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七章 鬼燈寺與試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呵呵,送姐姐回去,順帶去她那玩玩。我們老師請假,可以多休息一天。”書航特意咬重‘姐姐’兩字。

  必須要將自己和羽柔子間的關系介紹清楚。

  否則眼前這群大嘴巴一傳,明天整個院系都會以為他宋書航交了一個比模特身材還霸道的女朋友了。

  那么一來,他宋書航的清白就徹底完了,想趁著大學交個女朋友結束自己的處男之身也會變的艱難起來。

  另外,他也未嘗沒有要報復羽柔子叫他‘前輩’的份。他一個十八歲少年,被一個姑娘前輩長前輩短的叫著,夭壽啊!

  “啊啊,是書航你的姐姐啊。”那同宿舍的男生們眼睛一亮,心中同樣涌上一個想法——書航,友乎?

  如果可以在‘友’這個詞上更進一步,成為書航的姐夫那就更好了!

  “我們先走啦,回頭見!”書航哈哈笑著,沒給這些家伙趁機套近乎的機會,揮了揮手,瀟灑的離開。

  羽柔子笑著對那幾個男生揮手,跟在宋書航身后快步離開男生宿舍。

  “書航這小子竟然有這么漂亮的姐姐。我決定了,從明天起書航就是我的兄弟了,我罩著他。”有人笑道。

  “你更想要做的是書航的姐夫吧?”另一人嘿嘿笑道。

  “別不小心沒做成書航的姐夫,反而變成書航的弟弟了。記得你家也有個漂亮的姐姐喲。”

  “嘖,要是書航肯介紹他姐姐給我認識,我馬上將我姐姐賣給他。甚至賣一送一都可以!”

  幾人有說有笑的回宿舍去了。

  畢竟,驚艷歸驚艷,但現代人中哪個不是經歷了網絡各種美女洗禮,又有誰會一見鐘情那么純情?

  三點半檢票,四點開車。

  羽柔子是靠窗的位置,宋書航坐她邊上。

  說實話,剛和羽柔子一起上動車時,書航突然想起最近看的幾本都市小說。

  里面每當男主角和漂亮的女主角出門時,無論是開豪車、坐地鐵、乘公交,甚至是自行車,都會有后臺很硬的反派龍套看上了女主角的美色,然后上來各種挑釁。

  身懷絕技的男主色自然是狠狠出了風頭,將反派龍套各種虐。然后反派龍套被虐出翔,懷恨在心。明面上不敢針對主角,暗底里使各種陰招。

  然后各種恩怨情仇。

  書航自認為沒有男主角的命,不過身邊羽柔子的漂亮程度應該不下于那些都市小說的女主角。所以宋書航在想,會不會有牛逼的男人過來想和美人湊近乎,然后對他各種挑釁?

  到時候……他是要將對方打死以絕后患好呢?還是打個半死就好?

  遺憾的是,小說畢竟是小說。現實中反派龍套那樣囂張又無腦的或許會有,但太少了。和大熊貓一樣稀少,想遇上可不容易。

  兩個小時漫長路程,根本沒人過來挑釁書航,更沒人和羽柔子湊近乎。

  這讓書航有些小失落……

  開車后半個小時,羽柔子迷迷糊糊起來,靠在座位上便睡著了。沒多久,她身體一傾,腦袋靠在了書航的肩膀上。

  宋書航只能盡量放柔自己的肩膀,讓這姑娘能睡的更舒服點。

  兩個小時的動車時間飛逝。

  “叮叮叮~~各位旅客您好,列車已經到達黑象站,請拿好您的行李和貴重物品,從列車前進方向右側車門下車,下車時請注意列車與站臺之間的間隙。”

  “到站了。”宋書航輕輕拍了拍羽柔子。

  羽柔子迷迷糊糊的睜開眼睛,一邊揉著眼睛,嘴角掛著透明的口水:“早上了嗎?”

