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102章 突變,叛徒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找我?”莫凡很是不解的說道。

  “哦,你并不知道這件事。是這樣的,這次災難是黑教廷做的,他們不僅引來了翼蒼狼,更想要利用地圣泉將更多統領級的妖魔引到這里來,徹底毀滅掉博城。”白陽很認真嚴肅的對莫凡說道。

  “原來是黑教廷,這般畜生不如的東西!”薛木生義憤填膺的說道。

  “林雨欣副衛長應該將地圣泉交到你手上了吧。”白陽繼續說道。

  莫凡沒有回答,只是那樣看著白陽教官。

  白陽上下打量著莫凡,想知道這件重要的東西是否還保存完好,于是繼續道:“把地圣泉交給我吧,我得馬上送回到斬空老大那里,這件東西太至關重要了,落入到黑教廷的手中,我們博城就完了。”

  大家目光也落在了莫凡的身上,他們確實沒有想到莫凡竟然還保管著這么重要的東西。

  “莫凡,原來你在暗中保護地圣泉,還好我們與白陽教官會和了,把地圣泉交給白陽教官,我們也趕緊到安全結界內吧。”薛木生說道。

  白陽激動的上前了一步,幾乎要從莫凡手上搶過地圣泉,可惜他并沒有看到地圣泉在哪里。

  莫凡那樣注視著白陽,開口道:“放我這也很安全,還是我親自交給斬空老大吧,白陽教官趕緊為我們帶路。”

  白陽明顯愣了一下,旋即滿臉笑容的道:“說的也是,說的也是……”

  白陽的話明顯沒有說完,他微微一停頓,臉上那和煦的笑容就好像瞬間凝固了般,目光中猛然的暴出了一縷兇光,整張臉竟然有些猙獰的扭曲了起來!

  “那你就去死吧!”白陽聲音冰冷的說道。

  話音剛落,那只原本無比溫順的幽狼獸忽然朝著莫凡這里邁了一大步,它鋒利的爪子高高的抬起,竟然是直接往莫凡的面門拍去。

  異變驚起,眾人嚇得呆住了!!

  “莫凡!!”周敏驚呼出一聲,卻也只能夠眼睜睜的看著那幽狼厲爪即將奪取莫凡的性命。

  “白教官,你在做什么!!”薛木生高聲大吼。

  白陽根本不予理會,他的那只幽狼獸更沒有一絲的手下留情。

  這種距離,這樣的襲擊,沒有任何一個學生能夠活下來。

  “唰!!!!”

  厲爪拍下,似乎還帶著白陽本身的怨怒在里面,畢竟他之前的那只幽狼獸正是被莫凡殺死的,如今他總算有機會給它報仇了。

  當然,報仇只是順帶的事,地圣泉才至關重要,將它交給了紅衣執事,這座博城也將……

  怎么……怎么可能!

  白陽已經在等待著血染全身了,然而一道堅固的骨鐮盾聳立在了莫凡面前,幽狼獸那一爪子拍打在了骨鐮盾上,卻僅僅將莫凡連人帶盾給打飛了出去,并沒有將他一擊斃命!!

  骨鐮盾,白陽清楚的記得這是斬空送給莫凡的,問題是這小子怎么可能來得及做防備,在這種距離下突然襲擊是連魔具都來不及釋放的啊,除非這小子對自己的身份已經有了懷疑!

  骨鐮盾抵擋了一次重重的爪擊之后化為了無數的光斑散落消失,倒滑出有十幾米遠的莫凡也終于穩住了他自己的身形。

  抬起頭來,莫凡臉龐冷峻,胸中的起伏已經表明了他此刻的憤怒。

  果然,果然這個白陽教官有問題。

  “的東西!”莫凡吐了一口沫,狠狠的罵道。

  “哈哈哈哈,真是沒有想到啊,我都不禁有些好奇你是怎么懷疑上我的,我可是你們的教官啊。”白陽狂然大笑了起來,剛才還一臉和煦俊俏的模樣在此刻整個就是一個思想扭曲的瘋子,哪里還有令小女生癡迷的崇拜光環!

  這種時候莫凡哪有心思給這個黑教廷奸細去解釋這種東西。

  他目光掃了一眼其他幾個還站在那里的同伴們,急忙朝著他們喊道:“小心,這家伙的召喚獸不止……”

  白陽教官臉色馬上一沉,瞳孔兇光一閃。

  霎時,橋梁側面扶欄處兩只正緩慢蠕動的黑影無比靈敏的飛竄了出來,格外狹長和鋒利的前肢就像兩柄鐮刀分別朝著離那里最近的張小侯和何雨斬去!!!

  白陽的突然叛變來的非常突然,其他人根本都沒有怎么反應過來,更不用說去留意這從橋梁邊緣兩側殺出來的生物了。

  鬼猴面,畸人之身,遍體通黑得像是穿上了什么緊身的皮質外衣,丑陋不堪,這正是黑教廷的標志黑畜妖!

  莫凡看到其中一只黑畜妖朝著張小侯撲去,心臟劇烈的跳動了一下。

  此刻他很想很想在不到一秒的時間完成自己的星軌,直接將那只黑畜妖給轟成渣,然而他的魔法釋放速度根本沒有那么快。

  張小侯終究還是比較單純,他不可能像莫凡那樣本身就對白陽教官產生戒心,換作任何一個正常學生也不可能對自己的教官產生一絲絲的懷疑。

  他沒有來得及釋放他的風軌,當他轉過身,已經駭然的發現那個丑陋無比的黑色怪物撲入到他的面前……

  就這樣死了嗎?

  張小侯連自己都不敢相信。

  跟凡哥一起經歷了這樣一條可怕的三公里死亡路線,好不容易要抵達安全結界了,結果死在了自己教官的手上。

  張小侯閉上了眼睛。

  “噗嗤”

  滾燙的血液一下子噴灑在了臉上,張小侯心中閃過一絲無奈。

  這畜生是刨開了我的胸膛嗎,速度這么快,快到我先感覺到血噴在臉上而沒有感覺到胸口被撕開。

  再過了一秒,張小侯仍舊沒有感覺到痛苦,他有些疑惑不解的睜開眼睛。

  一睜開眼,他愕然的發現襲擊自己的那只鬼畜妖竟然不知被什么力量給彈飛了出去,正重重的摔在一輛摩托車旁。

  自己沒有死??

  那這些血……

  張小侯猛的轉過頭,整個人卻呆住了。

  那是一張蒼白的臉,凄凄得令人忍不住想要去將她抱入懷中。

  血液從她的身上噴灑出來,是那么的滾燙,滾燙到張小侯整個人都要被焚燒了。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