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三章 假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學校的宿舍是個很奇妙的地方,女生宿舍那是男生的禁地,男生敢越雷池一步就是死刑。

  但是男生宿舍對女生來說卻是自家菜園子,想進就進,想出就出。所以宋書航帶一個妹子到宿舍沒有遇上任何阻攔。

  再加上周日的原因,宿舍大樓里大部分同學都出去散心玩樂,又或者宅在宿舍中游戲。書航帶著羽柔子回來時,并沒有引起太多人的關注。

  書航的宿舍在二樓,宿舍配有電梯。不過他們宿舍的人一般都走樓梯。才一樓,走樓梯比電梯要快多了。

  “需要我幫妳提下行李箱嗎?”書航望著羽柔子手中拉著的大行李箱,作為男人,替女士提一下行李和包包是不可推辭的事。

  “麻煩前輩了。”羽柔子靦腆一笑,將大行李箱推向宋書航。

  宋書航一路上看到羽柔子拉著大行李箱,在路過一些凹凸不平的地段時甚至還會提著行李箱過去,很輕松的樣子。

  所以他潛意識以為這大行李箱應該沒有裝滿,重量應該不會太重。

  當他的手握住行李箱拉手,向上用力一提,頓臉都憋紅了!

  他鼓足了力氣才將行李箱抬高了少許,坑爹呢——這箱子起碼有五六十多公斤,接近一個成年男子的體重!

  他瞪大了眼睛盯著羽柔子,盯著她那柔若無骨的纖手。這妹子,是個潛形的女漢子?一路上拉提著一百二三十斤的東西健步如飛,還不帶喘氣的?

  自己竟然還天真的以為她好拐賣?就憑她這力氣,誰要拐賣她都得先準備好棺材。

  “前輩?”羽柔子疑惑的望著前輩。

  “咳!我們走電梯吧。”宋書航迅速決定道——憑他力氣提這箱子上樓是沒問題,但會很累的。

  “哦。”羽柔子似懂非懂的點頭,之前提到過,她是個好姑娘,不該問的都不會問。而且作為客人,她不會干涉主人的決定,客隨主便嘛。

  電梯緩緩上升,這個時間幾乎沒人使用電梯,不用多等。

  寢室中里面空無一人。

  室友們一般都在下午三四點才過來,有時晚上才回來。

  寢室不算大,四人居住的。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配有衛生間、陽臺和洗衣板以及小型廚房。

  “先坐一會吧,要喝點什么?”宋書航打開電腦,讓羽柔子坐下。

  羽柔子聽話的坐下,回道:“靈脈碧茶。”

  “?”宋書航疑惑。

  靈脈碧茶?嘛玩意?新出的飲料嗎?他怎么完全沒聽過?

  他愣了片刻,很快他想起了眼前這長腿美人的身份——別看她青春靚麗,卻是個深度的仙俠中二病患者啊!

  所謂的靈脈碧茶,應該是群里中二病患者們腦補設定的東西吧。

  宋書航只感覺自己肝又開始隱隱作痛。

  “我這里暫時沒有那些東西,不過有橙汁、純凈水、可樂和牛奶,妳選一種吧。”宋書航直接出選擇題了,他怕羽柔子一會兒又要他送上‘大補龍血茶,鳳凰液’之類可怕的東西。

  羽柔子一愣,前輩這里加靈脈碧茶都沒有?

  要知道靈脈碧茶是修真者們用來招待客人最常用的靈茶。

  蘊含的靈氣很少,但茶香四溢,味道濃郁久久不散,是待客性價比最高的靈茶。而且,沒事自己喝也能稍稍增強體質,雖然比不上丹藥神奇,但靈脈碧茶的價格比丹藥不知便宜多少萬倍。只要是個修真者,必備這東西吧?

  等下,我知道了!

  前輩這是在隱居,大隱隱于市,和普通人一樣生活。據說有些前輩為了歷練自己的心性,每隔百五十年就會隱于普通人群中生活,像個真正普通人一樣生活,這叫‘紅塵歷練’!雖然無法增強自己的實力,卻能堅定心志,讓自己靈臺更加清明!

