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二章 且待本尊算上一卦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都說人不中二枉少年。

  每個人或多或少都經歷過那個時期,只是有些人表現出來,有些人則藏在心底。也就是明騷和暗騷的區別。

  宋書航有些少年老成,那個時期來的快,去的更快。

  所以到了初中二年級時,周圍男孩還陷在武俠夢、超人夢、仙人夢,整天揮舞著降龍十八掌、超人變身時。書航卻早已經對這些不抱任何希望。

  這世界的物理法則是如此的精確,一個人類想要一躍三層樓那么高;雙掌一拍打出金龍;內褲外穿就能飛翔都是不可能的事情!

  不過他還是很喜歡仙俠小說、超人電影之類的,或許是他內心深處還是很期望有一天超人啊、外星人啊、仙人啊之類的能出現在他面前吧?

  明明知道不可能,但卻莫名其妙的期待著,這便是人類特有的天賦吧?

  宋書航笑著關掉群聊天窗口,不過,他沒有退出這群。

  他感覺九洲一號群里的人很有意思,群里那些讓人光看到就感覺很羞澀的聊天記錄,從旁觀者的角度去看的話,意外的很有趣——所以在群主踢人之前,他準備先潛水,看看各種有趣的聊天記錄,打發他無聊時的時間。

  電腦屏幕上,電影還在繼續,這好像是一部恐怖片。各種驚悚的劇情層不出斷,這部電影是天才恐怖片導演的巔峰之作,據說很多大叔級人物都被嚇哭過,有很多人表示被嚇的不敢去獨自去廁所。

  可惜,宋書航依舊沒感覺到任何可怕之處,重新拉回進度條看了一會兒后,他又打起哈欠,慢慢的從坐姿變為躺姿,眼皮亦越發沉重起來……

  如果那位天才導演知道自己的電影只有這點效果的話,會哭的吧?

  迷糊間,宋書航做了個美夢。

  是個極爽的美夢,美滴很。有仙人,有超人,有各種仙境。

  長生逍遙,移山倒海,仗劍人間,這是古往今來多少人的夢想?只是隨著年齡增長,現實破碎夢想,人們只能將夢藏于心底,不再多想。

  夢終究是夢……

  次日,5月21日,星期二,凌晨1點。

  聊天群中,群主黃山真君終于上線。

  他一上來,北河散人便冒頭問道:“真君,昨天你加的那叫‘書山壓力大’的是誰?在哪修行的?”

  “昨天加的人?你們沒和她交流嗎?那是本尊一位老友在這個時代生的女兒,好像資質不錯,年紀輕輕已經是三品后天巔峰,馬上就要步入四品先天了,很了不得呢。”黃山真君哈哈一笑,回道。

  這個時代才出生,那年齡估計不到四十?這個年齡就已經是三品后天巔峰,的確是個天才。北河散人暗暗點頭,不過對方取的道號還是很怪啊,‘書山壓力大’怎么看都感覺不象是道號。

  北河散人還在想著呢,黃山真君卻突然道:“咦?本尊老友女兒的道號不叫‘書山壓力大’啊。話說,這書山壓力大是毛玩意?”

  “……”黃山真君囧了。

  不是什么毛玩意,是真君您昨天加的未知人類吧。

  他試探著問道:“真君,您不會是加錯人了吧?”

  “待本尊看看。”

  片刻后。

  黃山真君在群里發了一串的冷汗表情:“還真加錯了。號碼只差中間一位數,本尊將8輸成9了。沒想到本尊竟然會犯下這種大錯。”

  北河散人呵呵笑道:“我就說呢,就算再怎么融入現代社會,也不會有人將自己的道號定為‘書山壓力大’啊。”

  黃山真君繼續發了一串冷汗表情。

  然后他急忙操作,重新將自己好友女兒拉入群中。

  群消息提示:‘靈蝶島羽柔子’已加入九洲一號群。

  這名字才符合九洲一號群的畫風,一股濃郁的仙俠氣息撲面而來。那個書山壓力大的名稱,絕對是混入的奇怪東西。

  新人一加入,狂刀三浪便馬上冒頭:“喲,新道友是仙子吶,亮個照,報三圍唄!漂亮的話約不約?”

  狂刀三浪早潛水了很久——他雖然是屬金魚的,但記憶力終究比三秒要長點。昨天已經被人提醒過,所以為了避免得輩大前輩,今天他小心翼翼潛水觀察情況。

  聽黃山真君說新加入的仙子是好友之女,而且修為是三品后天,狂刀三浪便放心了。不是‘前輩’級的人物,他可以盡情的調戲一下,過過口癮。

  這群里新人很少,他憋的可狠了呢。

  三浪一開口,黃山真君頓時臉都黑了。

  “……”靈蝶島羽柔子輸入一串冒號,然后幽幽的又發了一句:“由于時間不早,所以老夫女兒已經按時打坐練功了。她的號碼暫時是老夫在掛機,等著黃山道友加群。咳……早就聽說九洲群中三浪道友風流倜儻,能說會道,百聞不如一見。三浪道友,老夫欣賞你,改天請你喝酒。”

  狂刀三浪頓時好生尷尬,調戲妹子卻遇上了妹子老爹,這天底下沒有比這更羞恥的事了。他好想找個地洞鉆進去。

  好在這位前輩似乎性格隨和,輕輕一句話就帶過此事。

  接著,這位前輩和群里在線的眾人打了聲招呼,請大家將來多多照顧自己女兒。然后,便潛水掛機去了。

  看到前輩離去,狂刀三浪松了口氣,樂呵道:“還好,看樣子這位前輩不是開不起玩笑的人。說不定到時候有機會,可以和羽柔子姑娘本人聊聊。”

  “……”黃山真君。

  “……”北河散人。

  藥師難得又冒了個頭。他是惜字如金的男人,一般很少冒頭說話,這次卻難得打了四個字:“自求多福。”

  “?”三浪疑惑。

  但惜字如金的藥師顯然不會再多解釋。

  “看新人道號前綴。”北河散人解釋道,不作死就不會死,這道理為什么三浪兄永遠都不會懂?

