不開了。

  “媽的,這女人漂亮的像仙女一樣。要是讓我弄上一回,短壽十年都愿意!”這是他們的想法,所以他們借著醉意就圍上了。

  怕什么?大不了進去坐幾年。

  這就是不懂法的可憐之處,他們只是隱約聽人吹牛逼時提起過,強干姑娘后進去坐幾年。但他們以為現在還是好幾年前?又或者以為這里是印度?

  這年頭,強干姑娘一進去就是無期,情節稍惡劣點就是一粒花生米。

  宋書航看到這場面哭笑不得,他活動了下筋骨,就準備出場。

  他的戰斗力不錯……平常他都能輕松一個打三個,更何況眼前這五個瘦巴巴的醉鬼?正因為如此,學校邊上的不良也沒人會打他的主意。

  這種對手,他一個人能打十個!

  就在宋書航準備一展拳腳時,耳邊有一陣風呼嘯而過。

  接著他看到一雙修長的腿快如閃電不斷踢出,那腿在空中踢動時,就如蝴蝶在花叢中穿梭一樣,甚是好看。而且不僅僅是好看,威力更是恐怖。雙腿抽在空氣中時,甚至會發出啪啪啪的鞭子**聲音。

  五個醉鬼慘叫,倒飛出去,在地上**抽搐著,又吐了一地,半晌便不省人事。

  撲街了?多久?一秒?或者是更短!

  宋書航轉過頭來,便看到羽柔子收回長腿的動作——酷斃了好不好!

  和羽柔子比起來,他那點拳腳真是三腳貓。

  看著不醒人事的醉鬼們,書航腦海中想起了學校外那群體撲街的不良們。

  如果,他是說假設若是以羽柔子剛才表現出來的戰斗力,好像的確可以在很短的時間內讓那天七八十個不良們集體撲街?

  不過,那時候羽柔子還在飛機上呢。

  難道真是群里那位蘇家阿十六做的?難道群里的人,會不會個個真的都擁有爆表的戰斗力?

  “沒弄死人吧?”宋書航有些擔心。

  “放心吧前輩,我有分寸的。最多讓他們昏迷兩天,就能醒來。這個時間正正好,三天的話,不喝不吃容易出問題。”羽柔子答道。

  這答案,讓宋書航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那些昏迷的不良們久久沒有醒來,會不會也因為這個‘兩天’的期限還沒到?

  “我們走吧,前輩。”羽柔子嘻嘻笑道。

  宋書航僵硬的點頭,頭腦中一種混亂,跟著羽柔子離開現場……

  待書航和羽柔子遠離后,小路后的角落中,有一男子踏著穩重的腳步來到五個醉鬼身邊。

  “醉鬼果然還是太弱了,根本連讓對方動真格都做不到。”男子嘆了口氣。

  男子身后有一黑衣人半跪在地,沉聲道:“壇主,需要我們派幾個人上去試試嗎?”

  “不用了,五個醉鬼只是普通人,所以對方出手會有分寸。若是我們的人上去……對方可不會手下留情。”壇主沉聲道,他的人每一個培養起來都不容易,哪怕是一個最普通的新人培訓出來,都需要花費一百萬美刀以上,可不是隨便的消耗品。

  剛才那女子只是只出手教訓這五個醉鬼,隱約間已經可以看到她的實力。那種破空的鞭腿和收發自如的力道,絕對不是一品躍凡層次的武修能做到的。

  對方已經是凝聚了真氣的強者!

  這已經不是他的那些屬下可以抗衡的存在。

  而且那女子身邊還有一個連他都完全看不出深潛,實力高深莫測的‘前輩’。

  對方可以輕易的用各種姿勢滅掉他重金培養出來的精英們。就算他屬下再多,也不是這么浪費的。

  說實話,他有點被嚇到了。

  “只有伺機行動了。”壇主喃喃道。

  他心中對鬼燈寺內寶物已經絕望了一大半,只是還有點不死心罷了。

  羽柔子和宋書航又在羅信街區轉了半天,也遇上了五十多歲的位長者,但并沒人知道鬼燈寺。

  宋書航感到頭痛,沒想到找個寺廟都這么麻煩:“羽柔子,妳能確定鬼燈寺是在j市的羅信街區嗎?”

  “絕對就在這里,而且名字我也絕對沒有記錯,鬼怪的鬼,燈籠的燈!”羽柔子堅定道:“我母親懷我的時候帶我來過這里,不過那時候我只能借助父親的法術用意念觀察外界,只記得那個木制的鬼燈寺牌匾。”

  她的話,前面半名宋書航聽的懂,后面半句就不知道扯哪去了。自己和她的思維果然不在一個次元的。

  “那附近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不?比如是在山頂?山腰?或者有沒有小河?”書航問道。

  “不是山上,應該是平地。其他的我就記不太清了。”羽柔子不好意思道。

  “北河前輩有消息了沒?”

  羽柔子掏出手機看了看,欣喜道:“北河前輩上來了。”

  九洲一號群中。

  北河散人:“羽柔子,妳們已經找到鬼燈寺了嗎?”

  “還沒,前輩已經有消息了嗎?”羽柔子欣喜的輸入消息。

  “抱歉,我這邊問了些同道,可惜我認識的人都在華夏東部位置,沒人知道j市的消息。”北河散人又發了個苦笑表情:“而且,剛來了個很棘手的家伙,到現在還在和我糾纏不清。接下來我恐怕幫不上什么忙了。”

  “沒事,前輩您只管忙吧。”羽柔子笑著回道。

  書航看到這消息時,頓時感覺北河散人……真是個靠不住的男人。不需要他時,他每天每秒都在線。真正需要他時,他就馬上出事了!

  “宋前輩,我們靠自己!”羽柔子握著小拳頭,做了個加油的姿勢。

  好萌!宋書航不知為啥,感覺這個明明看上去年紀比自己要大的女人,卻意外的感覺好萌。

  正說話間,前方有刺眼的車燈成排亮起。一排五顏六色的機車發出‘嗚嗚~~’的轟鳴聲,向著書航這邊飛馳而來。聽這巨大的轟鳴聲就知道,這些機車都是改造過的。

  “飆車族?這都什么年代了?”宋書航喃喃道,拉著羽柔子靠向街邊。

  聽到飆車族這幾字時,羽柔子的雙眼都明亮了:“要干掉他們嗎?”

  “啥?”宋書航不理解。

  “飆車族不是應該送入監獄的嗎?打暈他們,送他們去監獄!”羽柔子摩拳擦掌,一副躍躍欲試的樣子。

  “……”姑娘,妳說的好有道理,我竟無言以對。

  不過,羽柔子終究沒有出手。

  那七八輛機車在經過書航等人身邊時,其中有一輛突然急剎車,一個漂亮的旋轉,回停到書航的身邊。

  摩托安全盔打開,露出一張劍眉星目帥氣的臉蛋:“書航!你小子怎么跑這里來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