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十一章 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在卦術師們的眼中,未來總是如霧里看花一般,充滿著種種神秘和莫測。

  不過在一位‘很有名’的卦師看來——未來隨著人們不同的選擇,會產生很多不同的未來。但無論是哪一種選擇,都不是偶然。

  因為世上沒有偶然,有的只是必然而已。

  就算是兩個人看似巧合的偶遇,那其實也是必然的事情。一個又一個必然會發生的事推動著歷史的車輪滾滾向前,發展出種種必然的未來!

  說了這么多,其實想表達的意思只有一個——那就是,卦術師的結果是不會有錯的。就算錯誤,那也只是因為卦術師算的卦象顯示的是另一種平行世界必然的未來。而你只是按照另一個必然發展到了另一個未來。

  所以,錯的不是卦術師,而是這個世界!

  以上,是一個算卦無數,卻從沒算對過的撲街卦師為自己的正言。您估計已經猜到了,沒錯——這卦師就是九洲一號群中的銅卦仙師大人。

  雖然是一個很不靠譜的卦師,不過他的話還蠻有幾分歪理。

  宋書航并沒有想過要遇那黑發長腿美人,畢竟世界這么大啊,哪來的那么多巧合?

  然而,他沒想到自己逛了一圈后,就又遇上了這姑娘。

  他正從榮耀牛肉店中出來時,手中提著一大袋吃貨天堂的特色,準備帶回給室友。一踏出店門,便看到那黑長直姑娘拖著巨大行李箱朝著他快步行來。

  這次宋書航是正面見識了‘腿長,走的好快’的歷害。明明看到時還有很長的距離,眨眼間,黑長直姑娘幾步就已經跨到了他眼前。

  書航微微側身,讓出路來,方便她拖著她那巨大的行李箱通過。

  “謝謝。”黑發美人聲音軟軟的,很靦腆。

  隨后她一步進入身后的小店。

  宋書航微微點頭,看看時間感覺差不多了,便準備回宿舍去。

  在他抬腿走了兩三步時,身后黑發美人已經利索地買完東西,順便向店主打聽事情。宋書航無意聽別人的聊天,他只是恰好聽到了她的問題。

  而那姑娘詢問的問題,讓書航正抬起的腳步都僵在了半空……

  “老板,請問您知道羅信街區附近有沒有一家叫‘鬼燈寺’的寺廟?”

  店主思索了片刻后,搖頭道:“鬼燈寺?沒聽說過咧。不過我也是剛搬來才兩年,附近很多地方不熟。姑娘不妨去那些老店家那里問問,他們在羅信街區的時間比較長,知道的也多。”

  店主顯然是熱情的好人,熱情的解釋;也可能是在這刷臉的時代,黑發姑娘自帶讓人好感度+100的光環。

  鬼燈寺,羅信街區?

  書航很自然就想到了群里那位叫靈蝶島羽柔子的姑娘。

  我是不是聽錯了?

  這般想著,宋書航從懷中掏出那巨大手機,手指一劃解鎖。隨后熟練的上聊天軟件,打開九洲一號群。

  在他離開后,群里果然又多了數條聊天記錄。

  首先是兩個多小時前,靈蝶島羽柔子的留言。

  她說自己沒能詢問到鬼燈寺的消息,不過她已經乘坐出租車直接前往羅信街區。然后,準備直接詢問當地居民。

  再接著是二十分鐘前。

  靈蝶島羽柔子留言:“我已經順利抵達羅信街區,這里人好多,很熱鬧,和我想象中的完全不同啊。這里竟是美食街,我一路過來看到了很多好吃的。”

  看的出她的心情很不錯,一來是‘順利’找到了羅信街區,二則是這里有很多好吃的。

  “從江南區機場出發,大約兩個小時左右的車程;然后很多美食好吃的羅信街區。”宋書航揉了揉臉。

  從江南機場出發,就算是飆車也不可能兩小時就抵達j市吧?

  如果按出租車路程時間以及羽柔子對目的地形容來看,她十有是跑錯地方——她根本沒抵達j市的羅信街區,而是跑到江南大學城附近的吃貨天堂了。

  而如果真的不是巧合的話,身后那腿超長的黑發美人,可能就是羽柔子?

