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577章 煞淵再現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很高興大家能夠來到這里,但是我要告訴你們一個不幸的消息。”祝蒙議員?無表情的說道。

  說著這番話的時候,他踩著他那高高的黑色靴子朝著這樓廳的邊緣走去,站在了那雕刻著龍鳳的圍欄位置。

  他的話語頓了頓,留給眾人一個惆悵無比的背影。

  “就在正北面30公里的位置上出現了一個煞淵!”祝蒙議員終于將接下去的話吐了出來。

  說到煞淵這兩個字的時候,祝蒙議員還帶著幾分輕嘆,仿佛連他自己都不愿意提及這個詞。

  “煞淵???”

  “這種東西怎么會出現在離城市這么近的地方,不會搞錯了吧??”一名獵法師大聲說道。

  “我的天,僅僅離三十公里,難道我們真要面臨亡靈霍亂了嗎!”一名中年法師呼出聲來。

  莫凡環視了周圍,發現所有人的臉色都變了,來自其他地方的他當然不知道煞淵究竟是什么,只能夠用疑惑的目光詢問旁邊的那位領隊鐘紫山。

  “煞淵是什么東西,為什么這些人一聽到就慌了?”莫凡問道。

  鐘紫山過了一會才中錯愕中回過神來,看得出來他也和周圍的人一樣難以相信這個事實。

  “你知道我最早覺得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東西是什么嗎?”鐘紫山反問了莫凡一句。

  “什么?”莫凡回了一句。

  “當初啃掉了我一個胳膊,險些讓我喪命的一只統領級亡靈……”鐘紫山苦澀的扯了扯嘴角,接著說道,“但是自從見到了煞淵我就不再那么認為了。

  鐘紫山回憶著過往,當初的畫面還歷歷在目以至于他的瞳孔中都不滿了一些恐懼的血絲!

  “煞淵也稱之為被掀開了上面覆蓋著的泥土的地獄鍋爐,站在煞淵上面你可以清楚的看到地獄的景象,百鬼發出最怨怒的咆哮,千尸啃噬著任何會動的物體、包括它們自己,萬魔伸著它們的爪子等待鮮血的澆灌……很不幸,我在剛成為獵法師不久便見到了一個最小的煞淵,與我一起長大的伙伴墜了下去,我看著他跌下去,看著他被幾萬只鬼手給吞沒,看著密密麻麻的尸魔爬到了他的身上,組成了一個巨大的尸山球,當時我就肯定,都說下地獄是對死亡者最慘痛的懲罰與詛咒,那么墜落煞淵也絕對是與之一個級別的,當時我幫不慶幸自己活著,只想祈求自己不要掉下去。”

  光是聽鐘紫山描述莫凡都感覺一陣毛骨悚然!

  “煞淵是一個地獄之口,假如它就在那里或許并沒有大家所說的那么可怕,但煞淵還擁有一個最為駭人的特性。”穆白接著鐘紫山的話語說道。

  “什么特性?”莫凡問道。

  “它除了擁有會不斷擴大的吞噬性之外,還擁有空間未知性。”穆白說道。

  “什么叫控制未知性?”

  “就是你不知道它會出現在什么地方,并且下一秒又會出現在哪里!”鐘紫山說道。

  “這……這是什么情況??”莫凡聽得有些膛目結舌了。

  說煞淵是一個充斥著密密麻麻亡靈的坑洞莫凡能理解其中原理,說煞淵會吞噬周圍的一切,那也算符合自然規律,可這樣一個死亡之淵竟然會空間漂移這未免也太不可思議了,這不科學啊!

  “當怨氣龐大到一定程度的時候,空間都會不堪重負,于是當空間扭曲、破碎之后,這個煞淵就會進行時空上的穿梭,至于如何完成時空穿梭的,我們至今無從得知,沒有幾個人活著從煞淵中走出來,即便是禁咒法師也可能在這地獄熔爐中隕落。”一個粗沉的聲音傳了過來,說話的人正是一臉惆悵的祝蒙議員。

  “能量龐大到影響時空……”莫凡聽到這句話后不免沉思了起來。

  這是莫凡第一次聽到有關時空的概念,但既然存在著空間系魔法,就代表著空間上的漂移是絕對可能的。

  沒有想到亡靈之地上就存在著一個魔法不能解釋的煞淵,想想也是,自己原來的世界也有很多科學都無法講述任何原理的東西……

  “既然是一個不確定空間的煞淵,那為什么要擔憂,擔心煞淵擴大到八公里范圍把這里也吞噬嗎?沒這么夸張吧!”莫凡說道。

  “擴大三十公里是不太可能了,那樣就不是地獄入口,直接就是地獄現世……但上一次煞淵出現……”鐘紫山說道。

  “沒錯,上一次煞淵的出現是在離這座城市有一百多公里的位置。”祝蒙議員聽到了站在最前面幾人的對話,轉過身來接著道,“事實上在大概半年前,煞淵曾在相隔有六百公里的平原上出現過一次,相隔甚遠,再加上那里靠近沙惘河,所以知道其出現的人并不多。”

  莫凡愣了一下,立刻詢問了祝蒙議員具體的時間。

  “是那天!”莫凡心中頓時駭然一片。

  就在近半年前,莫凡便是在沙惘河以西北方向的灼原北角。

  天劫火焰的出現讓灼原幾乎重新洗禮了一次,但同時發生怪異現象的正是沙惘河的狂躁!

  起初大家都以為是天劫火焰的后遺癥,可心夏作為心靈系法師,非常肯定讓整條沙惘河出現惶恐、出現不安的絕非天劫火焰!

  原來是這地獄熔爐煞淵!!!

  煞淵出現在了沙惘河西端的那一天,正是莫凡等人身臨灼原北角沙惘河暴亂的那天!!

  沙惘河是一個何等可怕的存在,根本沒有人知道那白色的細細泥沙之中下埋著多少白沙妖魔,讓莫凡心中卷起巨大波瀾的是,這小小的煞淵竟然令這整條幾乎穿過了半個省的沙惘河不安的暴動起來!!

  “那么第二次出現……”莫凡立刻詢問道。

  “三個月前,咸池之地,很不巧我的學生就在那里。”樓梯之處,一名穿著連著黑色披風的軍法師緩緩的走了過來,目光正注視著莫凡。

  “你是?”莫凡見此人看著自己,心中卻有些疑惑。

  “古都軍法師總教官飛角,你怎么誰都不認識?”蔣黎說著,還特意朝著飛角行了一個禮。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