  被萌到了,竟然被這個看上去比他要年長一些的姐姐級女人萌到了。

  “是列車到站了,我們快點下車吧。”宋書航牽起她的手,又拉起那沉重的行李箱,快步離開列車車廂。

  一直到列車呼嘯著離去后,羽柔子才真正清醒過來。

  “前輩,幾點了?”

  “晚上六點零七分了,我們已經在j市黑象站,出去后直接打出租車去羅信街區,然后在那找個地方先住下。”宋書航答道。

  “好的,聽前輩的安排。”羽柔子點頭道……她最喜歡就是這樣了!一路上的吃喝住行都有人安排,她只用跟著到目的地就可以。腦子都不用動,這種感覺才是真正的幸福。

  黑象站內部有出租轉用通道,那里有很多出租在等著乘客。

  “小哥,去哪呢?”一輛出租在宋書航和羽柔子邊上停下。

  “羅信街區。”宋書航打開副駕駛座,答道。

  “j市的羅信街區!”羽柔子附加了一句,這姑娘是對江南區的羅信街區有陰影。

  出租車師傅一愣,隨后笑道:“呵呵,姑娘真有趣。”

  羽柔子知道自己鬧了笑話,又漲了個大紅臉。

  j市的羅信街區離動車黑象站很近,不過十多分鐘的車程。

  兩人下車后,按著導航上指引在羅信街區找了家酒店,暫住下來。由于倆人不是夫妻,想在酒店中訂一個房間這種美事是想都別想。

  就算宋書航想,且羽柔子不反對,酒店老板還不同意呢!這年頭,查的太嚴。萬一出了問題,酒帶也有連帶責任的。

  晚餐后,趁著天色尚早,兩人準備去羅信街區逛逛,尋找鬼燈寺。

  羽柔子要先將那大箱子放到房間中去。書航沒東西要整理,收好房卡后在前臺等著。

  今天客人不多,負責招待的姑娘并不忙碌。

  宋書航趁機詢問:“你好,請問羅信街區這里有沒有一個叫鬼燈寺的地方?”

  招待妹子思索了半晌,搖了搖頭:“很抱歉先生,羅信街區的寺廟不少,但沒聽說過鬼燈寺。”

  像這種名字比較奇特的寺廟,如果有的話她不可能不知道。

  “那有沒有諧音的寺廟?或許不一定叫鬼燈寺,叫鬼登寺、槐燈寺啊、歸櫈寺啊,都有可能。”書航繼續問道。

  現在網絡這么發達,卻連一絲線索都找不到的寺廟,也可能是諧音。

  招待妹子很負責任的想了很久,再次抱歉的搖了搖頭:“對不起,我恐怕幫不了您。或許是很久前的寺廟,先生真要找的話,或許可以問問羅信街區的老人家們。”

  “謝謝。”書航點頭道。

  說話間,羽柔子已經從房間中出來。

  “接下來我們去哪?”她問道。

  “隨便逛逛吧,主要找找有沒有扎堆閑聊的老人家,看看能不能問出點什么。”

  兩人邊走邊聊,離開酒店。

  就在宋書航兩人離開酒店后,酒店前堂大廳中,有一女子面色沉重掏出手機:“壇主,我在羅信榮華酒店看到有人打探鬼燈寺的消息。一男一女,外表約二十上下。”

  “該來的終于還是來了嗎……對方實力如何?”電話那頭,一個冷漠的聲音響起。

  “女的看上去很強,男的雖然看上去像普通人,但那女的卻一直對他很尊敬,私下間都以前輩相稱。”女子答道。

  “有多強?”那聲音依舊沉穩,冰冷。

  “屬下完全看不出來,只能感覺她很強。”

  “我明白了。繼續盯住她們的位置,不要讓他們發現,我安排機會試探一下他們的深淺。另外,讓其他監視點的成員打起精神,說不定尋找鬼燈寺的人不止他們兩個。”

  “是。”女子收起手機,快步離開酒店,沿著宋書航他們離開的方向跟去。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