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六章 這事,有點邪門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反正送一個老師進醫院是送,送兩個也是送!

  一不做二不休,這史密斯的英文老師,也送進醫院吧!羽柔子眼中閃過一絲堅決……和殺氣!

  “宋前輩,你們這史密斯老師長是外國人嗎?他長的怎么樣?”羽柔子假裝好奇問道。

  “那家伙啊,是個古板老頭,雖然教學水平很好。”宋書航笑道,隨手在消息中的‘史密斯教授’名字上一點。

  隨后一位一臉嚴肅刻板,頭發梳的一絲不茍的英國老者照片彈了出來。

  &nb●▼萬●▼書●▼吧,ww★w.w▲ansh▲uba.co∧msp;江南大學城的校園網是個獨立的資料大系統,只要有相關權限,里面所有學生、導師的資料都能查到。

  “看上去有些嚴肅,他也住教師公寓嗎?”羽柔子緊張問道。

  “嗯,是啊。”宋書航哪有想那么多,點了點頭,又繼續添加羽柔子的身份證,注冊購票去了。

  羽柔子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悄悄的又前往陽臺,重新戴上法器: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

  很快,她便找到了目標。

  史密斯教授正牽著一條寵物狗在學院河道邊溜狗。

  “奇怪了,起涼風了嗎?”突然,這位嚴肅的英國老頭縮了縮衣領,感到莫名的寒氣,有些疑惑。

  “抱歉了,抱歉了。和那仁水老師一樣,等事情結束,我會為你們補上賠償的。”羽柔子又喃喃念了半天,然后她雙手搓起那張金色符紙。

  學院河道……

  嚴肅的英國老頭感覺今天狀態不好,臨時決定還是回宿舍休息:“漢姆,我們回去吧。正好,要準備一下明天課堂的內容。”

  說著,史密斯教授拉了拉寵物狗的鏈子。

  “嗚……嗚!”這時,原本乖巧的寵物狗突然發出一聲聲壓在喉嚨中的吼叫,而它的雙眼亦變的通紅。

  史密斯教授感覺到手中的狗鏈上傳來一股巨力,原本輕輕一拉就會乖巧順從的小狗漢姆,今天卻獰著脖子。

  史密斯教授皺了皺眉頭,用力拽動狗鏈。

  “汪!”寵物狗的確順著狗鏈回來了,但它是紅著眼撲上來的!血盆大口張開,對準英國老頭那干瘦的小腿,狠狠一口咬下。

  “Oh,NO!help!helpme!”河道邊上響起了史密斯教授的慘叫聲。

  十五分鐘后。

  江南大學附屬醫院,一間二人病房。

  仁水老師躺在床上,雙足被高高吊著,呈現很羞恥的姿勢。他夫人抱著孩子,一臉哭笑不得的表情。

  正在這時,醫院的門打開了,一位嚴肅的英國老頭被送入病房。

  “咦?史密斯教授?您不是替換我明天下午的課,您這是怎么了?”仁水老師驚問道。

  英國老頭用咬字清晰的中文恨恨道:“被……漢姆咬了一口。嘶,就是我養的那只狗。醫生說咬的太狠,傷到骨頭了。嘶,要住院了。等明天出院我就要將它宰了燉湯!嘶……”

  這個嚴肅的英國老頭顯然是被自己養的小狗傷透了心,感覺那的簡直是養不熟的白眼狼,這么狠的一口下來,差點要了他老命。燉湯,必須燉湯!

  “……”仁水老師感覺今天這事吧,有點邪門了!

  另一邊,宋書航已經替羽柔子訂好動車票。

  這時,校園網內賬號上又彈出了一條新消息。

  “機械工程學系,機械設計與制造學院19系43班的同學請注意:因史密斯教授也受傷入院,明天下午的大學英語課取消。明天下午機械設計與制造學院19系43班休息半天,請同學們相互轉告,并做好相關準備!謝謝。”

  這條短消息同樣一連重播了三次。

  而且被設定為每隔半個小時就重播一次,覆蓋前面一條消息。

  “……”宋書航望著這條短消息,心中有一萬頭草泥馬狂奔而過。

  他轉過頭來看望向笑靨如花的羽柔子,他感覺今天這事吧,有點邪門了!