  一想到很現代化、時尚氣息十足的美人可能會是個仙俠中二,宋書航心中就有種說不出的扭曲感。

  不過……就憑這些還不能確定里面這黑發美人就是羽柔子。

  因為不排除j市羅信街區的鬼燈寺有什么特殊活動,有很多人正趕往那里。然后必然有很多人像群里的羽柔子一樣走錯了地點。

  這種可能性很小,但并不是沒有可能。

  宋書航的手指在手機屏幕上繼續劃動,不過群聊天記錄中沒有新的消息。北河散人都沒有在線,或許正幫忙去詢問鬼燈寺去了?

  書航正劃動著屏幕,這時,聊天群中靈蝶島羽柔子正好刷了一條語音。

  宋書航下意識的就點開了。

  羽柔子疲憊的拖著行李箱,有些失望的從店中出來。

  這已經是第十二家店了。剛才店主的提議是很好,但不管是老店新店她都問了許多家,卻沒有一個人知道鬼燈寺的消息。

  嘆了口氣,她手掏出手機,拇指靈活的劃動,打開聊天軟件,點擊九洲一號聊天窗口。

  期盼中的北河前輩還沒有回復消息。

  因為一只手不方便打字,她便點開語音功能,用軟軟的聲音道:“北河前輩,您那邊有鬼燈寺的消息嗎?我在羅信街區里詢問了很多店家,卻沒有一個人知道鬼燈寺的消息。收到請回復。”

  拇指松開,語音消息發送成功。

  她收起手機,在沒收到北河散人的消息前,她還要繼續詢問一下羅信街區的店家關于鬼燈寺的消息,不能放棄!

  店門口路側,羽柔子看到之前為她讓路的少年還站在路邊,只見他正捧著手機,劃動著,也不知道在干什么。

  羽柔子也沒在意,繼續前行。

  正當這時……從少年手機中發出了讓羽柔子感覺到耳熟無比的聲音。

  “北河前輩,您那邊有鬼燈寺的消息嗎?我在羅信街區里詢問了很多店家,卻沒有一個人知道鬼燈寺的消息。收到請回復。”

  這……不是自己的聲音嗎?

  還有,這是自己剛發上去的語音消息吧!

  羽柔子先是愣了愣,隨后有一種無法言語的欣喜從心田中涌出——眼前這少年模樣的男子,竟然是九洲群里的前輩!

  迷路沮喪中的羽柔子頓時像淹水的人捉到了一根救命的稻草。

  她兩步并作一步,跨到這少年模樣的‘前輩’身邊!

  宋書航剛點擊群里羽柔子發上的語音消息,軟軟的聲音,的確很好聽的聲音。這時,他突然感覺有人鉆到他的背后。

  隨之一陣香風傳入他鼻子,那是種淡淡的花香味,又有些像女子身上的體香。

  書航轉過頭來,便看到那大長腿黑發姑娘正一臉欣喜的站在他身后,她的目光正盯著自己的手機。

  “九洲一號群?”黑發女子柔柔的聲音中充滿著‘他鄉遇故人’的歡喜。

  宋書航這一刻根本不知道要用什么表情去面對這姑娘。

  這一刻已經不用她自我介紹,宋書航要再猜不到她的身份就可以買塊豆腐撞死了。

  “靈蝶島羽柔子?”宋書航感覺自己的聲音很不自然,充滿著別扭。

  “我就是!請問前輩道號?”羽柔子總算有些平靜下來,她開始小心打量這位‘前輩’。

  在她記憶中,九洲一號群中的道友除了昨天渡劫的蘇氏阿十六外,其他每一個都是前輩。

  眼前這位前輩外表看上去十歲,當然這肯定不是前輩的真實年齡吧?身高約有一米七五左右,他面貌和善,看上去很好說話的樣子。

  面貌和善……說白了就是長著一張好人臉,容易被人發好人卡的那種。

  而且她絲毫無法感應前輩的修為境界——看樣子是前輩的氣息完全內斂,當他站在自己面前時,就像融入了普通人的世界一樣,這已經達到了像父親那種返樸歸真的境界了吧?羽柔子是這么想的。

  前輩?!這稱呼讓宋書航的肝有些隱隱發痛。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