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603章 神秘跟蹤者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蘇小洛被釘在那里,眼淚都快要掉下來。

  她不明白,不明白長為什么要這樣做,假如不是柳茹拼命保護大家,這里所有人都被方谷給殺了。

  是吸血鬼又怎么樣,她和大家無親無故卻不顧自己安危的保護村民們,結果遭到這樣的恩將仇報,假如村長謝桑不收留羊陽村的人是為了保護自己村民這番行為還勉強能夠理解,那么他現在又在做什么??

  看著不同的魔法呼嘯而過,轟在了柳茹所在的那片房屋廢墟里,蘇小洛便感覺心如刀絞……

  “可以了,好歹留個尸體做交代,畢竟這里死了這么多人。”橫眉隊長一聲令下,阻止了所有人輪番轟炸的行為。

  “這里的人不是她殺的!”蘇小洛憤怒的喊道。

  “無所謂了,反正我們逮到了一個。”紅絨袍女獵人淡然的說道。

  “你們……怎么可以做這種事。明明是你們姍姍來遲讓這么多無辜人慘死,竟然要把罪名落在她的頭上!”蘇小洛喊道。

  “我們姍姍來遲?不是我們及時趕到,你們已經被這個女人給殺死了,哪還能夠在這里指責我們。”紅絨袍女獵人說道。

  “村長,你說句話,你快告訴他們……”

  村長謝桑不言不語,低著頭眼睛里充滿了復雜。

  “咦,尸體呢?”

  “不會是被轟成渣了吧?”一名獵妖隊成員說道。

  “不太可能,這女人體質異常,剛才我烈拳轟在她身上她都沒有什么事……”

  獵妖隊的成員到廢墟中尋找,結果除了一些破損得衣物之外什么都要沒有找到,橫眉隊長頓時憤怒的推開了那幾人,自己親自尋找她的尸體,結果仍舊什么都沒有尋到。

  “讓她跑了??”紅絨袍女人一臉愕然的說道。

  “哼,跑不了,發通緝令!這種東西決不能讓她留在古都內……”橫眉隊長有些惱羞成怒的說道。

  綿綿冷雨從空洞的天幕上灑落下來,淅淅瀝瀝的打在了古老青石小巷子里。

  小巷緊閉門窗,幽幽深邃的看不見半個行人……

  昏暗之中,一個身姿嬌柔的輪廓慢慢的顯現了出來,她的頭發被雨水打得濕漉凌亂,衣裳更是襤褸無比,暴露在空氣中的肌膚全是傷痕。

  她扶著墻,走路踉蹌,時不時重重得咳嗽一聲,吐出來的全是本源之血。

  “哈哈哈,我告訴你們,算那小妞聰明,沒有喝那杯我下了東西的酒,不然現在我已經把她拖到某個角落讓她升天了!”一名粗野的聲音出現在巷子口。

  “那我們呢,我最喜歡那扭的腿了,長得啊,盤在腰上不知道啥滋味,嘖嘖……老大,老大,快看!”戴著耳釘的青年眼睛精光綻放,指著黑漆漆巷子中間那柔弱性感的背影。

  “好像喝醉了,這妞光看背影我就硬了,那腰、那腿、那屁股!”

  “讓那妞跑了,結果這里撞見一個更極品的,你們看她衣服……好像已經被那啥了一遍的。”戴耳釘的青年眼睛里滿是興奮。

  “走,跟上去,我還沒有嘗過雨天嘿咻,還是這么性感的!”

  這幾個滿身酒氣的酒吧青年快步追了上去,金鏈子的老大更是走到了柳茹的前面,目光注視著她的臉龐。

  這一看可不得了,當真極品,漂亮不說還有著一股子嬌弱,衣裳襤褸間露出的鎖骨更令人生起強烈的“保護”欲望!

  “美女,喝醉了,哥幾個就住在巷子頭,到我們那里解解酒?”金鏈子老大打著傘說道。

  “是的,是的!”另外兩個早已經激動的想撲上去了,實在太誘人了。

  柳茹深呼吸了一口氣,那雙眼睛突然間變幻了迥異于人類的色彩……

  她冷冷的掃了一眼這幾個稱火打劫的流氓,倘若自己真是一個弱女子,天知道他們會對自己做什么。

  “人渣!”柳茹聲音冰寒的罵了一句。

  “喲,你怎么知道我們要做人渣禽獸的事情!”耳釘青年大笑了起來。

  “讓我先……讓我先……”另一個青年馬上將手伸向了柳茹,他迫不及待要**她那雙飽滿得長腿了!

  柳茹猛的轉身,血牙從鮮紅的上嘴唇上徹底暴露了出來,尖尖的牙齒在這黑漆漆的箱子里閃爍著寒光,加上那雙不似人類的瞳孔,使得她整個人充斥著一種令人心驚膽顫的詭異!

  那要摸大腿的青年嚇的傻了,整個人僵在那里,一動不動,宛如魂魄被一下子給嚇散了。

  目光再一閃,柳茹分別朝著另外兩個流氓射出了攝魂之芒,剛才還滿臉淫}笑的他們立刻渾身一顫,整張臉木然的好像傀儡。

  “送我到你們住的地方。”柳茹冰冷的命令道。

  “是。”三人化作了行尸走肉,機械的撐著傘護如護送女王一般帶著柳茹往巷子盡頭走去。

  柳茹血牙還在嘴唇上,她看了一眼這三個人的脖頸……

  血族越是重傷,越是渴望鮮血,她已經可以透過這三個人得皮膚嗅到他們血管里混雜著酒精的血液味道,可以說只要她將這三個人的血液直接抽干,她身上的傷勢將立刻愈合。

  柳茹深呼吸著,最終還是止住了自己吸食這些骯臟之血的念頭。

  她連碰這三個人渣都覺得惡心,更不用說是將嘴唇湊到他們脖子邊上去**!

  剛剛走到巷子口,便看見一間看上去還算不錯的屋子,柳茹操控著他們送自己進了房間,并且差遣其中一人去給自己買一身干凈的衣服,差遣另一個人去買血劑。

  衣服很快就買回來了,但血劑太過昂貴,再加上每買一份血跡都需要登記和法師擔保,這名普通小混混自然不能購買,這讓柳茹更加為難了起來。

  她的本源血失去了不少,不補充血就等于身體始終處在一個虛弱狀態,恢復極其緩慢不說,還可能影響自己活動。

  “誰??”正在柳茹不知該怎么辦時,她敏銳的聽覺聽到院子里有人。

  此人行動非常靈敏,柳茹差點沒有聽到,事實上人類法師都很難做到逃過她的聽覺。

  柳茹追了出去,發現院子里已經沒有人了,反倒是遮雨棚處放著幾包鮮紅的東西……

  “血劑?”柳茹有些詫異的看著那幾包血劑。

  她急急忙忙環顧四周,想知道是誰將自己急需的東西放在了這里,但周圍空空如也。

  “到底是誰,他怎么知道我急需……難道他一直在暗中跟著我?”柳茹看著那幾包血跡,滿心的疑惑。

  想來想去沒法明白,柳茹還是將血跡快速的喝下。

  此人若是想害自己直接現身出手就可以了,她已經相當虛弱,一個最為普通的中階法師都能夠將她置于死地。

  (啟蒙書網)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