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五章 仁水教授之傷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在宋書航想來,兩箱藥材恐怕是各種各樣奇怪的東西吧?至少不會是名貴物品。所以他打趣道:“那我就先謝謝你啦。還有,你有動車網的訂票賬號嗎?”

  羽柔子搖了搖頭,無論是訂飛機票、車票,她都用不著自己訂的。她家有很多的仆役弟子為靈蝶島效勞。

  “那妳將身份證給我一下吧,我一會兒用我的賬號替你訂張票。”宋書航道。

  “好的!”羽柔子乖巧的將自己的身份證遞上,然后又道:“宋前輩,我可以去陽臺上看看嗎?”

  “別這么拘束,隨意啦。”宋書航笑道,多么好又有禮貌的姑娘啊,可惜中二。

  羽柔子靦腆一笑,快步走到陽臺上,放眼望向屋外。

  陽臺朝東,外面是寬闊的道路和學校的花園,沒有阻礙物。所以雖然只是二樓,視野也極為廣闊。

  羽柔子先是小心翼翼的瞄了眼宋書航,然后又鬼鬼祟祟的在身邊施展了一個隔斷能量波動的小法術,用來掩護她接下來的動作,避免被‘宋前輩’感應到。

  準備就緒,她悄悄從口袋中掏出兩個隱形鏡片,戴上。

  別小看這兩片東西,這可是靈蝶尊者新手煉制的法寶——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

  名字長了點,這是升級加強版的千里眼。

  一旦戴上鏡片后,就如詩詞所言,能將人的視覺提升到高空,以上帝視覺俯視大地。

  這是一個知道女兒容易迷路的父親的耗心良苦之作,為的是讓女兒在認不清方向時可以用俯視的角度找到正確的路。承載著滿滿的父愛。

  都說女兒是父親上輩子的情人,這話果然不假。

  要是換成兒子,靈蝶尊者絕對不會這么用心良苦——堂堂大男人還迷路,說出來不丟臉嗎?找不到路,就不會拆掉前面擋路的東西筆直的朝著目的地前進嗎?勇往直前才是男人的浪漫啊!

  花開兩朵,各表一枝。

  羽柔子利用法寶的上帝視覺,很快鎖定了江南大學的教師公寓。又核對資料,順利鎖定了那個個子高挑,戴著黑框眼鏡私文的仁水老師。

  此時無辜的仁水老師……正在陪剛滿六個月的女兒午睡。

  因為‘陪女兒午睡’很容易讓一些紳士想歪,所以必須、一定要加上女兒的年齡!再次鄭重聲明,這是個‘剛滿六個月’的女兒!

  一切進行的如此順利,有如神助!

  “找到了!”羽柔子心中欣喜,然后她雙手合幾:“抱歉啦,抱歉啦,真的很抱歉,事后我一定會補償你的,但現在請你務必扭傷腳住院吧!”

  在她合幾的雙掌間,有一張金燦燦的符紙閃爍。符咒之類的東西基本上都是一次性消耗品,但也有一些高級貨色能反復使用多次。

  羽柔子手中這張毫無疑問就是高級貨。

  也只有像羽柔子這樣擁有一個吊爸爸的修真二代,才會將這種高級符紙如此浪費。

  高級符咒制作不易,雖然能反復使用,但也有數量限制,用一次就少一次。普通修真者得到一張高級符咒,都要扣著手指計算著將其用在刀口子上!

  金色符咒的能力在羽柔子的控制之下發動。

  遙遠的老師公寓中。

  仁水老濕睡的迷迷糊糊間,突然被一股力量推動,從床上摔了下來。

  很不巧的是,他的腳正好處于一個容易被扭傷的角度。

  于是……砰!

  咔,有東西扭到的聲音。

  “咝!”仁水老師痛醒過來,悶哼、直冒冷汗,扭傷的腳跟迅速紅腫起來。但為了不吵醒睡覺中的可愛女兒,他手指抓緊被子,咬緊牙關將慘叫吞回肚子——可憐天下父母心。

  仁水老師咬緊牙關,伸手飛快在腳跟揉搓起來,顯然很有經驗。這種程度扭傷還沒有要住院的境界,擦點紅花油睡一覺,第二天就能重新萌萌噠。

  揉了片刻后,仁水老師單足站起,撐著墻壁一跳一跳的往冰箱處挪去,準備去取紅花油和冰塊冷敷一下。

  但是……羽柔子的法術還沒有結束,她的目標可是將這位可憐的老師送進醫院!

  仁水老師以為自己只是意外摔床扭傷,并不知道冥冥中有一股神秘力量,要讓他的腳一定要扭到住院的程度。所以他不知道自己扶墻單腳跳著前進是如何危險的事——這種前進方式無疑很適合再扭傷一次。

  仁水老師跳著跳著,突然跳了個空。

  咔,這次是骨折的聲音……另一只完好的腳,骨折了。比之前傷的更重。

  “咝!”仁水老師轟然倒地,瞪大眼睛、疼的直抽冷氣,這次痛的眼淚都出來了——男兒有淚不輕彈,只因未到傷心處。

  他望著一只扭傷、一只骨折的腿,眼眶頓時就濕潤了。

  但又沒辦法,只能自認倒霉。

  抽了半晌冷氣后,他小心翼翼的掏出手機,打了個電話給老婆大人,請求支援。他老婆大人也是江南大學的導師。

  因為有女兒在,他不好直接打120醫院電話。得等老婆回來后有人照顧女兒,再送自己到醫院。

  在聽到自己丈夫講述‘兩只腳扭傷’經歷后,仁水老師的妻子是又擔心,又感覺有些好笑。

  匆匆請了一節課的假后,她往家中趕去……

  仁水老師結束和老婆大人的通話后,又打了個電話給校方,請了明天下午三節課的假。就他這兩腿都要受傷的情況,百分百要住院了,所以自然要通知校方給他安排調課一下。

  “搞定。”羽柔子滿意的點頭,收好金色符紙。

  如此一來,她的目標就達到了。

  仁水老師請了假,明天下午的課就空出來了。

  明天沒課,宋書航明天就有空了。

  書航有空了,就能陪她去j市了。

  你看,就是這么簡單!

  事情辦成,羽柔子心情大好。

  進屋后,便看到宋書航在動車網上替她訂購動車票。

  “宋前輩,不如你也訂一張吧。說不定你明天下午會沒課?”羽柔子探過頭來,軟軟道。

  “哈哈,如果真沒課我就再訂一張。”宋書航打趣道。

  話音才剛落。

  叮當!

  這時,校園網內的賬號上突然彈出一條消息。

  “機械工程學系,機械設計與制造學院19系43班的同學請注意:因仁水老師受傷入院,明天下午的數理統計課替換成史密斯教授的大學英語課。請同學們相互轉告,并做好相關準備!謝謝。”

  這條短消息一連重播了三次。

  而且被設定為每隔一個小時就重播一次。

  江南大學校方的動作可是很快的,辦事效率極高!從仁水老師打電話請假,再到這條短消息發送出來,不過一兩分鐘的時間!

  “咦,仁水老師受傷了?這么巧啊。不過明天換成英語課……又要上史密斯那古板老頭的課了嗎?”宋書航自言自語。

  而站在他身邊的羽柔子雙眼頓時濕潤了。

  這是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啊!

  但是,靈蝶島出來的人,絕對不會輕言放棄,絕不!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