  “前綴?靈蝶島?”狂刀三浪似乎還沒反應過來。

  “是的,靈蝶島!再加上是位前輩,你就沒想到誰嗎?”北河散人提示。

  半晌后,狂刀三浪恍然大悟,在群中刷了一串‘跪了’的表情:“是那個針針計較靈蝶尊者?”

  靈蝶尊者是一位強大的前輩,他什么都好,正直俠義……就是喜歡和人計較各種雞毛蒜皮小事,在斤斤計較的道路上已經登峰造極。別人是斤斤計較,他已經是針針計較!

  北河散人氣的嘴角都抽了:“我可沒這么提醒你啊!”

  黃山真君嘆了口氣,他實在看不下去了:“三浪,我那老友只是掛機,但還沒下線。”

  也就是說……聊天記錄可能會被看到。

  不,是一定會被看到的!

  黃山真君實在不能看著三浪繼續作死,怎么說也是自己群里的后輩。

  “我擦,完蛋鳥。”狂刀三浪仿佛看到了不久后的未來,靈蝶仙尊登門拜訪,然后對他各種虐的場面。他的眼眶又濕潤了,這次似乎惹上了一個更麻煩的大前輩了?

  三浪頓時慘叫:“真君,請幫我求情啊!”

  黃山真君給了個冷漠的背影表情。

  群里人不再理會三浪敗犬般的叫聲,淡定的轉移話題。

  北河散人問群主道:“真君,那個‘書山壓力大’要怎么解決?”

  蘇氏阿七道:“要踢掉嗎?畢竟只是普通人,不太好參加我們之間的聊天。”

  “咳,既然被本尊誤加了,那也算是一種緣份吧。讓本尊算上一卦,看看怎么處理。”黃山真君回復道——主要是他突然將對方加入了群,現在說踢就踢,他豈不是很沒面子?

  所以至少也算上一卦做做樣子,當個借口,再將人踢掉。

  這樣一來顯示自己高大上的逼格。

  二來,他前不久突然對卦算學很感興趣,學了個把月,正手癢的很。無論干什么事之前,都喜歡算上一卦。

  說罷他以身邊一本《唐詩宋詞》起卦,伸手翻動,運轉算卦秘術。冥冥中的力量將一句詩詞抽出,形成卦像。

  這次起卦順利極了,黃山真君自學習卦術來,第一次起卦這么有感覺過!

  他一臉欣喜的看著卦像結果。

  然后……

  黃山真君面沉如水。

  黃山真君臉色變臭。

  且看那卦像:在天愿作比翼鳥,在地愿為連理枝。

  印象中這詩詞是唐朝一個叫白居易詩人寫的,很經典,后來經常被人引用來形容愛情?

  頓時,黃山真君感覺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

  比翼鳥你妹,連理枝你妹啊!還愿為連理枝,本尊還不如自掛東南枝去啊!

  難不成他堂堂黃山真君要去和那性別為男的‘書山壓力大’演繹一段你死我活、驚天動地的愛情?這不由讓他想起了華夏戰國時的龍陽君——頓時感覺如吞了蟑螂,倍惡心。

  “這肯定是本尊卦術修為不夠,畢竟才學了一個月……所以本尊應該再算一卦!是的,肯定是這樣!”黃山真君再次運轉卦術秘法,冥冥中的力量再次翻動《唐詩宋詞》。

  又有一句詩詞被抽出。

  這次卦術秘法運轉超級順暢,黃山真君自我感覺良好,絕對中了!

  他看向卦像。

  然后……

  真君臉色都白了。

  卦像:“兩情若是久長時,又豈在朝朝暮暮!”

  暮你大爺!

  “本尊真不信邪了!”黃山真君再次起卦。

  這次感覺更棒,黃山真君感覺自己的卦像修為在這一刻登峰造極!

  這次必中!

  他低頭看卦像:“驀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深呼吸,深呼吸。”黃山真君淡定合上唐詩宋詩,四十五度角憂郁的望向天空——真是好惆悵的感覺啊!

  接著,真君淡定的將手中精裝版唐詩宋詞撕碎,一邊撕一邊用力點頭:“本尊果然沒有卦術方面的天賦,天生不是做卦師的料。所以,本尊算出來的卦像肯定都是錯誤的!”

  他將撕碎的唐詩宋詞扔到一邊,心里更是暗暗發誓絕不再手賤算卦!

  精裝詩詞的碎片被扔到一邊,真君在群中輸入道:“那書山壓力大……先留著吧。本尊剛才算了一卦,發現他和本尊有緣,會加他入群不是偶然,而是必然!之后會怎樣就看他自己的造化吧。”

  真君用各種卦術方面的詞匯搪塞,至于卦像的結果,打死他也絕對不會透露半字!

  媽蛋,就算有緣,那肯定也是孽緣!

  “那便留著吧,反正估計不久后他自己也會退群吧。話說真君卦像結果是什么?”北河散人聽說過真君在學卦術,所以很好奇這位前輩算出了什么。

  “……”黃山真君:“那啥,你們繼續聊,我有急事先下了。”

  話罷,他迅速下線,留下一臉茫然的北河散人。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