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一章 黃山真君和九洲一號群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2019年5月20日,星期一。

  春盡夏至。

  這個季節,江南區的晝夜溫差變的很大。白天還穿褲衩熱成狗;晚上卻得縮在被窩里凍成寒號鳥。

  江南大學城。

  下午兩點十三分,這個點正是學生們上課的時間。宋書航卻獨自呆在宿舍,電腦桌被拉到床邊,方便他用各種姿勢觀看電影。

  宋書航并沒有逃課的愛好——昨晚上半夜天氣悶熱,睡夢中的他使出一招‘雙龍出海’蹬飛了被子。下半夜,氣溫劇降。渾身上下只有一條小褲衩的宋書航頓時苦逼了,睡夢中的他雙手在床上苦苦摸索,尋尋覓覓,卻摸不到被子。最后只有縮成皮皮蝦狀,在午夜寒風的淫威下瑟瑟發抖。

  朝陽升起時,宋書航已成為季節性感冒大軍的一員。

  室友已經替他請假了今天的課。

  然后,他吃了感冒藥,一覺睡到現在。

  高燒褪去,身體還是有些發虛,這樣的狀態根本無法去上課。所以,他只能獨自一人呆在宿舍無聊的看電影。

  屏幕上,電影的播放進度條緩緩推進。但電影的內容,宋書航卻一點都沒看進去。

  “藥效還沒過去嗎,好困。”他打了個哈欠,感覺眼皮子有些沉重。

  ‘滴滴滴~’這時,電腦右下角的聊天軟件跳動。

  這是有人將他加為好友、或是加入群組的提示。

  “誰加我?”宋書航喃喃道,他伸手在電腦觸屏的右下角輕輕一點,提示消息彈出。

  [黃山真君(******)請求添加你為好友。]附加消息:無。

  黃山真君?誰啊,這種奇怪的昵稱?

  “是班級里的同學嗎?”宋書航暗道,腦海中不由想起了班級中那幾個明明已經上大學卻還處于青春幻想期的家伙。如果是他們的話,的確會起這種奇怪的昵稱。

  想到這里,他點了‘同意’。

  緊接著,又有一條系統消息彈出。

  [黃山真君邀請你加入群‘九洲一號群’,是否同意?]

  宋書航繼續按了同意。

  ‘書山壓力大’同意加入‘九洲一號群’。

  [您已同意加入群組,和群友們打個招呼吧!]還附送有個系統笑臉。

  這年頭聊天工具做的越來越人性化。

  一連串的提示彈出后,宋書航談定的關掉了提示和群聊天窗口——他現在睡意上涌,哪有精力管自己加了什么群?

  反正,他的群設置一直是‘不提示消息只顯示數目’,群里聊天不會彈出打擾到他,只會在群組后顯示聊天數目。

  等他清醒些后,可以去翻翻聊天記錄,便能知道自己加入的是什么群了,還有群里成員的聊天記錄也不會丟失。

  眼睛越來越沉重……

  電影進度條依舊頑強的前進,宋書航的意識卻越加模糊。

  九洲一號群中,見到有新人加入后,群里有潛水成員冒頭。

  北河散人:“黃山真君加了位新道友進來嗎?已經有一年多沒加新人了吧?”

  又有id為‘蘇氏阿七’迅速回復:“有新道友?道友是華夏哪個區的?在哪個洞府修行?道號呢?修為幾品了?”

  這一連串問題,總感覺有什么地方不對勁?

  幾乎同時,id為狂刀三浪的彈出消息:“新道友性別?是仙子否?是的話報三圍、亮個照唄!”

  看到蘇氏阿七和狂刀三浪的消息,群里有好幾人嘴角抽搐。

  “三浪兄,你果然是屬金魚的嗎?”北河散人嘆道:“你可別又作死,萬一黃山真君又加了位大前輩進來怎么辦?”

  三浪這家伙什么都好,有情有義、樂于助人,所以人緣不錯——就是平時喜歡口花花,作的一手好死。

  偏偏這家伙幸運值又低的讓人發指,每次不禁意間作死時,得罪的總是大前輩。這些閑著蛋疼的大前輩正愁沒樂子,自然很開心的折騰起狂刀三浪這個送上門的樂子。

  “跪求不要提‘大前輩’幾字,本座心里有陰影。”狂刀三浪發了一排‘淚流滿面’的表情。

  四年前他這張破嘴得罪了一位漂亮的‘大前輩’,被折騰慘了……那大前輩一連折騰了他整整一年零四個月。您沒聽錯,是整整一年零四個月啊!想起那段非人的崢嶸歲月,他的眼眶都濕潤了。

  三浪才這話才剛說完,群里就接二連三的彈出壞笑表情——毫不掩飾、直白的幸災樂禍。

  群里顯示在線狀態的有八人,其中有六人齊齊彈出刷了一排的笑臉。

  “你們這群幸災樂禍的家伙,本座記住你們每一個人了,不要讓本座遇上你們,否則一定要讓你們嘗嘗本座七十二路快刀的歷害!”狂刀三浪恨恨道。他對自己的快刀很有自信,剛才壞笑的六個家伙,單挑的話沒有一個是他的對手。

  狂刀三浪才剛說完。

  群里馬上又彈上了一個壞笑表情,是蘇氏阿七的。

  接著蘇氏阿七很興奮道:“什么時候單挑?”