  書航最后還是陪羽柔子去市了——因為他已經沒有不陪羽柔子一趟的理由。

  他絕對不會想到,兩個教授接二連三的被送入醫院。這種概率幾乎等于中彩票大獎的事,也讓他撞上了?因為兩個可憐教授的悲慘遭遇,導致他明天有了一整天休息的時間。然后在羽柔子興奮的眼神中,他訂下了前往市的動車票。

  票號和羽柔子的是連號,所以是緊挨著的座位。

  “話說羽柔子,兩個教授接連入院,是偶然嗎?”書航緊緊盯著羽柔子,眼睛一眨都不眨。這是以眼殺人、用氣勢壓迫敵人的絕招。在筆直盯視下,被盯的人若是說謊就會不自在。

  今天發生的事情實在巧合過頭了。一個教授入院了,另一個教授接了代替的課,三分鐘都不到就轟轟烈烈的入院了,這是什么狗血的劇情?

  書航自認為早已經過了幻想的年齡,武俠夢、仙人夢之類的早已經從他生活中褪去。但現在,他真的懷疑羽柔子是不是真的擁有一些特殊的本領,將兩個教授送入了醫院?

  甚至他腦洞大開時,往邪惡方向想——這姑娘其實是一個很恐怖的黑暗勢力千金,像電影中的一樣,暗底里有一大群人隱藏在她身邊,隨時滿足她的各種愿望?然后,因為她想要自己明天陪她去市,那些暗底里的屬下就殘忍將兩個教授送入了醫院?

  被宋書航烏黑的眼睛列死盯住時,羽柔子卻是一臉鎮定:“怎么可能呢,咱可不是會做這種事的人呢?宋前輩你要相信咱!”

  她的眼睛純凈的如從沒被人污染的圣湖水一樣清澈,但是……那個‘咱’的口癖是怎么回事?

  好在書航沒有在這話題上糾結,他也就是有感而發,隨口問問。

  “我們下午三點十分左右出發,三點半就能抵達江南大學城車站。趁著還有點時間,妳不如在網上盡量找找關于‘鬼燈寺’的情報。我去買兩份午餐回來,妳有什么忌口的嗎?”宋書航問道。

  “沒有,我什么都能吃。”羽柔子答道,這個時候為了掩飾自己的不安,就算是她最討厭的青椒,她也會一口吞下的!

  “那你加油找鬼燈寺,我去去就回。假如這個時候我的室友突然回來,你就說是我朋友就好。”宋書航揮了揮手。

  待宋書航離開后,羽柔子有些做賊心虛的縮在電腦前,繼續搜索關于市羅信街區的所有寺廟,一個個核對。

  6月2日,下午三點。

  宋書航的三個室友已經收到校園網內的通知,所以今天沒回有宿舍。

  “羽柔子,我們出發了。”宋書航叫喚道。

  “就來。”羽柔子從電腦前站起,垂頭喪氣。

  她查了半天,依舊沒找到鬼燈寺的情報。而北河散人也不知道有什么事,整個下午都沒上線。

  宋書航將從吃貨天堂中買的東西分類放入冰箱,又給三個室友留了簡單的紙條,示意冰箱中有吃的,讓他們隨意。

  這趟出門他帶了個掛包,里面放著的手機、充電器和充電寶。這趟出去不知道要多久,萬一手機沒電會很麻煩。

  羽柔子拉著她那個大行李箱跟在書航身后。

  書航看她垂頭喪氣的樣子,問道:“沒找到鬼燈寺?”

  “完全沒有消息,也不知道是改名了還是被拆了。現在只有去市當地問問那里的居民了。”羽柔子郁悶道。

  “船到橋頭自然直,先去再說吧。”

  兩人邊說邊走,坐電梯下去。

  下午三點,宿舍樓里的人漸漸增多起來,各系的半走讀的學生都開始陸續歸校。

  “阿航,去哪玩啊~”迎面有書航的同學揮手招呼。很快,他們的注意力馬上被宋書航背后的羽柔子吸引過去——好一個高挑的大美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