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35章 成長型星塵魔器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第35章成長型星塵魔器  不對,不對啊。

  之前自己一樣用意念探尋過,泥鰍墜就是死水一灘。為什么偏偏今天變成了滋養心神的溫泉了?

  還有,明明該有功效的學校給的星塵魔器反倒失靈了??

  “我草,不會是泥鰍墜把學校給的星辰魔器內能量給吸走了!!”莫凡忽然做出了一個這樣驚人的猜想。

  莫凡立刻再集中意念,這一次他很快的在兩件魔器之間探尋。

  果然!

  莫凡可以感覺到學校給的星塵魔器最深處其實還潛藏著一絲絲能量的,可這一絲絲能量正在轉移……

  準確的說,那該死的泥鰍墜就像拿了一根吸管,正在把學校給的星辰魔器的能量給吸過去,要不是自己發現的早,估計連一點證據都找不到。

  小泥鰍,死泥鰍!

  你趕緊賠我的星塵魔器,你把能量都吸走了,讓老子怎么修煉……

  也不對,泥鰍墜剛才好像是釋放了能量給我滋養,我要擔心的應該是怎么把這個只剩下一個空殼的星塵魔器跟學校交代吧!

  還有,這成天被自己罵的小泥鰍墜子……貌似……貌似尼瑪真是一個星塵魔器啊!!!

  莫凡感覺自己的腦子一下子不夠用了!!

  這信息太爆炸了!!!

  冷靜,冷靜,要冷靜。

  得趕緊把這事搞清楚來。

  莫凡繼續做著研究,發現自己攜帶的小泥鰍墜子似乎真的擁有了星塵魔器的功能,莫凡嘗試著讓小泥鰍墜子把能量退還給星塵魔器,小泥鰍墜子是沒有一點反應。

  莫凡有些哭笑不得。

  天大的好事是:發現小泥鰍墜居然是一個牛B哄哄的星塵魔器,自己一直在干著坐擁金山去討飯的傻逼事情。

  悲劇的是,學校給的星塵魔器廢了。一點能量都沒有,整個就河邊可以撿到的鵝卵石。

  校方給自己星塵魔器的時間就10天,10天后還要原封不動歸還的,總不能到那天告訴薛木生,自己閑著無聊給星塵魔器換了一個泥鰍造型,也不知道薛木生看到小泥鰍墜臉上會是什么表情。

  “唐月老師見多識廣,興許她會知道原因。”莫凡知道自己在這里瞎操心也沒有用,還是趕緊去尋求幫忙。

  唐月老師是莫凡第一人選。

  在唐月老師當初識破穆賀和慕白的詭計時,莫凡就和唐月老師建立起了深厚的那啥師生信任。

  “唐月老師,你睡了嗎?”。莫凡撥打了唐月老師的電話。

  “換睡衣剛要睡下,有什么事你說吧。”性感柔美的聲音飄了過來,這讓莫凡不禁浮想唐月老師穿著半透明睡衣身材若隱若現的噴血模樣。

  “我的星塵魔器好像出了一點小問題,我現在不知道該怎么辦,只能夠打唐月老師的電話。”莫凡裝出了一副可憐學生的模樣。

  “你在哪?”一聽到是星塵魔器,唐月老師似乎嚴肅了幾分。

  星塵魔器是學校的至寶,出問題那真是大事!

  “3號教學樓天臺水壩上面。”

  “好,給我3分鐘。”唐月老師很快掛掉了電話。

  掛掉了手機,莫凡心里卻在折磨著:3分鐘,唐月老師怎么可能從教師公寓趕過來啊,就算是張小侯那樣開著風軌,估計也得5分鐘,更何況莫凡不相信唐月老師連睡衣都不換。

  莫凡還在胡思亂想,突然整個暗凄凄的天臺里出現了一絲微弱的波動。

  這個波動非常弱,莫凡沒有仔細去察覺壓根會忽略掉,它不像是空氣波動,也不像是什么元素能量在波動,悄無聲息得讓人覺得幾分悚然。

  “莫凡?”

  終于,一個柔美的聲音飄了出來。

  “是唐月老師?”莫凡嚇了一跳,急急忙忙從水壩位置往整個露天天臺看去。

  只有月光灑落在這水管交錯的老天臺中,烏云一半的影子卻正好將整個天臺分出了一條明與暗的線……

  先入莫凡眼中的是一個模糊的影子從那明暗分界的區域出現,緊接著莫凡才看到一位披著長長女式針織風衣的唐月老師從烏云陰影處走到了月光照耀到的地方。

  那種感覺,就像是唐月老師從另一扇門走出來,驚異到了極點!

  “這是什么能力?”莫凡不由倒吸了一口氣。

  自己甚至連樓道腳步聲都沒聽到,這個唐月老師究竟是怎么一下子到天臺的,而且還是直接從陰影中就那樣走出來??

  “你的星塵魔器怎么了?”唐月老師一躍而起,跳到了水壩上。

  月光皎潔,照耀在唐月老師那傲人的身姿上,讓莫凡看得一陣心神蕩漾。

  “我也不知道,我按照薛木生老師說的那樣去做,卻不知道為什么星塵魔器的能量忽然間消失了,然后……”

  “然后怎么了?”

  莫凡在猶豫,猶豫要不要將自己小泥鰍墜子的情況告訴唐月老師。

  可自己對這個世界還有太多的陌生,若是不說出實情來,唐月老師未必會相信自己吧。

  “然后,能量就轉移到了我這個墜子上面了。”莫凡將小泥鰍墜子掏出來。

  不管怎么說,自己都應該對女老師坦誠相見,一方面很可能直接被唐月識破,另一方面出了這事也完全沒法跟校方交代。

  自己罵穆卓云,學校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了。

  可把星塵魔器給弄壞了,穆賀就有了足夠的理由把自己踢出天瀾魔法高中。

  “你是說……學校給你的星塵魔器能量轉移到了你自己的這個墜子上??”唐月瞪大了她那明亮的眼睛,露出了幾分不可置信。

  “對。”莫凡點了點頭。

  “你這墜子,哪里來的?”唐月神色有了明顯的變化。

  “祖傳的。”莫凡回答道。

  唐月一下子沉寂了,并且用她那雙聰慧的眼睛看著莫凡,又看著莫凡的墜子。

  “這事,你跟別人提過嗎?”。唐月神情凝重的對莫凡說道。

  莫凡不由的一怔,這貌似是電視、電影里殺人越貨的經典對白吧,看看周圍,看看這天氣,月黑風高,某學生受不了學魔法的壓力從天臺跳落,一切那么得符合劇本?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