  顯然,蘇氏阿七并沒有幸災樂禍的意思——他就是想找人干一架。

  “……”狂刀三浪頓時萎了。

  因為他打不過阿七!

  他修為精深,已達到5品靈皇后期境界,離6品靈君也只有兩步之距,但是他打不過阿七。

  他一手七十二路刀法又快又狠,還有快如閃電的身法,但是打不過阿七。

  他號稱狂刀,狂起來時連自己都怕,但就是打不過阿七!

  群里的人看到三浪萎了后,又是一串肆無忌憚的笑臉。

  “……”這次,狂刀三浪只能郁悶的發一串冒號。

  群里人鬧騰了半天,卻沒看到新人出聲,有些疑惑。

  “新道友不出聲?”北河散人出聲問道。

  可惜,因為感冒藥的藥效,宋書航已經再次進入半睡狀態。

  這時,蘇氏阿七又很開心的發了條消息:“我看了下,新道友叫‘書山壓力大’。有聽過叫這道號的高手嗎?這道號聽起來有些像是儒門的行者?真讓人期待啊!這些年,儒門的行者隱居的很深,找都找不到。我已經有近百年沒打過了他們了!回想起來,儒門的行者比佛門還要打的爽,不僅嘴皮子歷害,拳頭也夠硬。而且打到興致時還會豪邁吟詩助興,倍爽!最喜歡打他們了。”

  “阿七,我說,你對新道友的期待永遠只有好不好打,以及打的爽不爽嗎?”狂刀三浪發了個淚流滿面的表情道。這簡直是惡霸行為好不好?!

  “呃。”蘇氏阿七有些不好意思。

  北河散人壞笑道:“會不會又是個不會用聊天工具的‘大前輩’?”

  他這么一說,眾人都感覺這場面很有即視感呢?

  對啊,差不多四年前似乎也有一位閉關了百多年后出關的前輩,同樣好不容易上了聊天軟件,被黃山真君加入了群。卻因為不會打字,沒有發言。

  然后,一位叫狂刀三浪的家伙很開心的在這位前輩面前口花花,又要這位前輩報三圍,又要她發照片,又要語音聊天啥的。

  然后……沒過幾天,狂刀三浪就親眼看到了這位前輩。那是位很漂亮的前輩,如同夜空中的明月一樣耀眼美麗。

  再接著,這位美麗的前輩折騰了狂刀三浪整整一年零四個月,才心滿意足的離開。

  狂刀三浪頓時跪了。

  “黃山?”這時,一個叫‘藥師’的id發言。

  莫名其妙的簡短消息,沒頭沒尾。

  好在群里的人早習慣了藥師簡短的聊天習慣——他是在問群主黃山真君人在哪?

  發言簡短并不是藥師性格高貴冷傲,而因為他打字用的是二指禪加手寫,速度賊慢。多的時候還容易錯,刪刪寫寫痛苦無比。所以藥師習慣發言能短則短。久而久之,就變成了如今這種惜字如金的交流方式。

  “他加了人后就馬上下線了,聽說他家那只寶貝大妖犬又負氣離家出走了,黃山真君又去追了。應付那寶貝大妖犬可不容易,現在真君肯定忙的很,能上線加人都是難得抽空。”北河散人回道。

  “……”藥師。

  “那只能等新道友學會用聊天工具后再聊了。”蘇氏阿七感嘆道。他們都先入為主,認為新加入的也是同道中人。

  見新道友沒有反應,在線的幾位見沒樂子,也都紛紛潛水了。

  大約一個小時后,宋書航稍稍清醒過來。

  “記得剛才有人加我群了吧,好像叫九洲一號群來著?”他低聲喃喃,隨手點開右下角的聊天工具,拉出九洲一號群的聊天窗口。

  到底是個什么群?

  很快,一個小時前的聊天記錄出現在他面前。

  宋書航大概游覽了一遍。

  道友?洞府?修為幾品?

  還有前輩?真君?本座?追捕大妖犬?

  各種仙俠小說里的專用詞匯。

  群里人員的聊天說話方式也很有趣——半古不古,半白不白的。給人的感覺就是現代人試圖用古語交流,偏偏又因為古文的功底不及格,導致交流方式很別扭。

  “哧~~”宋書航笑出聲來。

  看樣子這是個仙俠愛好者建的群?

  哦不,這絕對不是普通的仙俠愛好者群!

  群里每個人都給自己起了個道號,住的地方要稱洞府,群主走失的寵物犬都要形容成家里大妖犬離家出走。還有人自稱上百年沒打過儒門行者啥的,也就是說那人自稱已經活了好幾百歲了?

  光是看著這些聊天記錄就有種好羞恥之感。

  “這種癡迷程度,已經達到了中二病的程度吧,而且是很有華夏特色的仙俠中二。”宋書航暗暗點頭。

  看樣子,這是個仙俠中二病患者的集中營!

  這便是他對‘九洲一號群’和群里成員的第一印象。

  不過為什么會加他入群?

  他看了下群主黃山真君的資料,并不是自己的同學,自己也肯定不認識他。

  是誤加嗎?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