設置
上一章
下一章
書頁

第521章 亡靈之冢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莫凡草根出身,不入勢流,所以在從蕭院長那里得知世界學府大賽有他一個坑的時候,他啥反應都沒有。

  等到近段時間有關世界學府大賽的選人如火如荼進行之后,他才意識到這個內定名額是有多牛B,千金難換!

  還想要一步一步踏上更高排行的莫凡一下子被人帶了一頂這么高的帽子,喜是沒有,憂是多了不少。

  不過,他也是一個既來之則安之的人,外面怎么沸沸揚揚,他自好好修煉。

  干掉了前十的丁雨眠,他擁有了一個月進入三步塔修煉七天的機會,召喚系星云還在第一個級別,奶量不足,得再發育一個級別才好喂小炎姬。

  等小炎姬成長起來,莫凡哪還用怕那些人的紅眼和挑釁?

  哪個不服就讓小炎姬咬誰……給他丫慣的,一個個不好好修煉,不思進取,就知道毒舌,見不得靠臉吃飯的嗎!

  莫凡沒理會那么多的是是非非,現在他只想好好在學校里呆著,提升自己的修為。

  校內應該有不少人半只腳踏入高階了,而自己連高階的門檻都沒有摸到,何年馬月才能夠進入到高階法師,掌控著更強的高階魔法?

  到了秋冬季,中部冷風稀少,古都方圓百公里枯草連天,一眼望去都是灰蒙蒙的,沒有了色彩。

  古都整體也呈現灰色、褐色、舊銅色,在城墻內所能夠看到的一些比較鮮艷的城樓那也不過是經過了人工的粉飾。

  城區四方朝正,越往中心道路反而寬敞,規規矩矩的分布在了鐘樓周周圍。

  古都西安的魔法協會便設立在鐘樓,協會之所幾乎都是地標,或者說地標總會被掌控著最高權威的魔法協會給占據,所以這座歷史悠久的古老城樓無論何時都是人來人往、絡繹不絕。

  獵者聯盟在鼓樓,與魔法協會所在的鐘樓相隔也不過是一千米,兩座名樓遙想而對,像是兩個屹立在這里的守衛巨雕……

  軍方勢力呈現城外駐扎分布,威脅到這座古老成都的有太多太多,其中已經要被列為世界文明的亡靈之冢與秦嶺之妖便已經讓這座城市沒有幾個歲月是安寧的。

  據說,無論是城,還是城外,掘地百米,就必定有骨!

  骨并不可怕,因為那不過是戰者的遺骸,可怕的是那些已經變成了一具遺骸,卻依舊眷念著這個世界的生靈。

  這些生靈往往沒有了記憶,沒有了意識,有的就是如同野獸一般的饑餓與殺戮本性,方圓之內有活物,它們就會瘋狂的撲過去。

  所以,獵者聯盟、魔法協會、軍方他們每個月都有做不完的工作,便是“超度”這些生靈。

  張小侯急匆匆的離開了上海,返回到了臨潼軍區的時候,便馬上被分派了一個清掃的艱巨任務。

  張小侯到這中部歷練也有一些時日了,大多數他都在負責巡查、培訓、學習、修煉,軍區雖然也分派了一些任務給他,但其實都是一些并沒有太大難度的。

  這一次返回,張小侯馬上就接到了一個指令,那就是開展一次救援,將深陷在咸池的勘測人員給營救出來。

  探測人員大概是在半個月前出發,前往躁動不安的咸池去探明情況,一方面考察這里亡靈的滋長速度,另一方面是盡可能的將零散分布在咸池附近的村落給遣散。

  這片土地的人,和亡靈共居一片耕地,即便不是魔法師,也有他們民間自己的法子躲避亡靈的襲擊,甚至有一些民風彪悍的民族他們更是“靠山吃山”,借助亡靈之地來維持他們村落的生活。

  這種現象在這一代不算少見,甚至傳承了近千年,亡靈對這些居民來說跟普通野獸一樣,只要方法得當,即便它們無比兇殘,見活物就殺,一樣可以相安無事。

  不久前,沙惘河躁動,卷起了一場詭異的風波,那些沉睡在地底下的生物在一個月內頻繁的蘇醒。

  有東西蘇醒,也就意味著有更多的廝殺,沙惘河一亂,也引得這片亡靈之土不像往日那樣平靜了,那些憑借著古老方法在亡靈之地夾縫中存活的村落遭受滅頂之災,已經有四個村子在一夜之間徹底從電子地圖上消失了。

  魔法協會、獵者聯盟的人格外重視,于是派出勘測人員,一旦檢測到有躁動的氣息彌漫和波動,就必須立刻通知周圍的那些危居村落,全體撤離!

  然而,就在不久前,勘測人員發現了咸池一帶涌起猩風,吹遍大地,前去遣散掉咸池一帶危局村落民眾的時候,卻一下子渺無音訊。

  張小侯得到的任務雖說是去救援,可勘測人員失蹤了快兩個月了,上頭基本上是讓張小侯等人去確認這些人因何而死的,找出他們的遺體,給魔法協會和獵者聯盟那邊一個交代。

  “上頭也真是的,派我們去做這種事。去找失蹤了兩個月的勘測隊伍……早干嘛去了!”隊伍里的斥候王童罵罵咧咧的道。

  張小侯這個隊伍一共九人,和一個軍官帶領一個班的軍法師的正統軍方方陣有所不同的是,張小侯屬于特別組,一般都是與其他表現出色的軍官一起出勤,執行一些難度更高的任務,可以算做特種兵。

  這支隊伍全部由軍官級別的軍法師組成,一共兩個斥候,負責探路、引妖、擾亂,張小侯是斥候之一,另一位就是王童。

  此時,王童和張小侯兩個人走在隊伍比較靠前的位置,王童是一個抱怨狂,從啟程開始就在跟張小侯抱怨個沒完沒了。

  “還是秦虎這家伙爽,坐在天鷹上,連腿都不用搗弄。”王童抬著頭,目光注視著隊伍之中飛翔在高處的一只雪白色的天鷹。

  秦虎是隊長,也是指揮,同時是一位天鷹法師,其他人都要慢吞吞的前行,他卻可以用天鷹代步。

  “你也別說個沒完了,除非你直接跟上頭說你退出,接受處分,不然說再多你還是要去完成它。”張小侯心態比較好一些。

“我就喜歡BB!一天不BB,渾身難受。”王童說道

請記住本站域名: 黃金屋
上一章
書頁
下一章