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七章 被群滅的不良們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銅卦仙師:“蛋!北河你這是什么意思,簡直欺人那個太甚!下個月圓之夜,紫禁之巔,敢不敢來?”

  “好啊,我還怕你這個假卦師了不成?不過下個月圓夜我可沒空,不如時間定在三個月后如何?”北河散人答應的很爽快:“還有,到時我怎么找你,畢竟你的身份太多了。你要換個馬甲,站在我面前我都不認識你。”

  銅卦仙師不僅‘精通’卦術,在易容方面也很有一手——群里的人都猜,他肯定是以前經常算錯卦被人追殺,不得不換身份逃竄。久而久之,煉出了一手易容換裝的好本事。

  “三個月就三個月!到時你只管到紫禁之巔等著,我找你!你那可恨的臉蛋,化成灰我都能認出你!”銅卦仙師怒道。

  “那就這樣說定了!”北河散人很淡定,一副吃定了銅卦仙師的樣子。

  黃山真君看到這里時,突然發了個笑容表情,道:“看樣子北河你快要突破了,需要一場戰斗做引子,好一口氣突破吧?你在五品靈皇境界也呆了很久,是時候突破了。三個月后的月圓之夜,若是我能抽空出來的話,就去紫禁之巔為你們主持決斗。到時,順便再為你們倆準備點小禮物。”

  “真君真是體恤我心!”北河散人頓時淡定不能,要知道黃山真君可是老前輩了,他準備的東西肯定不是‘小禮物’那么簡單。

  從這些老前輩手指縫里露點東西出來,對他們這些后輩來說都是奇遇才能得到的寶物!

  “真君這么一說,我到時候就不涼著北河了。本來還想讓北河先呆在紫禁之巔吃半夜冷風。”銅卦仙師悠悠道。

  “……”北河散人。

  混蛋啊!

  這家伙不愧是算卦玩弄人心的,心真臟!

  此時北河心里暗暗決定,三個月后一定要將銅卦仙師揍的連真君都認不出來!

  事了,群聊暫時安靜下來。

  宋書航看完群中聊天記錄后,心中有些擔心:群里的銅卦仙師和北河散人不會真的在三個月后,跑到故宮紫禁之巔去決斗吧?憑他們的性格說不定真會做出這樣的傻事,到時萬一被管理人員抓住了怎么辦?

  這點先記下,退群前記得提醒一下他們,不要損壞國家文物,那樣是犯法的。

  關掉了群,宋書航又打開天江南區大學城的網頁,看看今天有什么新聞。

  校園網的頭條就是今天下午那莫名其妙的狂雷,雷電的地點正如宋書航所猜,正是h市。

  因為那場晴天霹靂的原因,h市和鄰近的江南區有一部分區域斷電,導致出了一連串的事故,所幸沒人員傷亡。

  后面零零碎碎有一些關于江南區大學城的新聞。比如校花美男榜單的更新;學校中的哪位學霸又完成了稱霸全國的霸業,在全國性的競賽上獲得了名次;又比如校內某個畢業學姐睡過的被子拍賣出了多少價格;諸如此類。

  書航對這些并不感興趣,只是稍稍了解一些,到時跟人聊天打屁時也能有些共同語言。

  隨后他又在校園網上尋找學車報名訊息,普通手動轎車學車報名費用二千五百,學生價就是這么實惠。在江南區這里,一旦踏出學校,學車費用那就是萬元起步了。

  書航記下聯系號碼,準備這幾天將理論學好,就去報名學車。駕校是有統一安排學理論的,不過自己先學了理論再去直接報考學車會比較快。

  叮咚~

  校園肉中有一新的校區消息更新,引起了他的好奇。

  就在十至二十分鐘前,大學城附近那些巷子里徘徊的不良少年,被不知名的高人打倒在地,秒殺群滅。

  這些所謂的不良少年其實大部分是學校的學生,還有小部分輟學的年青。他們中大部分只是做個夸張的發型、在身上各部位穿個洞,偷偷躲著老師在小巷子里抽根煙啥的叛逆青年。

  其中也有一些會有從學弟、懦弱學長們的手中強行‘借’點錢的愛好。對不良們來說,圍毆揍下別人是一種興趣,而被人揍也是家常便飯。因為沒有幫派團伙,所以連潑皮混混也算不上。

  不良們被揍不是新聞,但在短短數分鐘內,近百來號不良被人全痛揍了一頓就有問題了。

  從現場學生用手機拍的照片上,可以看到不良們的慘狀。每一個的臉都紅腫夸張,臉上那模樣好似要去演京劇一樣,青紫紅各種顏色。正適應了那句話——已經被揍的連媽媽都認不出來!

  校園網上議論紛紛。

  有人幸災樂禍:“誰干的啊,下手可真不留情。是散打社或是跆拳道社?還是拳擊社的人訓練新人,組團刷不良?”

  情報通型的:“全都被打暈了,正送往醫院。還沒人醒來,都不知道是誰下的手。”

  推理型的:“據巷子邊上的店家們說,也沒見有大團不良互毆。而且就算是互毆也不可能一個活口都沒吧,同歸于盡不可能這么巧。所以很可能是有高手出馬,一人或是幾人就將所有不良干番了。”

  “高手?一個打八十個的那種?哈哈。”有人笑道,要知道被打的不良沒一百也有八十。這么多不良在短短數分鐘內全部打倒在地,電視中的大俠穿越過來才能做到吧?

  “或許是軍隊里的精銳特種兵王出手?據說那種兵王弄倒一個普通人跟玩似的,分分鐘能弄十幾個。”

  “樓上的搞笑來的吧?特種兵王就算真的有這么牛,他們也是有自己的任務。讓他們來對付不良,這是拿大炮打蚊子啊!”

  “都別說了,等不良們醒來不就知道是誰下的手了?”有人回復道。

  宋書航刷新了下網頁,隨便看了下各種回復便關掉了消息窗口。

  反正不良們的事又和他扯不上關系。

  宋書航雖然只有一米七五,卻很強壯。不是那種看上去可以‘借’錢的對像,和不良們幾乎是生活在兩個世界中的……如果不出意外的話,他一輩子也不會和不良們扯上關系。

  伸了個懶腰,關掉校園網頁面,他靠坐在椅子上放空腦袋。

  早上那片怪異的雷云一直在他腦海中回蕩,明明放空的腦海卻不時有雷電劈過,讓他的心靈久久無法平靜。

  次日。

  6月2日,周日,晴。

  宋書航早早的便起床了,昨天原本想通宵一夜來著,但昨天發生的事情一系列事情總讓他感覺怪怪的。不知為何沒了通宵的念頭,早早洗白睡覺去了。

  今天傍晚的話,宿舍的幾個室友就會回來了。

  起床洗刷之后,書航又習慣性的點開屏幕右下角的聊天軟件,表姐趙雅雅依舊沒有回信,看樣子還要等兩天。

  “再過兩天表姐還沒回復的話,就打個電話給她吧。”宋書航心中暗道。

  然后他又打開了九洲一號群——每次看一眼,美麗好心情。

  就是看多了,容易被同化。

  群中第一條訊息是來自蘇氏阿七的:“讓大家擔心了,小十六的雷劫出了點小意外,不過我已經處理了。小十六在雷劫出意外后,鬧了會兒脾氣。不過也被我找回帶走了,沒鬧出太大意外。就是在h市附近一處地方,有幾個……嗯,有幾十個不識相的普通人被小十六打暈了,沒出人命。接下來我要帶小十六回蘇氏宗門一趟,接下來幾天估計不會上線。總之……請大家不用擔心。”

  這是今天凌晨三點發的消息。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