  “前輩請給我點橙汁吧,謝謝。”羽柔子露出甜美的笑容。

  “好吧,稍等。”

  片刻后,宋書航從廚房冰箱中倒了大杯的橙汁遞上。

  羽柔子接過橙汁:“謝謝前輩。”

  “不客氣。”宋書航道。是個好姑娘,性格好,有禮貌,遺憾的是中二了點。他坐到電腦前,連上網絡。

  熟練的打開百度地圖,輸入j市、羅信街區。

  很快,地圖上標出了j市羅信街區的位置。

  “我查了下,這里離j市羅信街區有點遠。”宋書航說道。

  原本從江南區機場乘出租前往j市羅信街區的話需要五個小時左右。但羽柔子走錯了目的地。好在江南大學城和j市接壤,倒沒有南轅北轍,只是在半路拐到另一條道了而已。

  現在她從江南大學城出發,開車前往j市羅信街區需要三個半小時,而且這還是不考慮路況的前提下。事實上,這段路的路況超差,真正需要的時間在五個小時左右。

  羽柔子湊了上來,看到這么長的距離后,不由暗暗吐了吐舌頭:“前輩,這么長的距離出租車能到嗎?”

  “到是能到,不過愿意開的恐怕沒幾個。”宋書航說。

  然后他向羽柔子解釋。

  五個小時的車程有些遠,雖說在江南區附近幾個市區出租車可以跨市營運,但大部分出租車是有交接班的。

  而且一去五小時,回來又是五小時,十來個小時的路程,這還得配好幾個司機啊?這是有錢也不太好辦的事情。

  “那我們怎么辦?”羽柔子問道。

  “坐動車吧,正好j市在羅信街區不遠處有個站點,黑象站。我們大學城附近就有一個站。坐動車的速度也比出租要快,最多兩個小時就能抵達。”宋書航解釋道。

  “那我們什么時候出發?”羽柔子雙眼發亮。

  “不急,動車現在可以網上訂當天的票。我看了一下,從大學城站出發到達黑象站的動車組是下午四點出發。所以下午三點半檢票進站就夠了。”

  咦?等下!

  我們什么時候出發?我們?

  這姑娘不會是以為我會陪著她到j市羅信街區去吧?

  俺明天還有課啊,俺還是學生一枚,不是隨便說走就能走的!

  “那前輩,我們快點網上訂票吧。需要我的身份證嗎?”羽柔子開心道,她感覺能遇上宋前輩這樣樂于助人的前輩真是太好了。

  “咳咳,我們?”宋書航的寒咳又復發了:“妳是說要訂兩張票?你和我?”

  “啊?前輩不陪我一起嗎?”羽柔子一愣,緊接著羞紅了臉。

  她剛才的確是太激動了,下意識就以為宋書航會陪她一起去j市,都沒有問過前輩的意見,真是太失禮了。

  “前輩,我剛才太失禮了,竟然都沒詢問前輩的意見就自作主張。前輩,請問您能不能陪我一起去一趟j市的羅信街區。我實在是……方向感有些不好,我怕找不到鬼燈寺。”羽柔子懇求道。

  宋書航嘆了口氣,拒絕了她:“雖然很想幫妳,但恐怕我無能為力。”

  四點的動車,抵達后都晚上六點半多了。還不知道羽柔子要去那做什么,辦完事也不知道什么時候了。但可以肯定,明天中午是肯定趕不回來了。

  而他明天下午還有課呢!

  羽柔子頓時失落萬分,她是個心情都寫在臉上的姑娘:“前輩您是沒時間嗎?”

  “嗯,因為明天下午我還有課。”宋書航答道。

  看到一臉失落差點就要跪的羽柔子,他突然覺的自己剛才拒絕的會不會太強硬了,會不會傷到這姑娘脆弱的心靈?

  想到這里,他補充了一下:“如果……我的意思是如果羽柔子妳不是太急的話,下周五我倒是有時間可以陪妳去一趟j市。我現在是學生,周六和周日才有休息。”

  下周五?羽柔子還是很失落。雖然她不會趕一兩天的時間,但五天就有點長了。她老爹雖然喜歡捉弄人,但顯然不會在狂刀三浪那玩上十天半個月的。

  不過突然她想到了什么,眼睛一亮。她認真問道:“宋前輩,我說如果你明天下午沒課的話……我就是假設一下,那你可不可以陪我去一趟j市?”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